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思想理论 > 深度原创 > 正文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新飞跃的历史根据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主任  侯惠勤

【摘要】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的重大理论成果都是科学瑰宝,其历史地位不是“主观夸张”的结果,而是经得起千百万人民群众历史实践检验的客观真理。揭示这些重大理论创新的客观历史根据,才能达到理论自觉。文章从“两个时期”的历史重叠、“两个大局”的同步交织、“两大关系”协调统一三个方面阐明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新飞跃的客观历史根据。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历史必然性 时代之问 唯物史观

【中图分类号】D61 【文献标识码】A

【DOI】10.16619/j.cnki.rmltxsqy.2022.02.001

总结党的百年奋斗历史经验需要唯物史观和正确党史观,学习、领悟这些历史经验同样需要唯物史观和正确的党史观。《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作出了一个重要论断:“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二十一世纪马克思主义,是中华文化和中国精神的时代精华,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新的飞跃。”对于这一论断的理解,不能仅限于概括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理论成就,也不能止步于分析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成果之间的逻辑关系,更不能将此视为无需论证的当然结论。权威不是人为树立的,科学理论创新成果不是主观臆造的。对于思想理论重大成果的科学界定,必须从唯物史观出发,从更加开阔的历史视野,以更加彻底的理论眼界,阐明其形成的历史根据和主客观条件,才能真正统一认识,凝聚力量,达到新的理论自觉。

历史必然性:研判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创新成果必须贯彻的唯物史观原则

评价科学理论的创新成果,必须从科学的历史观出发。在唯物史观看来,人的历史活动及其文明成果的演进是有规律的,人类思想史上重大成果的形成也是有规律的;科学思想成果的出现,不能简单归结为“天才大脑”的灵光突现,更不能归结为主观评价的需要,而要着眼于历史必然性。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梅林曾深刻指出,对于马克思伟大思想的出现,“在过去的时代就是最天才的头脑也不能把它硬想出来。只有在人类历史的一定点上才能揭穿它的秘密”。[1]这个观点具有普遍意义,适用于马克思主义的诞生及其后续发展的一切重大理论创新成果。只有充分揭示这个历史“一定点”的全部条件,即历史必然性,才能揭示科学理论形成的秘密。只有区分科学理论、天才猜测和美好愿望的界限,才能准确把握科学理论创新成果形成的历史根据。

上一页 1 23456789下一页
[责任编辑:张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