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学术前沿 > 成果首发 > 正文

党的百年奋斗展示了马克思主义的强大生命力

【摘要】马克思主义因其科学性和真理性、人民性和实践性、开放性和时代性而自带强大生命力的理论基因。中国共产党在革命、建设、改革的百年奋斗中,把马克思主义内蕴的这些理论基因悉数传承下来,并使其得到极大的丰富发展,不仅形成了系列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理论成果,而且在这些中国化理论成果的指导下取得了百年重大成就。这些重大成就不仅深刻地改变了中国,把百年前一个山河破碎、生灵涂炭的一派衰败凋零景象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改变成一个生机勃勃、充满光明前景的一派欣欣向荣气象的中国;而且深刻地改变了世界,使世界范围内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种意识形态、两种社会制度的历史演进及其较量发生了有利于社会主义的重大转变。

【关键词】中国共产党 马克思主义 理论基因

【中图分类号】A81 【文献标识码】A

【DOI】10.16619/j.cnki.rmltxsqy.2022.08.001

一百年前,呈现在世界面前的是一个山河破碎、生灵涂炭的一派衰败凋零景象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一百年后的今天,向世界展现的是一个生机勃勃、充满光明前景的一派欣欣向荣气象的社会主义中国。同一个中国,为什么一百年会出现如此迥异的结果?核心原因在于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在于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指导。《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在总结党的百年奋斗的历史意义时,指出“党的百年奋斗展示了马克思主义的强大生命力”。这一历史意义以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的理论逻辑、实践逻辑、历史逻辑相贯通,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和马克思主义的关系,阐述了中国共产党对马克思主义的历史性贡献,启示了未来应该怎样更好地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让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大地上展现出更强大、更有说服力的真理力量。因此,要深刻理解好这一历史意义,关键在于体悟好“强大生命力”五个字。我们要从理论依据上体悟马克思主义的强大生命力,从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的伟大实践中体悟马克思主义的强大生命力,因为马克思主义从理论源头上就内蕴着强大生命力的理论基因。只有如此,才能弄明白未来我们怎样才能更好继续展示马克思主义的强大生命力。

马克思主义从理论源头上内蕴着强大生命力的理论基因

在人类历史上,产生过无数种理论或思想,但像马克思主义理论一样具有强大生命力的理论绝无仅有。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在人类思想史上,就科学性、真理性、影响力、传播面而言,没有一种思想理论能达到马克思主义的高度,也没有一种学说能像马克思主义那样对世界产生了如此巨大的影响。这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的巨大真理威力和强大生命力”[1]。具有强大生命力的理论不仅能够认识和解释世界,关键在于还能改造世界;不仅能改造客观世界,关键在于还能改造主观世界。马克思主义与以往的“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完全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改变世界”。[2]马克思主义之所以具有强大生命力,不在于马克思、恩格斯写了多少部著作,关键在于这一理论能够科学认识世界、解释世界和有效改造世界,在于这一理论成为那个时代精神的精华,又超越了那个时代而成为整个人类精神的精华。之所以能够科学认识和解释世界,是因为马克思主义站在了人类道义和认识的制高点上,深刻揭示了自然界、人类社会和人类思维发展的普遍规律,达到真理观、价值观和唯物史观的高度统一。之所以能够改造主客世界,是因为马克思主义以真理之光照亮了人类探索历史规律和寻求自身解放的道路。

第一,在认识和解释世界方面,马克思主义因其科学性和真理性显示出强大生命力。马克思、恩格斯站在整个人类发展的历史长河中,着眼于全人类共同利益,对所处的资本主义时代和资本主导的世界进行深入考察,揭示出历史运动的本质和时代发展的方向。他们在对德国古典哲学、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法国空想社会主义的无情批判中进行吸收和改造,创建了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论,创立了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揭示了资本主义运行的特殊规律,为人类指明了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飞跃的途径,为人民指明了实现自由和解放的道路”[3]。这条道路就是通过社会革命,用社会主义“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并走向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社会革命理论认为,“社会的物质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便同它们一直在其中运动的现存生产关系或财产关系发生矛盾。于是这些关系便由生产力的发展形式变成生产力的桎梏。那时社会革命的时代就到来了。随着经济基础的变更,全部庞大的上层建筑也或慢或快地发生变革”[4];当社会主义“社会革命的时代”到来,应如何进行社会革命?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讲得非常清楚:“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争得民主”,“并以统治阶级的资格用暴力消灭旧的生产关系”,“将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并且尽可能快地增加生产力的总量”。[5]马克思主义就是这样一种用来指导无产阶级战胜资产阶级,实现包括无产阶级在内的全人类彻底解放的崭新的无产阶级思想体系。这就是其具有强大生命力的关键所在。当然,她的强大生命力不是马克思、恩格斯天马行空想象出来的,而是他们立足于对前人理论的扬弃,“依靠了人类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所获得的全部知识的坚固基础”[6],并经过了当时实践的一定检验,如列宁所说,“凡是人类社会所创造的一切,他(作者注:指马克思)都有批判地重新加以探讨,任何一点也没有忽略过去。凡是人类思想所建树的一切,他都放在工人运动中检验过,重新加以探讨,加以批判,从而得出了那些被资产阶级狭隘性所限制或被资产阶级偏见束缚住的人所不能得出的结论”[7];另外,马克思还“完全依据对资本主义社会所作的最确切、最缜密和最深刻的研究,借助于充分掌握以往的科学所提供的全部知识而证实了这个结论”[8]。这个结论就是社会主义必然胜利和资本主义必然灭亡。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也特别强调,马克思主义“以科学的理论为最终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人人自由的理想社会指明了方向”[9]。

第二,在改造世界方面,马克思主义因其人民性和实践性显示出强大生命力。判断理论的生命力要看其立场,站在全人类根本利益立场上的理论必然具有持久而旺盛的生命力。与全人类根本利益不一致甚至背离的理论难以有生命力,更不用说强大生命力。马克思主义就是这样一种站在全人类根本利益立场上的科学理论。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反复指出,其理论的出发点是从事实际活动的个人,同时再三强调,“这里所说的个人不是他们自己或别人想象中的那种个人,而是现实中的个人,也就是说,这些个人是从事活动的,进行物质生产的,因而是在一定的物质的、不受他们任意支配的界限、前提和条件下活动着的”[10]。紧接着,马克思正式使用“个人的全面发展”这一命题,明确地提出关于人的全面发展的思想,并指出人类未来社会的“生产将以所有的人富裕为目的”[11],“所有人共同享受大家创造出来的福利”[12],那样的社会“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13]。也就是说,马克思主义的“立脚点则是人类社会或社会的人类”[14],是以实现人民解放、维护人民利益为立场,以实现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和全人类解放为己任的,充分反映了人类对理想社会的美好憧憬。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强调的,“马克思主义是人民的理论,第一次创立了人民实现自身解放的思想体系。马克思主义博大精深,归根到底就是一句话,为人类求解放。在马克思之前,社会上占统治地位的理论都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马克思主义第一次站在人民的立场探求人类自由解放的道路……”,“马克思主义之所以具有跨越国度、跨越时代的影响力,就是因为它植根人民之中,指明了依靠人民推动历史前进的人间正道”[15]。

判断理论的生命力还要看其能否指导实践,能够成功指导实践的理论必然具有持久而旺盛的生命力。基于对世界的科学认识和解释,马克思认为,“全部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16]。实践性是马克思主义最鲜明的内在品格,也是马克思主义区别于其他理论的显著标志。马克思主义的实践性从来都不是空洞和抽象的,而是具体地、历史地,是与人民性相统一的,总是表现为人民群众改造世界的实践活动。如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17]这句话告诉我们:绝大多数的人民群众既是无产阶级这一实践运动的主体力量,也是这一实践运动的主要受益者;人民性和实践性在马克思主义那里是内在统一的,而不是互相分离的。在无产阶级运动中,人民是实践(历史活动)中的人民,实践(历史活动)是人民的实践。正因实践品格,才使马克思主义能够把科学的认识和解释世界的理论转化为积极改造世界的社会行为。然而,马克思主义要发挥出改造世界的作用,就必须与无产阶级紧密联系在一起。毕竟,马克思主义只是人们用来观察世界、分析和解决问题,批判旧世界和创造新世界的一种思想武器。这一强大思想武器不能只停留在“批判的武器”上,而必须转化为“武器的批判”,并由无产阶级所掌握。“哲学把无产阶级当做自己的物质武器”[18],正如马克思所说的,人类解放的“头脑是哲学,它的心脏是无产阶级”。这一强大思想武器只有经无产阶级所掌握,才会变成摧毁一切对立的物质力量的物质力量;无产阶级也把哲学“当做自己的精神武器”[19],因为这一强大思想武器是一种非常彻底的理论,不仅抓住了一切事物的根本,而且抓住了人的根本即人本身——一切都是为了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其理论彻底性的明证就是其实践能力的明证,就是其改造世界能力的明证。但是,改造世界比认识和解释世界会面临更多更为复杂多样的现实问题,这就需要在改造世界过程中不断地发展马克思主义。

第三,在理论形成和成熟过程中,马克思主义因其开放性和时代性显示出强大生命力。马克思主义是关于人类解放的思想体系,因而必然具有普遍性和世界性;马克思主义是关于各个国家无产阶级解放的学说,因而必然存在具体性和民族性。马克思主义因其普遍性、世界性和世界历史的形成而具有开放性。马克思、恩格斯对自己的学说从来都持开放态度,他们一再告诫自己和人们,他们的理论是行动指南,而不是教条,必须在实践中不断丰富发展;他们希望在不断地批判旧世界中去发现新世界,在批判与发现的过程中使理论得到不断的丰富发展。

每个具体的民族、国家走向社会主义都要面临和回答所处的具体时代问题,根据时代需要丰富发展马克思主义。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的马克思主义本身就是立足自由竞争资本主义时代,科学回答“资本主义向何处去、人类社会向何处去”这一时代课题的产物。其实,马克思、恩格斯的学说也在不同历史阶段呈现出不同的内容,或修正,或丰富,正如恩格斯所指出的,“每一个时代的理论思维,包括我们这个时代的理论思维,都是一种历史的产物,它在不同的时代具有完全不同的形式,同时具有完全不同的内容”[20]。

马克思主义之所以具有且能保持强大生命力,在于马克思主义的开放性和时代性内在地要求其在被运用时要精准把握和科学回答不同时代所提出的时代课题,并完成不同时代所提出的不同历史任务,进而根据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与方法论,不断地进行理论创新。因此,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开放性的发展理论,是一种始终站在时代前沿的对人类解放事业的伟大实践发挥着引领性和指导性作用的理论。正如列宁后来所总结的,“马克思主义者必须考虑生动的实际生活,必须考虑现实的确切事实,而不应当抱住昨天的理论不放,因为这种理论和任何理论一样,至多只能指出基本的、一般的东西,只能大体上概括实际生活中的复杂情况”[21]。列宁不仅这样看,而且也这样做。他创立的列宁主义就是立足垄断资本主义时代,科学回答“帝国主义向何处去、无产阶级革命向何处去”这一重大时代课题的产物。列宁主义不仅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而且通过指导俄国十月革命使社会主义从理论变成现实、从运动变为制度。

马克思主义强大生命力的体现并不在于其提出了多少条具体原理和结论,而关键在于这些具体原理和结论背后的世界观与方法论。这些具体原理和结论都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在特定历史条件和一定的社会情境中,为解决某些具体社会问题而提出来的,一旦问题解决或当时的特定历史条件和社会情境消失,这些具体原理和结论也可能自然而然就失去了有效性。这些具体原理和结论背后的世界观和方法论集中体现在唯物辩证法理论上,唯物辩证法是马克思、恩格斯留给人类的最宝贵的理论财富。它既为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提供科学世界观,又为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提供正确的方法论,成为人们发现、分析和解决一切问题以及观察时代、把握时代、引领时代的“最好的工具和最锐利的武器”[22]。正如恩格斯一再强调的:“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不是教义,而是方法。它提供的不是现成的教条,而是进一步研究的出发点和供这种研究使用的方法。”[23]

总之,马克思主义蕴含着强大生命力在于科学的理论性和真理性、实践性和方法论。这种强大生命力必然促使它要不断在认识和解释世界的过程中实现其改造世界的目的;不断在改造世界的社会实践中同各民族的历史、文化及时代特征相结合,升华自身理论的完整性和科学性,以展现其真理价值并获得当代形态。

马克思主义强大生命力的理论基因在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中传承并得到充分展示

理论的生命力在于转化为实践力。在中国革命、建设、改革中,马克思主义这一思想武器转化为了实实在在的革命之力、建设之力、改革之力。马克思主义强大生命力体现在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每一个历史发展阶段。

理论的生命力在于不断随着实践创新而创新。中国共产党是马克思主义最忠实的继承者和传承者,自成立起就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并在实践中始终坚持“以科学的态度对待科学,以真理的精神追求真理,不断赋予马克思主义以新的时代内涵”[24]。中国共产党在革命、建设和改革进程中,不仅得马克思主义之“形”,最为重要的是得其“神”;而且在形神俱备的基础上不断地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多次飞跃,形成了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等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成果。同时,在这些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理论指导下,在中国大地上书写出了中华民族几千年历史上最恢宏的史诗,使中国这个古老的东方大国创造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发展奇迹,成功走出一条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创造出人类文明新形态。同时,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伟大成就,“使世界范围内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种意识形态、两种社会制度的历史演进及其较量发生了有利于社会主义的重大转变”。[25]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马克思主义的命运早已同中国共产党的命运、中国人民的命运、中华民族的命运紧紧连在一起,它的科学性和真理性在中国得到了充分检验,它的人民性和实践性在中国得到了充分贯彻,它的开放性和时代性在中国得到了充分彰显!”[26]

第一,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和真理性在中国得到充分检验。中国共产党自把马克思主义庄严地写在自己的旗帜上后,从来没有过丝毫的动摇,而是随着实践发展越来越坚定。马克思主义在认识和解释世界方面的科学性和真理性,在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中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与检验。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一切成功都是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取得的,一切探索中的失误与失败一定程度上讲,也可归结于教条地对待马克思主义或背离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是关于无产阶级和全人类解放的学说,至于无产阶级和全人类如何获得解放?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重大成就给出了科学回答。马克思主义只是从理论上揭示出人类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的必然性以及实现的途径和道路,但其科学性和真理性还需要实践的一步步检验。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中取得的巨大成就从不同方面不同程度上证明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和真理性,特别是充分地检验了马克思主义关于无产阶级如何获得解放的社会革命理论。马克思在论述其社会革命理论时指出:“在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之间,有一个从前者变为后者的革命转变时期。同这个时期相适应的也有一个政治上的过渡时期,这个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27]中国共产党的实践就是按照马克思主义社会革命理论依次展开的。我们党团结带领全国人民筚路蓝缕、玉汝于成,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成功探索出一条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正确革命道路,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实现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中国人民站起来了。新中国成立以后,我们党成功探索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和平革命道路,即社会主义改造道路,确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建立走向共产主义过程中政治上的过渡期的“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社会主义改造完成后,在“第二次结合”过程中,为找到一条适合中国国情、具有中国特点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我们党进行了艰辛探索,也取得了重大成就,中国人民站稳了。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继续探索社会主义建设道路,并成功开创出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国人民富起来了。进入新时代以来,中国进入向强起来飞跃的历史时期。随着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重大时代课题的转换、历史方位和历史使命的变化、战略目标和战略步骤的转换,无论在广度还是在深度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都得到全面拓展而发生了历史性转变,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型塑成功,并创造出人类文明新形态,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

第二,马克思主义的人民性和实践性在中国得到充分贯彻。马克思主义的人民性和实践性的内在统一,突出体现在无产阶级事业靠什么人、为什么人的问题上。正因如此,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着重强调,马克思主义是人民的理论,也是实践的理论;马克思主义“是为了改变人民历史命运而创立的,是在人民求解放的实践中形成的”,通过实践“指引着人民改造世界的行动”,并“在人民求解放的实践中丰富和发展”。[28]

马克思主义必须与以其为指导的政党以及这个国家的民族和人民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其强大生命力才能彰显出来。如毛泽东同志所说的,任何思想,“如果不为人民群众所掌握,即使是最好的东西,即使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也是不起作用的”[29],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之所以发生这样大的作用和产生这么强大的生命力,“是因为中国的社会条件有了这种需要,是因为同中国人民革命的实践发生了联系,是因为被中国人民所掌握了”[30]。近代以来,中国先进的仁人志士80余年对救亡图存之路探寻无果的试错式实践,使中国的社会条件有了对马克思主义的需要,一旦产生这种需要,立刻就“同中国人民革命的实践发生了联系”,“被中国人民所掌握了”。正因如此,中国共产党才能够非常有效地用马克思主义动员和组织人民投身到革命、建设和改革的伟大实践中,并在实践中不断地造福于人民,进而赢得人民信任,得到人民支持,紧紧依靠人民创造出辉煌的历史伟业——“党领导人民浴血奋战、百折不挠,创造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成就;自力更生、发愤图强,创造了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伟大成就;解放思想、锐意进取,创造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伟大成就;自信自强、守正创新,创造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成就”[31]。

百年来,在这些重大成就的创造中,中国共产党坚持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为人类谋进步、为世界谋大同,充分发挥了马克思主义改造世界和服务人民的强大作用。党的百年重大成就,深刻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深刻改变了中华民族的面貌,深刻改变了中国人民的前途命运。中国人民实现了从小康到基本小康再到全面小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进入到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发展阶段。中国人民的精神面貌发生了由消极被动到积极主动的根本改变,社会地位发生了从被压迫受屈辱到当家作主的根本变化,生活状况实现从贫穷落后到富裕幸福的根本改变。我们不断接近社会全面进步和人的全面发展,全体人民的共同富裕不断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总之,党的百年重大成就使马克思主义的人民立场和实践品格得到充分贯彻,使马克思主义的强大生命力得到充分彰显。

第三,马克思主义的开放性和时代性在中国得到充分彰显。针对如何运用马克思主义,恩格斯曾着重强调:“我们的理论是发展着的理论,而不是必须背得烂熟并机械地加以重复的教条。”[32]列宁根据俄国革命实际指出:“我们决不把马克思的理论看作某种一成不变的和神圣不可侵犯的东西;……而这些原理的应用具体地说,在英国不同于法国,在法国不同于德国,在德国又不同于俄国。”[33]这些经典论断告诉我们:马克思主义不是封闭的绝对真理,而是相对真理,是随着人类社会发展和时代特征变化而不断丰富发展的开放性真理;马克思主义必须与实际相结合,与时代特征和时代要求相结合,在结合中实现民族化(或“本土化”)和时代化,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内在本质与要求。正如习近平总书记结合中国共产党的历史经验所指出的,“马克思主义是不断发展的开放的理论,始终站在时代前沿”[34],“时代课题是理论创新的驱动力。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等都是通过思考和回答时代课题来推进理论创新的”[35]。

中国实践能不能激活马克思主义强大生命力的理论基因,关键在于能否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实际和时代特征结合起来,创新出中国化马克思主义。中国共产党人对马克思主义始终秉持开放的科学态度,不断地结合时代特征,在回答时代课题的实践中推进理论创新。离开中国具体特点而教条主义地套用马克思主义个别词句,就会最终窒息马克思主义的生命力,这在我们党早期的革命活动中有过深刻教训。这也就是说,马克思主义必须尊重各国的具体特点,在同各国实际结合的过程中,以民族化(或“本土化”)的形式存在和发展。毛泽东同志特别强调:“离开中国特点来谈马克思主义,只是抽象的空洞的马克思主义。因此,使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具体化,使之在其每一表现中带着必须有的中国的特性,即是说,按照中国的特点去应用它,成为全党亟待了解并亟须解决的问题。”[36]百年来,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人科学回答了“中国向何处去、中国革命向何处去”的时代课题,创立了毛泽东思想,并结合新中国成立后新的社会实践丰富和发展毛泽东思想,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第一次历史性飞跃。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我们党相继回答了“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发展”等一系列时代课题,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新的飞跃。党的十八大以来,党又从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基础上,科学回答了“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什么样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建设什么样的长期执政的马克思主义政党、怎样建设长期执政的马克思主义政党”等重大时代课题,创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21世纪马克思主义,是中华文化和中国精神的时代精华,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新的飞跃。在这些理论指导下,中国发生了影响深远的历史性变革,中国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历史性成就,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入到一个不可逆转的历史进程,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进入新征程,全体人民共同富裕进入到扎实推进的新发展阶段。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百年历程表明,中国共产党人在坚持马克思主义中不断地发展马克思主义,以系列中国化马克思主义重大理论成果彰显了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理论成果鲜明的开放性和时代性,展示了马克思主义的强大生命力。

在新征程中,不断推进和开辟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新境界

马克思主义只有随着实践的发展而向前发展,才能永葆它的强大生命力。发展马克思主义和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一篇大文章,中国共产党在过去的一百年里,已经在这篇大文章上写下了精彩的篇章;在接下来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中,我们一定要续写更为精彩的篇章。在新征程中,必须继续发挥马克思主义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强大功能,进一步彰显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和真理性、人民性和实践性、开放性和时代性。因为,马克思主义已经融入到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血脉之中,已经成为“我们党和人民事业不断发展的参天大树之根本”,“我们党和人民不断奋进的万里长河之泉源”。[37]在新征程中,必须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守正创新,把坚持马克思主义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统一起来,坚持用马克思主义之“矢”去射新时代中国之“的”,使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大地继续焕发出新的勃勃生机和强大生命力。

第一,在新的实践中,要进一步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后,我国进入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和扎实推进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新发展阶段,进入到“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向更高阶段迈进”[38]的发展阶段,国内发展环境深刻变化,新机遇与新挑战交织在一起。我们必须深刻把握新发展阶段的具体实际,以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为中心,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导新的实践,用鲜活的中国实践丰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不断开辟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第二,在新的实践中,进一步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与中国历史相契合。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中国历史相结合,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一条基本经验。在革命时期,毛泽东同志指出:“中国共产党人是我们民族一切文化、思想、道德的最优秀传统的继承者,把这一切优秀传统看成和自己血肉相连的东西,而且将继续加以发扬光大……要使得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一革命科学更进一步地和中国革命实践、中国历史、中国文化深相结合起来。”[39]站在新时代高度,习近平总书记进一步强调,“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核心价值观必须同这个民族、这个国家的历史文化相契合,同这个民族、这个国家的人民正在进行的奋斗相结合”。[40]上述两段话不仅体现了我们党的理论创新的一脉相承性,更是体现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中国历史对于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重要性,对于如何使马克思主义强大生命力更充分展示的重要性。如不深深扎根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中国历史,就难以有今天成功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中国历史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了丰厚的文化滋养,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提供了深厚的历史积淀和文明土壤。所以,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在新的实践中,“我们要特别重视挖掘中华五千年文明中的精华,把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同坚持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结合起来,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41]。

第三,在新的实践中,要进一步与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时代特征相结合。马克思主义要永葆青春,就不能只关注和解决本国本民族的问题,而是要不断探索时代发展提出的新课题、回应人类社会面临的新挑战,“与时代同步伐,与人民共命运,关注和回答时代和实践提出的重大课题,是马克思主义永葆生机活力的奥妙所在”[42]。在新的实践中,我们要进一步“关注和回答时代和实践提出的重大课题”,回答“什么是21世纪马克思主义、怎样发展21世纪马克思主义”。一是我们要立足做好自己,科学回答“中国之问”,进一步深化对马克思主义发展规律的认识,以崭新的思想内容丰富发展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使21世纪马克思主义理论形态更为丰满和成熟。二是我们“要立足时代特点,推进马克思主义时代化,更好运用马克思主义观察时代、解读时代、引领时代,真正搞懂面临的时代课题,深刻把握世界历史的脉络和走向”[43],科学回答“时代之问”,推进马克思主义时代化。三是我们要面对快速变化的世界,顺应世界发展大趋势,站在历史正确一边,科学回答“世界之问”,为应对当今世界面临的全球性挑战、解决人类面临的重大问题贡献中国智慧、提供中国方案和中国理论,推进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世界化;同时,要与世界无产阶级政党联合起来,共同推进21世纪世界马克思主义大发展,正如《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所指出的:“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从理论到实践都需要全世界的马克思主义者进行极为艰巨、极具挑战性的努力。”[44]否则,在新的实践中,如果墨守成规、思想僵化,没有理论创新的勇气,“不仅党和国家事业无法继续前进,马克思主义也会失去生命力、说服力”[45]。

相信,“到2048年《共产党宣言》发表200周年之时,正是我们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际。届时,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将以自己的壮举进一步证明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真理性、预见性”[46],进一步展示马克思主义的强大生命力。

(本文系2018年度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重大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低潮高潮判定标准研究”的阶段性成果,项目编号:2018MZD011)

注释

[1]《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2卷,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年,第65页。

[2]《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502页。

[3]习近平:《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北京:人民出版社,2018年,第7页。

[4]《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591~592页。

[5]《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第52、53页。

[6][7][8]《列宁全集》第39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年,第298、299、298~299页。

[9][15]习近平:《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北京:人民出版社,2018年,第8页。

[10][12][14][16]《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524、689、502、501页。

[11]《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8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200页。

[13][17]《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第53、42页。

[18][19]《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17页。

[20]《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9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436页。

[21]《列宁选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26~27页。

[22]《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298页。

[23]《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691页。

[24]习近平:《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是共产党人的必修课》,《求是》,2019年第22期。

[25]《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北京:人民出版社,2021年,第63~64页。

[26]习近平:《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第14页。

[27]《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445页。

[29][30]《毛泽东选集》第4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1515页。

[28][34]习近平:《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第9页。

[31]《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第1~2页。

[32]《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第562页。

[33]《列宁全集》第4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84年,第161页。

[35]习近平:《在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上的讲话》,北京:人民出版社,2020年,第11页。

[36]《毛泽东选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534页。

[37][43]《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2卷,第66页。

[38]习近平:《把握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求是》,2021年第9期。

[39]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档案馆编:《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1921-1949)》第20册,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年,第318~319页。

[40]《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1卷,北京:外文出版社,2018年,第171页。

[41]转引自张岂之:《重视挖掘中华五千年文明中的精华》,《人民日报》,2021年4月7日,第8版。

[42][46]习近平:《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是共产党人的必修课》,《求是》,2019年第22期。

[44]《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第63页。

[45]《习近平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继续把党史总结学习教育宣传引向深入 更好把握和运用党的百年奋斗历史经验》,《人民日报》,2022年1月12日,第1版。

责 编/张 晓

贺新元,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部副主任、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教授、博导。研究方向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当代中国、当代西藏研究。主要著作有《和平解放以来民族政策西藏实践绩效研究》、《中国道路——不一样的现代化道路》、《道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宗旨》(合著)等。

[责任编辑:肖晗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