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经济观察 > 名家观点库 > 正文

王东京:绿水青山怎样成为金山银山

前不久回湖南作乡村调研,走访了14个县、28个村,看到贫困地区农民开始富起来,由衷感到欣喜,从而对习近平同志提出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有了更深领悟。40年前离开家乡,那时候也是山青水绿,可农民穷得连饭都吃不饱。今天,绿水青山怎么就变成了金山银山呢?这是一个值得深入分析的经济现象。

40年前,我国尚处于工业化初期阶段,衣食住行样样短缺。相对于物质供给,生态环境并不稀缺。经过40年改革开放,我国工业化已进入中后期,商品供应极大丰富,人们更需要洁净的空气和水,于是生态环境就成为稀缺资源。换言之,工业化的推进改变了人们的观念和需求。过去人们盼温饱,现在盼环保;过去求生存,现在求生态。正是由于人们对生态环境有了需求,绿水青山才能变成金山银山。但这又引出一个问题。这次走访的乡村大多山清水秀,有的地方农民已经脱贫,有的地方农民却并未脱贫。这是为什么呢?通过比较发现,绿水青山要变成金山银山,还得有相应的赢利模式作支撑。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总要求: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乡村振兴的落脚点是富裕农民,富裕农民当然要发展产业。那么,生态宜居与富裕农民是什么关系呢?在永州祁阳县调研时,县委书记介绍说,祁阳乡村振兴选择的是从“生态宜居”破题,因为祁阳的农业产业基础好,抓生态环境有利于进一步提升农产品品质。这说明,美丽乡村的生态环境是可以帮助农民致富的。何为美丽乡村?我想应当做到习近平同志所说的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那么,山水和乡愁如何能使农民致富?这里的关键是要想办法将美丽乡村的看点变成卖点,将山水和乡愁转换成农民收入。只有这样,农民才会有保护生态的内生动力。

从地方实际看,为绿水青山设计赢利模式主要面临两方面困难:一是生态环境属于公共品,其消费不排他,所以难以收费;二是环境消费属于文化或精神消费,计价有困难。比如,乡愁是游客的主观感受,游客享受了多少乡愁是说不清的,乡愁值多少钱也说不清。这似乎是个难题,其实说难也不难。经济学处理此类问题的办法是寻找委托品或者说载体,将那些不能计量或计价的商品(服务)借助委托品去交易。商家卖矿泉水是卖什么?如果认为只是卖水,那就错了。事实上,既是卖水,也是卖“方便”。由于“方便”不好计量,商家就将“方便”委托到了矿泉水上。在超市里,一瓶348毫升的矿泉水卖2.1元,同一品牌570毫升的水卖2.5元。水多了64%,而价格却只高出19%,就是因为水增加了而“方便”没有增加。

让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需要找到委托品。按照经济学原理,只要明确界定产权(碳排放权),洁净空气便可借助碳排放指标进行交易。这给我们的启示是,各种生态要素需要先找到委托品,才能形成赢利模式。按照这一思路,乡愁可以委托到古村、古树、古井的门票上,特色山水可以委托到特色农产品上。农民未必知道经济学原理,可是从永州到湘西,我看到的农民大多是寻找委托品的高手。在永州新塘村,农民把无污染的土壤环境委托到蔬菜上,高价卖到了粤港澳;湘西隘口村将当地特殊的气候、土质委托到茶叶上,远销全国;马王溪村发展观光农业,将田园风光委托到生态产业上,赚得盆满钵满。

变绿水青山为金山银山,寻找委托品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地方政府也应积极作为。例如,加大乡村基础设施建设力度,不然路桥不通,即便山再青、水再绿,游客进不去,农民也得不到收益。还可推行用土地经营权进行抵押贷款,给农民更多资金支持,调动其投身乡村振兴的积极性。

(作者为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副校长) 

[责任编辑:银冰瑶]
标签: 绿水青山   金山银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