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地方要闻 > 基层治理 > 正文

用心调解老百姓的“鸡毛蒜皮”小事

小镇不大,沿着弯弯曲曲的石板小路就能见到不少熟人。在这里,每天都会有不大不小的故事发生,这些看似鸡毛蒜皮的事儿,却和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而曹阿叔最擅长的,就是理清这些鸡毛蒜皮。

“曹阿叔”其实叫曹王明,是浙江嘉兴新塍派出所的一名民警。但是,小镇的群众还是喜欢叫他“曹阿叔”。

作为一名警察,曹王明抓过不少犯罪嫌疑人,破过大小案件,熬夜审讯也是家常便饭。从警35年来,他的工作生涯不说惊心动魄,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2017年3月,50岁的曹王明却主动从教导员的位置上退下来,回到基层派出所当社区民警,围着家长里短这些普通而又琐碎的事情忙碌。

“基层养育了我,我对这里有感情。”35年如一日,不论在哪个岗位上,曹王明永远是个冲锋者,不知疲倦、毫不畏惧地冲在一线。

2020年5月的一个星期天,那天一大早,曹王明就来到观音桥村调解一起纠纷。为了配合当事人的时间,不管是周末还是晚上,曹王明都会第一时间赶到。这起纠纷涉及三个同母异父兄弟为83岁老母亲抚养问题的争执,持续了2年之久。曹王明接手这起疑难纠纷后,上门十多次,不厌其烦地给兄弟三人做工作,终于让事情有了转机。当天,曹王明会同村委会、妇联、人社等多部门,召集所有当事人在观音桥村委会召开协调会。经过长达3个多小时的说服教育,兄弟三方终于达成和解协议。

老人的赡养问题终于得到了解决,曹王明回到所里的第一件事就是跟大家分享这一好消息,可还没等他说完,就突然晕倒在了工作岗位上。原来,因为连日值班熬夜,他突发心肌梗死。那一次几乎命悬一线,但身体一有好转,他就又回到了工作岗位上。这股拼劲,让所有人敬佩不已。

一开始,曹王明只是负责自己辖区的调解工作,但久而久之,“曹阿叔”的品牌越来越响,群众都点名要找“曹阿叔”,大家都知道他说话实在,做事有理有据,让人心服口服。专解矛盾纠纷的“邻家曹阿叔工作室”由此应运而生,在曹王明的努力下,这个小品牌成了大家心中的“金字招牌”。

新塍镇辖区大部分都是农村,家庭矛盾、宅基地纠纷比较多,往往是积怨已久、情况复杂,要解决这些事情,需要深深扎根下去,走到群众中去。

辖区的李阿姨和王阿姨因为三只鸭子的归属问题找到了曹王明,李阿姨说自家养了13只鸭子,现在丢了3只,肯定是跑到了隔壁王阿姨家。而王阿姨说自己养的鸭子太多了,数都数不清,有什么证据证明鸭子是李阿姨的。鸭子长得都一模一样,两位当事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因为这件事,两家闹了很久。

“我小时候家里也养过鸭子,放鸭、喂鸭的事都做过,我来试试看!”曹王明把两拨鸭子重新赶到池塘里,再重新喂一遍食。不一会,鸭子大军就从池塘里扑腾着上岸,到了岸上,马上分成两个队伍,其中一排鸭子自觉靠过来吃食。后面虽有几只也想上前,但仍保持着一定距离。大家一数,正在吃食的恰好是13只,和李阿姨家鸭子的数量一样。困扰两家许久的难题迎刃而解,两位阿姨也都心服口服。

生活中累积的智慧,给了曹王明很多调解思路,“调解也是门艺术活。”他把群众生活中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当成了自己的头等大事。成为社区民警的短短四年里,由他负责成功调解的纠纷矛盾已有300多起,收获群众锦旗、点赞无数。

来到所里之后,曹王明带出过不少徒弟,“每一次出警之前,师父都会跟我说:放心,我们都在!大胆去!”最让朱鹏程印象深刻的,就是这一声声嘱咐。在他的心里,身后有师父,心里就踏实。

“刚参加公安工作的时候,我就和现在的小年轻一样,心里难免会有些紧张的。”曹王明回忆起自己刚入警营时,为了尽快适应工作。每天都跟着自己的师傅或者老民警去辖区走访。调解工作是他们最常遇到的,也是较为 繁琐 的一类警情。曹王明边看边学,这个从小在农村长大的警察,很快就和辖区群众打成一片,东家缺点什么,西家孩子常年不在,他都了解得一清二楚。

直到现在,曹王明除了办好手头的调解工作,还是喜欢往辖区跑。他所负责的辖区独居老人比较多,普遍都是子女在城里或者外地工作。89岁的高龄的郑奶奶就是其中之一,在走访中,曹王明了解到郑奶奶经常会编织竹篮补贴家用,他就成了常客,定期上门买竹篮,顺便捎去些米油等日常用品。

细心、耐心、热心、专心,这是曹王明的工作法则。将群众的幸福和满意放在首位,用心调解好辖区“鸡毛蒜皮”那些事,守护好一方小镇的烟火温情,就是他身为一名社区民警的最大成就。

(嘉兴市秀洲区公安分局陈晓青)

[责任编辑:周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