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大国新村
首页 > 思想理论 > 深度原创 > 正文

【践悟方法论】以新质生产力为高质量发展注入强大动力

践悟方法论文章配图

“践悟方法论”专题

【学习金句】

科技创新能够催生新产业、新模式、新动能,是发展新质生产力的核心要素。

发展新质生产力,必须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形成与之相适应的新型生产关系。

要按照发展新质生产力要求,畅通教育、科技、人才的良性循环,完善人才培养、引进、使用、合理流动的工作机制。

——2024年1月3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一次集体学习时强调

【实践分享】

密集部署,各地加快培育新兴产业

进入2024年,各地在部署今年工作时都把加快培育新产业、发展新质生产力放在重要位置。山东提出实施100项重大科技创新项目,新培育10个左右省级新兴产业集群;贵州强调抢抓人工智能“风口”壮大数字经济,深入实施六大重大科技战略行动;安徽则提出建设量子信息、聚变能源、深空探测三大科创高地,加快新型储能等新兴产业集群建设。

主动谋划,增强未来产业“向新力”

作为制造业大省,浙江近年来深入实施“八八战略”,坚持把建设“415X”产业集群作为全球先进制造业基地的关键立柱,加快发展新质生产力,谋划向上“发展曲线”。不仅是浙江省级层面的蓄力发展,开年以来,浙江各地亦主动谋划,增强未来产业“向新力”。2024年首个工作日,浙江省诸暨市迎来开门红:2024年首批招商项目集中签约仪式现场,28个重大项目签约,其中27个来自诸暨经开区,90%以上为智能视觉、航空航天、生命健康等新质生产力项目。

【专家解读】

南开大学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院教授、博导,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 杜传忠

习近平总书记在黑龙江考察时强调:“整合科技创新资源,引领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加快形成新质生产力。”生产力是社会发展的最终决定力量,新质生产力是以科技创新作为主导推动力量、以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等作为重要产业载体,具有新的时代特质与丰富内涵的生产力。我们必须抢抓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发展机遇,采取积极有效措施,加快形成发展新质生产力,为构建新发展格局、实现高质量发展、推进中国式现代化注入强大动力。

加快培育形成新质生产力,是一项复杂的系统性工作,需要从要素、技术、产业、制度等多个方面加以推进。

第一,加快培育发展数据、算力等新质生产力要素。培育发展数据生产力,首先,进一步提升数据要素供给质量。提升数据资源处理能力、管理水平和数据质量,培育壮大数据服务产业,进一步提升公共数据开放水平,释放数据红利,形成更加完整贯通的数据链。其次,进一步完善数据要素市场体系机制,培育多元数据要素市场主体,建立完善数据定价体系和数据资产市场运营体系,提升数据交易效率。最后,创新数据开发利用机制。进一步推动数据价值产品化、服务化,促进数据、技术、场景深度融合,鼓励多方利益主体和社会力量参与数据价值开发,完善数据治理体系机制。

第二,加快打造一支高层次、高质量的数智化人才队伍。劳动力是生产力最基本、最活跃的要素,在数字经济时代,加快培育一支高层次、高质量的数智化人才队伍,是形成新质生产力的基本条件和重要支撑。一是加强数字经济、人工智能学科建设,做好相关学科调整优化顶层设计,将数字经济、人工智能研究与人才培养更好结合起来。二是加大对高端数智化人才的引进力度,重点引进大数据分析、机器学习、类脑智能计算等国际著名研究团队和高水平研究专家,并鼓励企业、科研机构依托项目合作、技术顾问等形式引进数智化人才。三是以产业需求为导向,推进高校学科交叉融合发展,建立和完善适应数智化发展要求的学习和技能培训体系,围绕数智化产业发展培养一批既掌握数智化技术,又了解现实产业运作的复合型人才,形成产学研深度融合、完整连续的数智化人才培养新体系。

第三,大力推进科技创新特别是关键核心技术的创新及其应用。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条件下发展新质生产力,从根本上取决于科技创新能力,特别是关键核心技术的创新突破能力。首先,增强关键技术创新能力。瞄准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传感器、量子信息、网络通信、集成电路、关键软件、新材料等战略性前瞻性领域,发挥新型举国体制优势,进行创新突破,提高数字技术基础研发能力。其次,依托我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推进数字技术与各领域的深度融合,建立以科技创新企业为主导,产业链、创新链、资金链、人才链深度融合的数智化技术创新联合体,推动行业企业、平台企业和数字技术服务企业进行跨界融合创新,进一步完善创新成果快速转化机制,加快实现创新技术的工程化、产业化、市场化。最后,积极发展新型研发机构,打造高校与企业创新联合体等新型创新主体,构建多元化主体参与、网络化协同研发、市场化运作管理的新型创新生态体系。支持具有自主核心技术的开源社区、开源平台、开源项目发展,促进开放式创新、平台化创新,借助于数智技术及平台实现创新资源共建共享。

第四,大力推进数字产业化,发展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一是深化数字技术与各领域融合应用,推动行业企业、平台企业和数字技术服务企业进行跨界创新。引导支持平台企业加强数据、产品、内容等资源整合共享。发展基于数字技术的智能经济,加快优化智能化产品和服务运营,培育智慧销售、无人配送、智能制造、反向定制等新增长点。

二是提升数字经济核心产业竞争力,重点推进信息技术软硬件产品产业化、规模化应用,提高基础软硬件、核心电子元器件、关键基础材料和生产装备的供给水平,提升关键软硬件技术创新和供给能力。引导支持平台企业加强数据、产品、内容等资源的整合共享。

三是推进产业链强链补链,促进面向多元化应用场景的技术融合和产品创新,提升产业链关键环节竞争力。完善人工智能、集成电路、5G、工业互联网等重点产业的供应链体系,推进新一代信息技术集成创新和融合应用,发展新兴数字产业,深化平台化、定制化、轻量化服务模式创新。四是优化数智产业创新生态,发挥平台企业、领军企业的引领带动作用,推进资源共享、数据开放和线上线下协同创新。

第五,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前瞻布局未来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是新质生产力的重要载体。应进一步聚焦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技术、新能源、新材料、高端装备、新能源汽车、绿色环保以及航空航天、海洋装备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强化科技创新特别是关键核心技术的创新应用,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化、融合化、生态化发展。把握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发展趋势,前瞻谋划布局类脑智能、量子信息、基因技术、未来网络、深海空天开发、氢能与储能等一批具有广阔发展前景的未来产业。通过推动对前沿科技的深入探索和交叉融合创新,特别是加快对颠覆性技术的突破,促进未来产业快速发展,为新质生产力发展提供后续驱动力。

第六,创新相关体制机制,充分发挥政府产业政策作用。从目前实践看,我国新质生产力数据、算力等要素的发展适应于工业经济运行的体制机制及政策,已经总体领先于数字经济的生产关系。为此,应加快推进数字经济运行体制和治理机制变革,重点是构建完备的数据基础制度体系,统筹推进数据产权、数据要素流通与交易、数据要素收益与分配、数据要素治理等基础制度体系的建设,强化数据要素的赋能作用,激发乘数效应,为新质生产力的形成提供坚实体制保障。科学合理的政府产业政策是保障新质生产力形成的重要体制内容。当前,面对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发展与新产业的培育、成长和壮大,我们要发挥制度优势,充分发挥好政府产业政策的作用。

一是有效发挥政府产业政策的引导、推动作用,通过制定实施科学合理的产业政策,引导生产要素进入智能技术和智能产业领域,加快数智技术的商业化应用和产业生态形成。

二是充分发挥政府产业政策对信息通信技术基础设施建设的支持、保障作用,加大对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中心、5G、人工智能、云计算、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财政支持力度,夯实新质生产力形成的基础支撑。

三是完善产业政策实施配套体系,通过改善知识产权环境、提升政府服务效率、降低税费、优化治理等,为新质生产力的形成营造良好环境

[责任编辑:宋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