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思想理论 > 深度原创 > 正文

【战“疫”说理】民营企业是稳外贸的关键

1589176889232

中国经济大家谈系列

作者:王俊 苏州大学东吴智库专家,苏州大学自贸区综合研究中心主任,苏州大学东吴商学院教授、博导

在党中央、国务院强有力的领导下,我国新冠肺炎疫情终于得到了有效控制。尽管当前疫情防控仍是头等大事,但经济发展问题亦迫在眉睫。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复工复产,已然成为当前的核心工作。全国各地正在“全力以赴把失去的时间抢回来,把落下的任务补起来,把发展的节奏拉上来”,确保实现“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的工作目标。作为全球第一大货物贸易国家,外部经济形势的任何一点变化都会影响到我国内部的经济与社会的稳定与繁荣。因此,稳外贸显得尤为重要。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日印发《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提出“推进贸易高质量发展,拓展对外贸易多元化”,也为我们指明了方向。

稳外贸既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任务,也是确保全球供应链安全稳定的重要之举

一方面,稳外贸是确保全年经济发展目标得以实现的重要手段。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使得中国经济在2020年2月份呈现出短暂的“停摆”现象。各种前所未有的疫情防控措施,使数以万计的中小企业生死命悬一线。此前,因发展的新旧动能转换及中美经贸摩擦所致,中国经济的下行压力持续加大。因此,加快做好“六稳”,实现国民经济持续安全健康的发展,是当前刻不容缓的重任。其中,最重要的当然是稳外贸。“外贸稳了,预期就会稳,投资、外资、金融就都会稳。”长期以来,外贸一直是拉动中国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之一。尽管近年来我们在不断调整经济结构,促进内需,用消费带动经济的发展,但是2019年我国GDP中进出口贸易总额的占比仍达到了31.87%。这一数据确实远低于德国的70.8%,但还是较美国的19.7%高出许多。这也再一次揭示了对外贸易在中国经济中的重要地位。因此,稳步推进对外贸易,确保国内企业获得进口零部件和设备,确保中国制造的中间品和终端产品能够出口,既是满足他国企业的需求,更是拯救国内企业于水火。

另一方面,稳外贸是彰显中国大国担当的重要表现。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长期保持在30%左右,持续13年成为推动世界经济增长的最主要动力源。作为全球1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最大贸易伙伴,中国既是吸引外资最多的发展中国家,也是对外直接投资名列前茅的国家。加入WTO近20年来,中国已经深深融入全球供应链中。2015年,中国中间品出口占总出口额的比重已达53.05%,中间品进口占总进口额的比重则达到79.49%。这就意味着,稳外贸不仅对中国至关重要,对全球经济也意义重大。有报道称,2020年2月,斯里兰卡的一些纺织企业,因为受疫情影响的中国面料供应商和设备生产商无法正常提供面料和设备,导致企业面临停产困境;而因为同样的原因,韩国现代汽车已经停产、日本部分企业准备限产、美国苹果公司可能缺货,这些都是典型例证。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中国积极推进对外贸易全面恢复,实际上是在确保全球供应链的安全与稳定。

稳外贸的关键在于充分发挥民营企业的作用

稳外贸,既要扩大进出口规模也要提升进出口质量。无论前者还是后者,都面临着来自国内外的多重压力。在国际经贸形势变幻不断、多边贸易体制遭遇重大挑战、区域主义不断盛行、中美经贸摩擦虽暂告一段落但高额关税仍未取消、结构性谈判尚未开始的背景下,稳步推进或扩大对外贸易依然挑战重重。只有充分发挥民营企业的作用才能真正实现稳外贸的重任,因为民营企业自身特点和优势以及其在对外贸易中所处的地位都表明,其是堪当重任者。

首先,民营企业是我国最大的外贸主体。众所周知,中国在2013年就成为世界第一大货物贸易国,尽管2016年被美国反超,但是2017年中国再度成为进出口总额最多的国家,并一直保持至今。中国对外贸易地位不断提升的过程,也是我国不同市场主体成长发展的过程。早期外资企业和国有企业是我国进出口贸易的主要贡献者,而近年来民营企业则是异军突起。统计显示,早在2015年,民营企业的出口额为10278.3亿美元,占比首次超过外资企业,达到45.18%,超过了外资企业的出口占比44.16%及国有企业的出口占比10.65%,成为出口的第一大主力军。2018年,民营企业进出口总值占同期进出口总值近40%,对中国外贸增长贡献率第一次超过50%,可谓是一个历史性节点。2019年,民营企业进出口额13.48万亿元,增长11.4%,占我国外贸总值的42.7%。民营企业首次超过外商投资企业,成为我国第一大外贸主体。稳外贸的任务首当其冲地落在了民营企业的肩上。

其次,民营企业外贸实力整体强劲。改革开放40多年来,民营经济得到了长足发展。民营经济贡献了中国经济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还有90%以上的企业数量。如此强劲的实力也成就了民营企业在对外贸易中的贡献:第一,有进出口实绩的企业数量众多,达到40.6万家,比2018年增加了8.7%,展现了极大的活力。第二,中西部民营企业外贸快速增长,提升了全国民营企业外贸综合实力。2019年中部、西部地区民营企业进出口增速分别达到28.3%和22.4%,这个增幅比东部地区高了19.5个百分点和13.6个百分点。第三,民营企业海外市场多元化水平不断提升,2019年民营企业对这些市场的出口分别增长了25.6%、11.4%、15.6%。第四,民营企业进出口商品结构不断优化,2019年我国自主品牌商品出口2.9万亿元,增长12%,占出口总值近17%。第五,民营企业一般贸易的比重不断加大,产业链更长、附加值更高、更能反映企业自主发展能力的一般贸易是民营企业外贸转型的主要方向。第六,涌现出一批在国际上有号召力的民营企业代表,如华为、大疆、小米、腾讯等高科技企业,还有吉利、海尔等传统制造业企业。

最后,民营企业从事对外贸易有独特优势。民营企业之所以异军突起,成长为进出口贸易的第一大主力,是与其独具特色的自身优势密切相关的。第一,民营企业与生俱来的拼搏精神是其成功的根本所在。例如,浙江义乌人把不起眼的小商品市场做成全球最大规模的集市,2019年这个县级市的进出口贸易总额达2967.8亿元人民币,创造了民营经济的新奇迹;又如,深圳包容创新赶超国际先进水平,成就了华为、腾讯、大疆等一大批国际驰名的科技超人企业,展现了民营经济的新高度。第二,民营企业灵活高效的决策机制是其市场应变能力的保证。民营企业组织架构简单化,去中心化明显,独立事业部的权责相当大,有利于企业直面竞争。同时,中国的民营企业产品更新快,更易于满足市场层出不穷的需求。第三,民营企业善于学习勇于创新的特质是其国际竞争力不断提升的支撑。民营企业不仅在产品设计、市场营销方面有独到经验,而且还善于在新业态、新模式方面率先尝试。跨境电子商务、“保税+”贸易多元化、市场采购贸易、海外仓、跨境电商综合服务提供、跨境物流、中欧班列等都成为近年来民营企业不断探索的新领域,中国的民营企业在国际市场的影响力越来越大。第四,民营企业的“民间”身份是其突破贸易保护主义和霸凌主义的盾牌。尽管2020年2月中旬,《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已经生效,但美国遏制中国的行动并未停止。一方面,美国以关税大棒威吓中国对美贸易;逼迫世界其他国家与其一起行动,举美国全国之力打压华为;以各种“退群”行动倒逼现行国际经贸秩序按照美国的意图去重构。另一方面,美国以全新修订的《2018年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对来自中国的国有资本元素的投资进行严格审查,几乎全面阻遏了中国对美直接投资;同时,美国修改国内《海关法》以确保其可以适用于对中国企业的反补贴调查;提出“市场经济地位”的最新标准,协同日、欧多次发布针对中国的反补贴宣言。上述种种行为都直指国有企业。在此背景下,民营企业的非公有身份较容易获得美欧等国市场准入的机会,“民间”的身份使其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更容易规避所谓“补贴”和不公平贸易行为。

激活民营企业的潜力,发挥民营企业稳外贸的作用,需要政府与企业携手共克时艰

尽管民营企业在对外贸易领域有着种种优势和可能的机遇,但是其所面临的的挑战也是不容忽视。短期看,疫情防控导致的复工复产困难、海外市场的受阻、国际物流的迟滞以及世界多国疫情的蔓延都对民营企业进出口业务的正常开展掣肘过多。中长期看,不公平的市场准入待遇、融资难、税费高、政商关系的尴尬、自身综合实力的全面提升等都是民营企业必须破解的难题。若要彻底激活民营企业的潜力,充分发挥民营企业稳外贸的作用,还需要政府与企业携手共克时艰。

第一,各级政府需将支持复工复产的政策措施落细落实。春节假期结束前后,全国上下各级政府制定出台了一大批鼓励企业复工复产的政策,从税费减免、贷款保证、财政支持到外贸促进,可谓是全方位帮扶企业恢复生产。杭州、义乌、苏州、无锡等地通过包机、包专列、包车的方式接外地员工回企业复工。苏州率先在全国第一个发布《支持外贸易企业稳定发展的政策措施》为企业稳外贸提供支持。这些都为民营企业恢复生产经营,扩大贸易提供了可能。但是,不得不指出的是,尽管出台了很多好政策,但是在落实的“最后一公里”上仍存在梗阻现象。

胡春华副总理在召开企业复工的相关会议时曾指出,稳住外贸外资基本盘,关键是要稳住外贸外资企业。各地、各有关部门要紧紧围绕企业需求,提供更加精细化的服务,努力营造良好的内外部环境,帮助企业渡过难关、实现更大发展。因此,各级政府需要及时摸排企业复工复产中的困难。这方面,外贸总值在全国排第4位的苏州作出了一些有益的探索。苏州一方面灵活用好去年市委市政府送给民营企业家的“三个大礼包”,即民营企业家月度沙龙制度、民营企业家微信联系群、民营企业信息直报制度,及时了解企业运行状况,解决各种问题;另一方面,探索采用网络、公众微信号等方式对企业进行问卷调查,了解当前企业复工最迫切需要解决的困难和问题。

第二,民营企业要主动作为、积极自救,要以勇气、智慧和实力渡过困难期。疫情防控期,因为延期复工,可能会出现交货迟延、不能及时履行付款义务,也有可能因境外人士对疫情不了解而产生恐惧之情进而拒收货物,民营企业容易卷人各种合同纠纷。这时,需要我们冷静应对:首先是加强沟通。企业要尽可能与外国贸易伙伴沟通磋商,及时通报国内疫情防控举措及态势,告知企业运营情况,保持合作关系。如因延迟复工或交通管制等原因造成不能及时履约的,争取对方谅解。如有必要,通过合法程序获取由贸促会出具“不可抗力”的国际商事证明,从而豁免违约责任。其次是寻求法律援助。如果境外贸易伙伴执意解除合同,企业应勇敢寻求专业的法律帮助,合法合规地维护自身权益。最后是积极开拓国内市场。为避免更大损失,企业也要尽早搜集国内市场相关信息,寻找潜在客户和市场,尽量减少损失。等疫情结束后,再加大外贸易业务拓展。

此外,从长远看,政府必须把不断提升营商环境,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作为持之以恒的奋斗目标。这两年我国营商环境跨境贸易指标全球排名有了很大提高,2019年升至全球第56位,但仍有很大提升空间。为促进民营企业对外贸易高质量发展,政府应当想法设法让企业家的声音、意见、诉求被政府“听得到、看得到、办得到”,应进一步畅通政府与民营企业家密切、高效沟通联系的通道。与此同时,民营企业自己也要努力。要有企业家精神和情怀,积极投身于国内改革开放的洪流中。主动融入“一带一路”倡议、长江经济带战略、自由贸易试验区、大湾区建设、长三角一体化战略,开阔视野,奋力拼搏,跟随时代的列车向前奔跑。新冠肺炎疫情虽然对中国的经济和社会产生了重大影响,但从长远和总体上看,疫情对供应链、产业链的影响是阶段性的、短期的,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产业链的重要地位不会因为疫情影响而改变。

原文责编/韩拓

[责任编辑:王卓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