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大国新村
首页 > 经济观察 > 经济理论 > 正文

面向数字化绿色化转型发展新质生产力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发展新质生产力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和重要着力点,必须继续做好创新这篇大文章,推动新质生产力加快发展”。新质生产力的发展与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需求一脉相承,需要新的发展动力和方式,数字化绿色化作为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入发展的两大趋势深度满足了这一时代发展需求。数字化绿色化转型能够加速高质量发展动力变革、方向变革、能力变革和效率变革,成为发展新质生产力和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必然选择。新质生产力的发展需求也将进一步带动系统性的数字化绿色化转型,推进现代化产业体系建设。要顺应数字化绿色化发展大势,加快发展新质生产力,不断塑造发展新动能新优势。

1.数字化绿色化转型为形成新质生产力提供重要动能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新质生产力是创新起主导作用,摆脱传统经济增长方式、生产力发展路径,具有高科技、高效能、高质量特征,符合新发展理念的先进生产力质态。数字化绿色化转型与科技体系、产业体系深度融合,能够为新质生产力筑牢科技创新和产业转型基础,系统性推动新质生产力发展的动力变革与方向变革。

数字化转型促使数字科技和数字产业深度融入生产生活各领域,为发展新质生产力提供了新动力和新工具。新质生产力呈现典型的科技创新驱动特征。数字技术作为新时期的通用使能技术,能够推动科技体系实现螺旋式上升、可持续迭代优化的全面变革。数字化转型下数字技术与各领域科技创新交叉融合,能够不断催生新技术、新产业、新模式和新动能,促进以科技创新为引擎的新质生产力发展。同时,数字科技发展和应用已形成包括工业互联网、智能传感设备、云计算等在内的生产资料,塑造“数字+”“智慧+”“智能+”等新型场景及应用空间,是推动产业结构高端化、形成新时期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的关键基础。数字科技也能够赋予传统生产资料以数字化属性,加速劳动资料在生产各环节深度融合,促进资源要素快速流动和高效匹配,进而推动生产力的跃迁。此外,数字科技支撑下的知识、技术和数据等新型生产要素地位日益提升,尤其是“数据要素×”“人工智能+”广泛赋能千行百业,衍生出新型的数据生产力,已成为新质生产力的重要源泉。

绿色化转型中引领生产生活节能减排降碳的绿色科技和发展理念,为发展新质生产力提供了重要发展方向。新质生产力顺应了全球绿色转型的大趋势和新需求,具备可持续的内在特征。绿色发展理念与科技体系的深度融合能够为加快发展方式绿色转型奠定科技创新基础,先进绿色低碳科技创新的推广应用则是发展绿色低碳产业和供应链、构建绿色低碳循环经济体系的基石。绿色化转型下,通过综合应用绿色低碳科技创新、绿色生产力工具和生态环境管理技术,能够在减少组织活动、产品和服务对环境影响的同时,提升市场竞争力和经济收益,从而实现生产力发展与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最终推动新质生产力的持续涌现。

数字化绿色化融合转型为发展新质生产力提供了更加前沿原创的科技创新基础和新领域新赛道。新质生产力由技术革命性突破、生产要素创新性配置和产业深度转型升级而催生。数字化绿色化转型表现为既要提高创新效能、改进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又要兼顾改善生态环境、提升创新活动可持续性,不仅强调数字与绿色科技创新应用场景和功能发挥互相渗透,而且注重转型特定产业、政策等深度融合,是创新体系多层级协同的系统性过程。数字化绿色化转型在科技层面的耦合,能够进一步产生新的科学发现、新的制造技术以及新的生产工具和生产要素,为发展新质生产力奠定科技创新和生产基础。

2.以新质生产力带动产业结构升级

新质生产力强调以现代科学和关键核心技术来突破产业发展中的桎梏,对发展动力、发展方式变革的迫切需求及发展带来的生产力跃迁能够进一步推动产业发展智能化、低碳化和融合化,加速带动系统性的数字化绿色化转型,有利于加快实现产业结构升级、构建现代化产业体系。

新质生产力的发展能够加速带动产业发展智能化。新质生产力发展对原创性、颠覆性科技创新的需求日益紧迫,将持续刺激数字技术涌现并与其他领域技术融合,加快产业化进程。新质生产力强调劳动者素质的提高和劳动资料的升级换代,其发展将衍生出更高水平的人才资源和生产工具,能够更加高效地与以自动化和数字化为主的智能制造、先进制造体系协同,进一步推进产业体系的数字化转型。此外,新质生产力的发展促使产生新型数字化商业运营模式,例如平台经济、云服务、个性定制等,能够进一步提高数字化新型产品的流通数量和流通效率、满足消费者的差异化需求,推动供需对接更加精准、高效,为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奠定生产力基础。

新质生产力的发展能够加速带动产业发展低碳化。新质生产力本身就是绿色生产力,其核心要求之一就是加快发展方式绿色转型,这一需求将有效引导创新主体加快绿色低碳科技创新和应用,引领产业结构绿色化转型升级。同时,新质生产力涉及的科技领域新、技术含量高,能够衍生出更多具有绿色化特质的生产工具,推动传统制造的工艺优化和设备改造升级,使得生产方式和流程更加绿色高效,进一步加速产业绿色化。随着人类研究探索更多非物质性的新劳动对象,新质生产力不断拓展劳动对象的类型和实践场域,优化劳动资料的成分与结构,也能够减少对自然资源的过度使用。

新质生产力的发展能够加速带动产业发展融合化。新质生产力更加强调构建现代化产业体系,这一需求将持续刺激以数字科技和绿色科技融合为代表的新兴产业、未来产业融合,引导转型产业进一步向价值链高端延伸。同时,新质生产力的发展带来生产力跃迁和生产方式变革,能够进一步加速数字科技、绿色科技、数据等新型生产要素与其他新兴产业、未来产业交叉融合,推动新技术新业态加速涌现,从而实现生产效率和经济规模的倍增。

3.发展新质生产力需要系统谋划、协同发力

面向数字化绿色化转型发展新质生产力是一项系统工程,对科学研究、技术开发、市场转化等方面变革提出了更高要求,应从科技支撑、产业优化、区域协调和制度保障等多维度系统谋划、协同发力。

推动数字化绿色化转型与科技创新融合,为新质生产力发展提供科技支撑。一是引领创新主体发展综合性前沿科技创新。目前部分创新主体仍专注于孤立地追求数字化转型,尚未意识到数字科技能耗对环境成本和经营成本的影响。应打通从数字科技研发到绿色低碳应用的创新链环节,促进更多低能耗、高能效的数字与绿色综合性技术投入实践应用。二是以科学的战略预见应对转型发展中的技术方向性问题。应确定转型发展路线图并优先考虑重点领域和新型赛道,设置推动未来可持续发展的数字化绿色化科技发展议程,为转型提供前沿科技储备。三是进一步优化学科体系和人才培养模式。开展面向转型需求的基础性科学研究与应用研究,推动科研部门与产业部门实现供需精准对接。强化数字资源和技能学习平台供给,提高面向转型的人才链与创新链、产业链的融合水平,为新质生产力发展奠定人才基础。

加速推进产业体系数字化绿色化转型,为新质生产力发展提供落地载体。一方面,利用数字融合改善传统产业,应用物联网、大数据分析和人工智能等技术,实现传统产业生产过程的数字化管理和自动化、智能化控制,推动传统产业向智能制造转变。同时,通过支持绿色低碳发展的经济政策工具箱,加快推动传统制造工艺、设备和劳动密集型行业的绿色化改造,实现从绿色采购、绿色制造到回收利用的全供应链焕新,构建绿色低碳循环经济体系。另一方面,更加关注数字产业的绿色化,对区块链、大模型等产业的高耗能算力与生产流程进行优化,促进数字产业的绿色低碳发展。在科技创新的基础上,前瞻布局相关产业体系,推动新质生产力进一步落地。

加强区域数字化绿色化转型协调布局,为新质生产力发展提供资源支持。一方面,结合不同区域的经济发展特色和禀赋优势,科学规划数字化绿色化转型的区域布局。加强中西部地区的数字基础设施建设,进一步完善“东数西算”工程,强化东中西部的数字化绿色化科技创新合作。另一方面,以基层工业园区转型为抓手,加快推动新质生产力涌现。量大面广的基层工业园区是我国推进新型工业化、发展新质生产力的关键着力点。应面向数字化绿色化转型需求,因地制宜地制定园区发展战略,推动园区主导产业建设与地方资源禀赋优势、区域发展定位深度融合,走专精特新的发展道路,构建现代化产业体系。

强化数字化绿色化转型政策体系供给,为新质生产力发展提供制度保障。一方面,政府与市场协同发力。政府应在数字化转型中更多发挥强化主体合作与监管的作用,在绿色化转型中更多起到激励市场创新主体转型与发展的作用,从而有效激发创新主体的科技创新活力和产业转化动力。另一方面,加强治理体系统筹与主体协同。数字化绿色化转型涉及多个科技创新部门,对工信、网信、环保、能源、交通等行业管理部门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应加强顶层设计,构建统筹转型的协调机制,充分调动各部门、各层级政府推动转型的积极性,为发展新质生产力营造良好环境。

(作者:陈凯华、郭锐,分别系中国科学院大学公共政策与管理学院长聘体系特聘教授、特别研究助理)

[责任编辑:宋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