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大国新村
首页 > 学术前沿 > 成果首发 > 正文

我国数字经济发展水平及国际竞争力:辨析与评估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袁堂军

【摘要】当前,数字技术加速创新,日益融入经济社会发展各领域全过程,数字经济正在成为重组全球要素资源、重塑全球经济结构、改变全球竞争格局的重要力量。利用ICT产业及产品在全球市场中的份额及增长趋势直观评估我国数字经济的国际竞争力及潜在竞争力,其结果显示我国核心产业和产品具有基础弱、应用强的特征,与美日等国之间尚存较大差距,外需依存度高。因此,为准确评估我国数字经济的规模和国际竞争力,需要进一步完善统计方法和制度。同时为推动我国数字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不仅要积极推进自主基础研究,还要对接新的国际经贸规则。

【关键词】数字经济 经济增长 国际竞争力

【中图分类号】F49 【文献标识码】A

【DOI】10.16619/j.cnki.rmltxsqy.2023.08.010

袁堂军,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导,复旦大学亚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全球投资与贸易研究中心主任、日本研究中心常务理事,日本一桥大学经济研究所客座研究员。研究方向为世界经济、发展经济学和数量经济史。主要著作有《中国的经济发展与资源配置1860-2004》、《亚洲的智慧:多元文明的统一与发展》(主编)、《亚洲经济转型:制度设计与战略调整》(主编)等。

前言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中国数字经济发展报告(2022年)》显示,2021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已达到45.5万亿元,占GDP比重达到39.8,同比名义增长16.2%,比同期GDP名义增速高3.4个百分点。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中国综合算力指数(2022年)》数据显示出我国算力核心产业规模超过1.5万亿元,关联产业规模超过8万亿元。另外,由国际数据公司(IDC)、浪潮信息、清华大学全球产业研究院联合发布的《2021-2022全球计算力指数评估报告》显示,我国的算力指数仅次于美国,以总分70分进入全球领跑者行列。上述国内相关系列报告的发布引发了社会的热烈反响。然而,在一些国际机构和组织所发布的数字经济竞争力指标中,我国的排名似乎并不理想。比如,在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IMD)发布的《2022年全球竞争力年鉴》排名中,我国排在第17位,比上一次的15位有所后退(IMD, 2022)。

不同机构给出的不同结果,无疑会引起许多思考和疑问,例如:为什么发达国家的数字经济的GDP占比普遍较低?既然我国有如此大规模的数字经济和增长率,为什么宏观经济增长率却呈现逐渐降低的趋势?算力指数在评价数字经济的国际竞争力的各项指标中是否具有足够的代表性?面临美国以科技霸权打压我国高科技发展时,国内芯片及相关行业如何应对?等等。

当前,数字技术加速创新,日益融入经济社会发展各领域全过程,数字经济正在成为重组全球要素资源、重塑全球经济结构、改变全球竞争格局的重要力量。然而,如何理解数字经济的发展对社会全体和宏观经济的作用,以及如何准确测算数字经济的规模,在理论分析和统计工作方面都面临诸多问题和挑战。

我国数字经济的规模

概念界定及统计范围。国际上对数字经济的概念和范围界定大致可以分为窄口径和宽口径两类。其中具有代表性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所主张的统计框架,认为核心数字经济主要包括ICT货物和数字服务生产的相关经济活动。因此,测度范围聚焦于信息与通信技术(ICT)产业、数字内容与数字媒体,以及将数字技术、数字基础设施、数字服务和数据等作为生产要素的经济部门。与此相近的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美国经济分析局(BEA)所定义的概念和范围,包括了ICT产业、数字内容、电子零售商产业以及数字平台及基于数字平台的经济活动。基于以上概念和统计范围的通常被称为窄口径统计。

与此同时,鉴于数字经济对社会经济所产生的影响已经超出了传统的国民经济核算覆盖范围,OECD也提供了一个相对较宽口径的概念和范围,即在窄口径的基础上,也包括了通过数字技术和数字服务等的投入得到显著增强的经济活动,力求满足实际测算和可比性的需要,以及能够准确反映目前尚未纳入核算范围的新型数字经济活动。

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字经济及其核心产业统计分类(2021)》从“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两个方面来确定我国数字经济的基本范围。其中数字产业化部分是指为产业数字化的发展提供数字技术、产品、服务、基础设施和解决方案,以及完全依赖于数字技术、数据要素的各类经济活动,是数字经济的核心产业部分,包括了“数字产品制造业”、“数字产品服务业”、“数字技术应用业”和“数字要素驱动业”四类。产业数字化部分是指应用数字技术和数据资源为传统产业带来的产出增加和效率提升,是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的融合。该部分涵盖智慧农业、智能制造、智能交通、智慧物流、数字金融、数字商贸、数字社会、数字政府等数字化应用场景,其定义为“数字化效率提升业”。

日本内阁府经济社会综合研究所(2020)将数字经济的统计范围界定为“数字经济基础服务业”、“数字经济基础制造业”、“基于媒介平台的企业”、“数字中介平台”、“电商零售业”和“数字金融保险业”六大类,并分别进行了增加值(GDP)的核算。

鉴于数字经济的发展速度较快,以及在国民经济和国际竞争力中的重要性,近年来,关于如何准确测算数字经济增加值的问题已经越来越受到广泛的关注和热议。其中关于我国数字经济中的核心产业部分以及国际组织所提出的窄口径统计范围争议不大,争论的焦点集中在非核心产业,以及传统国民经济核算中没有包含的部分。各个机构所公布的关于该部分的统计结果差异较大,争议也较多。

关于数字经济增加值测算的争议。如何准确进行数字经济的统计和测度,是当前亟待解决的基础性前沿问题。数字经济增加值是反映数字经济发展规模及其对整体经济贡献程度的重要统计指标,数字经济增加值测算是当前数字经济统计测度的重要方法(许宪春、张美慧,2022)。我国以及其他各国官方统计机构、研究机构和国际组织也都积极针对数字经济增加值测算展开了较为丰富的探索,代表性的论文及议题如表1所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