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经济观察 > 政策解读 > 正文

刘志彪: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怎么看,如何建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2022年《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加强高标准市场体系建设,抓好要素市场化配置综合改革试点,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这是党中央、国务院在新发展阶段进一步推进市场化改革、利用全国统一大市场促进高质量发展的全面战略部署,也是在当今复杂的国内外形势下办好自己的事情、充分发挥我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的具体行动。

新发展阶段迫切需要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

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迫切需要。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我们党的一个伟大创造,关键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开启,进一步深化改革的方向是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模式的基本框架中,从基础要素、核心部件和主体内容等方面都需要加快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如果建设不起来,或者门类和功能残缺,那么不仅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发挥不了,以统一大市场集聚资源、推动增长、激励创新、优化分工、促进竞争的目标难以实现;而且政府也会因为缺少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管理经济的基本手段、杠杆、工具和资源,难以有效发挥有为政府的作用。

构建新发展格局的迫切需要。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是党中央根据我国面临的复杂国内外形势所做出的重大选择。这一战略选择的基本出发点是扭转我国对出口导向型经济的过度依赖,扭转长期对国外技术、市场等严重依赖,发挥我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以国内经济的内循环推动、链接国际循环。全国统一大市场在新发展格局的形成中具有基础性、前提性、决定性的地位,起着畅通商品要素资源流通的作用,链接国内和国际经济的枢纽的作用,发挥本土市场效应的作用,向内向外集聚资源要素、增强面向全球的资源配置和整合能力的作用。

将超大规模市场优势转化为国际竞争优势的迫切需要。过去的经济全球化,我国参与国际竞争的比较优势在廉价的商品要素资源方面,把我国作为加工制造的世界工厂、进行出口导向,是一种优化的战略定位和战略选择,也取得了巨大的发展红利。但是,以利用别国市场为特征的“客场经济全球化”,随着国际政治经济形势和格局的变化,以及商品要素资源价格的不断上升,迫切需要转换为以利用本国市场为特征的“主场经济全球化”战略,以充分发挥我国超大规模市场的相对甚至是绝对优势,推动形成新一轮国际竞争的新优势。新一轮高水平的经济全球化,利用本国市场虹吸全球商品要素资源为我所用,利用中国市场推动全球经济增长,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和形成将起着关键的作用。

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主要目标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加快建设高效规范、公平竞争、充分开放的全国统一大市场,促进商品要素资源在更大范围内畅通流动。这是我国下一步推进市场化改革、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目标。

高效规范的全国统一大市场。全国的政策具有统一性、规则具有一致性、执行具有协同性的统一大市场,这种市场能够以社会福利最大化有效配置资源。例如,如果有关战略性产业发展的产业政策,不是以中央主导性的、具有统一性为基本特征,而是各地各行其是、各自为政,那么有关这些战略性产业的市场就不可能是统一大市场,而是被行政分割的区域性“碎片化”市场。

公平竞争的全国统一大市场。参与市场交易和竞争的主体,在把竞争政策作为市场竞争基础规则的条件下,共同接受价值规律和优胜劣汰的作用与评判,并各自独立承担竞争的结果。显然,具有非垄断性、公平交易特性和作用的竞争场所和竞争机制,就是公平竞争的全国统一大市场。

充分开放的全国统一大市场。市场体系具有非封闭性、可与外界充分交换经济能量的特征,具体是指市场不存在各种人为的、制度化的封锁和封闭现象,不仅国内各区域之间、产业之间不存在制度性的进入和退出壁垒,而且也向外国实行对等的相互开放的政策,资源要素商品可以实现顺畅的低成本流动。

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重点任务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我国现代市场体系建设取得长足进步,市场决定价格机制基本建立,已有近98%的商品和服务价格放开由市场决定,但与商品和服务市场相比,要素市场建设相对滞后,成为制约劳动力、土地、资金、技术、信息等要素自由流动的主要障碍之一。针对我国市场体系仍然存在的某些突出问题,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需要聚焦以下重点任务。

针对制度规则不够统一这个突出问题。应从制度建设着眼,坚持立破并举,在完善市场基础制度规则、推进市场设施高标准联通、加快要素和资源市场建设、推进商品和服务市场高水平统一、提升监管治理水平等方面出台有效的政策举措。其中,在竞争政策的基础上实施中央主导性统一的产业政策,是统一制度规则、保证全国统一大市场有效运营、提升监管治理水平最重要的内容。另外,也要高度重视市场设施高标准联通对全国统一大市场制度建设的基础作用,随着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集中爆发和融合发展,市场设施高标准联通的作用正在突出地显现。

针对要素市场资源流动不畅这个突出问题。应着力推进价格改革和土地、资本、劳动力、技术、知识、数据等重要生产要素市场化改革,同时加强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着力清除市场壁垒,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和公平性。发挥广义价格体系对要素资源流动的调节作用,是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基本工作要求。让竞争和效率成为决定价格信号的主要力量。为使广义价格体系正常运行,关键举措有二:其一是推进要素资源市场的放开、放活,以便促进市场化价格机制的形成;其二是反对各种行政垄断和市场垄断,破除行政权力和市场势力对要素资源价格信号的阻碍作用。

针对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这个突出问题。应从广度和深度上推进市场化改革,改革和完善地方政府经济职能。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都是在经济转轨中地方政府直接参与市场竞争、追求市场盈利行为的手段、表现和后果,也是形成“行政区经济”的重要手段、表现和后果。解决这些严重影响资源配置效率的问题,其深层次改革不是不要发挥地方政府的积极性和经济职能,而是要从界定和改革地方政府的职能结构入手,适当减少其直接干预微观市场行为,增加其对市场的监管调节行为,增加其区域内的公共职能。

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具体举措

为进一步推进市场化改革、加快形成全国统一大市场,要继续改进和优化政府与企业关系,给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形成和发挥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腾出空间。

一是构筑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微观基础。产权制度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石。实践中出现的侵犯各类企业产权的事件,是形成全国统一大市场的重要障碍。为此要以2016年1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的《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为指导,加强对各种所有制经济产权保护,形成归属清晰、权责明确、保护严格、流转顺畅的现代产权制度和产权保护法律框架。

二是建立适应现代市场经济运行的市场结构。现代市场竞争不是寡头垄断的市场竞争,更不是原子式过度分散的竞争。在一个产业市场中,存在着若干大企业之间激烈的竞争,同时每个大企业后面链接着一大批中小企业,这才是市场结构的常态。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既要求以这种市场结构为微观基础,又要求促进形成这种能获得规模经济和充分竞争溢出效应的企业。为此,必须健全市场的进入机制,加强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着力清除市场制度壁垒,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和公平性。

三是从推进商品和服务市场的改革转向推动土地、资本、劳动力、技术、知识、数据等重要生产要素的市场化改革。要素市场发育与商品服务市场发育之间不配套和不同步,是当前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中的主要问题。如我国的技术、知识市场发育比较充分,而土地市场、资本市场和高级劳动力主要被行政力量控制,数据市场建设才刚刚开始起步。显然,建设要素市场是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的难点和重点,需要有关部门不断地进行放权、减权、限权、监权等取向的改革。

四是把区域国家重大战略、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实施,作为开展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工作的推进器。如粤港澳大湾区、长三角一体化、京津冀协同发展等,上升为国家战略的一个重要任务和使命,不仅要通过区域一体化发展和协调发展,打破“行政区经济”格局,扫除区域行政壁垒,在市场一体化基础上推进区域统一市场建设,而且要发挥区域统一市场的示范和引领作用,通过区域统一市场相互间的进一步开放,为全国统一大市场形成做好充分准备。

(作者系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教授)

[责任编辑:潘旺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