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思想理论 > 深度原创 > 正文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新飞跃的历史根据(4)

世界的转型过渡还表现在现代化新道路的开拓。现代化是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汇入世界现代化的潮流是历史的必然。但长期以来,西方敌对意识形态制造的“神话”,就是把西方国家的发展模式吹成“普世模式”,鼓吹现代化即西方化。力主中国通过改革走“西化”道路的人,为了掩盖其“走邪路”的实质,首先抹杀道路之争的意义,鼓吹现代化是一个没有道路分野、没有主义之辨的普世过程。在他们看来,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条道路的选择和斗争是个可笑的伪命题,因为现代化过程中的贫富分化并非资本主义独有,“发生这种过程的两个主要原因在于技术和人口,而不是社会和政治原因”[9]。他们认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因此也就必定是一个“认同普世价值、融入主流文明”的过程,不存在“姓社姓资”的斗争。实际上,资本主义现代化是不公平、不可持续的现代化,也是片面的、对内丢弃人的全面发展、对外挤压剥夺别国公平发展机会的现代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功表明,发展中国家在今天必须走符合自身实际的现代化新道路。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是全面创新之路,以资本主义现代化模式为鉴,以历史潮流为据,以造福本国和世界人民为宗旨。中国的现代化,打破了“国强必霸”的逻辑和后发展国家必然沦为西方附庸的怪圈,走的是一条根本区别于资本主义现代化的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中国在积极融入世界发展中保持自身独立性,走出了一条具有自身特点的、区别于当今任何发达国家的现代化道路。从以资本逐利为中心到以人民为中心,以两极分化为动力到以共同发展为激励,以牺牲生态为代价到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以牺牲独立自主、依附式发展到平等互利、合作共赢,等等。所有这些都表明,发展中国家要走出适合本国发展的现代化道路,本质上是走出一条有别于西方现代化的创新道路。

世界的转型过渡还表现在人类文明新形态的创造。人类文明大道积淀了人类历史活动的优秀成果,其趋势为时代潮流和时代精神所把握。当今时代潮流所显现的“世界转型过渡”重要动向就是人类文明新形态的开创。20世纪晚期出现的“历史的终结论”所折射出的,就是在人类历史相当一个时期占据统治地位的“西方文明优越”论。它把西方的制度设计视为人类制度文明的顶峰,不相信离开了西式的民主自由,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制度;它肆无忌惮地把西方价值观称为“普世价值”,毫不掩饰对于其他价值观的蔑视和拒斥。然而在当今世界,不同文明的彼此尊重和交流互鉴已经成为不可抗拒的时代潮流。这一趋势表达了三大诉求:一是文明多样性是人类进步的不竭动力,不存在某种高高在上、君临天下的文明中心;二是不同文明的共处之道是相互尊重、交流互鉴,不能以此搞价值观对抗、“文明冲突”;三是文明多样性具体要求尊重各国人民自主选择道路和制度的权利、国际关系的民主化以及不同文化间的正常交流交融交锋。“尽管文明冲突、文明优越等论调不时沉渣泛起,但文明多样性是人类进步的不竭动力,不同文明交流互鉴是各国人民共同愿望。”[10]

对三大历史趋势的准确把握,表明今天世界历史发展出现了“新拐点”,已经不是主观愿望,而是日渐成熟的客观现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由此揭示了“世界向何处去”这一时代之问的新内涵,剖析了其中的主要矛盾和矛盾主要方面,为科学解答这一时代课题奠定了坚实的客观基础。

上一页 1 23456789下一页
[责任编辑:张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