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思想理论 > 深度原创 > 正文

数字时代,应重新定义产业

数字技术的发展,推动人类社会正在从工业时代迈进数字时代。数字技术实质性地提升了数据的价值,使数据的即时性、整体性、穿透性、链接性大幅增强,使数据成为链接万物、成为资源配置和价值创造的核心要素与核心动力,正在重构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底层逻辑。

经济学是研究资源配置和价值创造的。在工业时代,产业是由生产工具和生产方式来定义的,即由供给端、能力端来定义的。在终端需求和价值产出相对模糊,而供给端和生产端的资源相对清晰的时代背景下,这样的定义无疑是有积极意义的。比如,从生产工具和生产方式出发,划分为第一、第二、第三产业。然而,这样的定义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即只有从资源配置而没有从价值创造、价值输出的角度来定义产业而恰恰是价值创造、价值输出,才是产业的本质;同样,也正因为如此,大大限制了产业之间的共生与共创。

如果按照工业时代的定义,农业是一产、食品加工是二产、康养服务就是三产,尽管它们都在为人类创造健康的价值,但相互之间却是割裂的,产业层面各有标准、各有规划,政府层面上归属不同的部门管理,彼此之间难交互、难协同、难共生,既无法有效满足人类的全面的、深层次的健康需要,也使得整体资源配置严重错位,也限制了各个产业自身的发展。

事实上,农业、食品加工、康养服务,都在为人类创造健康价值,如果从价值创造的逻辑、从价值端看,它们其实都是同一个产业——健康产业。

如果从人的需求出发,把价值放大到幸福的各个层面,那么,就不仅仅是健康,包括文旅、文创、养老、体育等产业,都为人类创造健康、快乐、舒适、智慧等各类幸福价值,也都是同一个产业形态——幸福产业形态。

产业的本质是为用户创造价值,理应由需求端——即价值端来定义。然而,在工业时代,受制于技术等条件的局限,很难识别终端用户真实、全面和即时的需求,终端需求的表达方式也是局部的、非连续的,产业很难从终端来定义。

而在数字时代,由于数据越来越具有系统性和穿透性,使得终端用户的需求越来越得以真实、全面和即时的表达,使得从终端,即需求端和价值端来定义产业终于成为可能。

事实也正是如此,数字时代,产业之间相互的边界在价值端的作用下不断被打开,产业相互之间的渗透、链接急剧增长,产业的相关度、协同度日益提升,产业发展的底层逻辑发生了巨大变化。

在这样的背景下,工业时代关于产业的传统定义显然无法适应产业创新和发展的现实要求,从需求端、价值端来重新定义产业势在必行。

比如,数字时代,正是由于人的需求能够更多地“数据化”,使得从需求端来定义产业成为可能。从需求端、价值端来定义产业,以数据驱动、以运营为导向来重构传统产业,为培育和建立产业生态提供了全新的思考框架和操作路径,这对于推动产业、城乡和企业的高质量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对产业发展的意义

从需求端、价值端来定义产业,颠覆了工业时代的产业定义,因为人的需求是整体的、系统的、生态的,因而与之对应的产业就不再是一个个相互分割的产业,而是服务于共同目标的同一个产业生态——幸福产业。

因此,无论从纵向划分的一二三产业,还是横向划分的住宅、文旅、健康、养老、体育等产业,从人的需求端、价值端看,虽然生产方式不同、产业效率不同,但其价值逻辑都是一样的——都在满足人深层次、多维度、全周期的需要,因此,它们相互之间就是一个产业生态,完全可以在用户、内容、场景和数据上实现共享,它们的项目、产品和服务之间,完全可以实现相互加持、相互融合、共生发展,从而改变产业发展的单一纵向车道的产业链模式,推动产业的生态化、融合化、共生化,实现产业高效能、高效率和可持续的发展。

城乡发展的意义

在工业时代,产业发展和城乡发展也是两张皮,难以融合,根本问题就在于对产业的认知和管理。城乡的高质量发展,包括城市更新、乡村振兴、城乡统筹等,需要集约发展、融合发展,一句话,需要产业生态。但按照工业化的专业分工逻辑,产业被分割成于不同专业部门纵向管理,分类不同、体系不同、标准不同,不仅互不交圈,甚至还经常发生抢夺资源等各类冲突。

人,是城乡发展和产业发展的共同点。因此,如果从需求端、价值端出发来定义产业,就能找到产城融合、产乡融合的基础和关键。因此,以幸福产业来重新定义各类为人服务的产业,彻底打破各类原本都是为人服务的产业之间的界限,实现各个产业之间的融合与共生,并在此基础上重构城乡发展的运营模式,就能从根本上实现以幸福产业为引擎、以运营为导向,有效破解城乡发展和产业发展两张皮的矛盾,实现产城、产乡的融合发展。

对企业发展的意义

企业存在和发展的根本目的是为用户创造价值。然而,工业时代,

企业的产品和服务,主要是从自身的资源和能力出发来定义的,企业的发展主要是资源型、能力型、竞争型的模式;企业的很多业务是分离的、机会型的,最核心的是,企业与用户的关系不紧密甚至是断裂的,在很多时候,销售就是产品的终点,这对企业在数字时代的发展构成了致命伤。今天,企业家从需求端、价值端来认知产业、定义产品,将实现产品与用户、协同伙伴的深度融合,重构业务价值、形成业务生态,重构数字时代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价值共生能力和产业运营能力,在不确定性的时代建立起企业内在的确定性,推动企业成为一个更有适应力和创新力的有机生命体,成为一个为更有效能和效率、为用户持续创造价值的新经济企业。

对数字经济发展的意义

以人为本,从需求端、价值端,以生态化、数据化的方式来定义

产业——幸福产业,本身就和数字经济的底层逻辑一致,本身就是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融合。近年来,数字经济在服务业的渗透率已达40%以上,在现实中已经反映出了两者之间高度融合的趋势。

重新定义产业只是开始,要培育产业生态、实现产业融合、加速产业发展,必须以数字技术为支撑、以数据为驱动,以共享、链接、协同的运营方式来进行,才能得以实现。同样,这也为数字经济的健康发展指明了方向,为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的融合铺平了道路,也使数字经济的发展更具目标性、系统性和创新性,也更有效能和效率。

综上所述,数字时代和新发展阶段,是逻辑重构、价值重生的时代,需要正本清源、以终为始,从需求端、价值端重新定义产业,重构和培育产业的共生价值,建立新的共生关系,激发并释放出强劲的生产力,从而推动经济和社会真正实现高质量发展。(作者:杨乐渝 全经联创始人;葛红玲 北京工商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博导)

[责任编辑:张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