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中国品牌 > 公司治理 > 正文

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 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

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重大战略部署,对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高水平市场体系建设和高水平对外开放起到纲举目张的作用。构建新发展格局的核心是促进经济活动的畅通连续,重点任务要围绕产业链供应链展开。国有企业在维护产业链供应链安全和促进产业链供应链建设中发挥着战略支撑作用,应以深化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为突破口,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

新发展格局更加强调

产业链供应链的安全性

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被视为贯彻落实新发展格局的重要举措。其中,“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坚持自主可控、安全高效,推进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分行业做好供应链战略设计和精准施策,形成具有更强创新力、更高附加值、更安全可靠的产业链供应链。”“推动产业链供应链多元化”“优化区域产业链布局”。总体而言,新发展格局就是要统筹发展与安全,要更加重视产业链供应链的安全性。

在这一背景下,需要意识到目前全球制造业产业链的分工模式更多地呈现为水平结构。这种产业结构导致了产业链环节过多、运输距离过长,一旦遇到自然灾害、社会动荡、类似新冠疫情的大型流行性疾病等全球性危机,就会打破产业链平衡,从而给全球制造业带来灾难性的冲击。后疫情时代对产业链供应链的重塑提出了新的要求,主要是修复这种脆弱性,要实现产业链集群的垂直性重构,即让全球最优秀的企业聚集到具有一定产业基础的某一区域,从而做到既有全球化水平分工、又实现垂直整合的生产关系。要做到这一点,必须要促进国有企业、非国有企业在产业链中充分履行、高效发挥各自的角色和作用。国企改革、特别是混合所有制改革,则是破题之道。因此,抓住推进构建双循环发展格局这一重大战略机遇,混合所有制改革不仅不能停顿,而且要加快步伐、提高效率,以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

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

以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

一是在方向上,加快推进“双循环”背景下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推动产业链供应链多元化。

引入非国有资本促进国有企业转换机制、提高国有企业适应市场的竞争能力,提升其在产业链中的功能,提高产业链整体竞争力;同时,国有资本入股民营企业,也将提升民企在产业链中的能力和实力,推动建设多元化的产业链供应链。

在构建“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中,产业链供应链畅通是高质量的国民经济循环的基础,其关键又在于产业基础再造和产业链提升。我国的国有企业在基础性、通用性的技术进步中具有独特的优势和作用,是产业链技术创新的核心主体。据中国统计年鉴数据显示,2019年底,国有企业在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中的占比为43.58%,但在航空航天器及设备制造、雷达及配套设备制造等八个战略性新兴产业中,国有控股企业总资产占比超过了60%。在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过程中,除了关注非国有资本如何参与国企混改,还需要考虑如何发挥国有资本的创新引领作用,带动民营企业共同突破产业链供应链中的关键技术、共性技术,考虑“巩固壮大实体经济根基”“打造新型产业”,共同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的现代化水平,维护产业链供应链的安全。

二是在类别上,以推进构建新发展格局战略思维重新审视现有混合所有制分类改革,分行业做好供应链战略设计和精准施策。

在抗击新冠疫情中,国有企业充分彰显了中流砥柱的使命担当,国有企业提出“人民需要什么,我们就生产什么”的口号,在口罩等抗疫物资生产制造、商业流通等竞争性领域中,国企反应迅速,转产或扩大生产,在抗击疫情过程中发挥着主力军、生力军的作用,彰显国有企业的社会责任、社会担当,充分体现了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这一事实让我们思考,如何发挥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作用,优化产业链供应链布局,以保障国家社会紧急需要时企业的迅速响应。

此外,重点行业或特殊领域国企多处于关系国家稳定安全、国民经济命脉和国计民生的重要行业和领域,其如何改,改得怎样,均关系重大。在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背景下,沿着产业链供应链的思路,这类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具体方案该如何设计,改到什么程度,应建立哪些配套保障措施或标准,防止恶性竞争、增进社会福利、提升产业链供应链整体活力,理论上、逻辑上,还需要深入思考。

三是在区域上,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促进产业在国内的有序转移,优化区域产业链布局。

我国疫情迅速得到控制,企业生产已经恢复正常。这给中国制造业带来了新的优势和时间窗口。因此,针对当前国际形势的深刻变化,应当准确识变、科学应变,进一步加大改革开放,加快构建与新形势相适应的政策体系,充分发挥我国产业链供应链相对稳定的优势,积极扩大对外出口,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特别是要抓住机遇积极在全国范围内合力布局产业。一方面,要充分发挥中西部地区的人力、土地成本低的优势;另一方面,也要在中西部大力破除行业垄断和地方保护思维,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引导东部市场化资本向中西部投资,特别是要借助东部市场化力量积极推动混合所有制改革,推动国有企业完善公司治理结构。最终,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加速中西部营商环境的改善,加大产业由东向西有序转移的软条件吸引力。

(作者单位:王彩萍,中山大学国际金融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黄志宏,中山大学管理学院博士生。)

[责任编辑:潘旺旺]
标签: 国企混改   产业链供应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