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国家治理 > 前沿理论 > 正文

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评价指标体系初探

摘  要: 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是我们的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根据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六中全会对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描述,到本世纪中叶要建成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强国,具有五个方面的典型特征,即全面文明、现代善治、世界一流、共同富裕、高度幸福。必须从这五个方面构建评价指标体系,推动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关键词: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全面文明  现代善治  世界一流  共同富裕  高度幸福  

【中图分类号】D960                【文献标识码】A

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内涵与特征

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是我们的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根据党的十九大对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战略安排,在二〇三五年基本实现现代化后,再通过十五年的努力,到本世纪中叶,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提出,“从二〇三五年到本世纪中叶把我国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到那时,我国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生态文明将全面提升,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成为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领先的国家,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基本实现,我国人民将享有更加幸福安康的生活,中华民族将以更加昂扬的姿态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1]

根据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六中全会对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描述,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是全面文明、现代善治、世界一流、共同富裕、高度幸福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强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具有五个方面的典型特征:

一是全面文明。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是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生态文明全面提升的强国。物质文明是指国强民富,全面实现了经济现代化,全面建成了现代化经济体系,生产力高度发达,产品质量全球领先,全员劳动生产率达到发达经济体水平,形成发达经济体的产业结构与就业结构,科技创新能力居于全球前列,营商环境世界一流,这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重要基础和内核。政治文明是指全面实现社会主义民主、法治与自由,将党的领导、人民民主与依法治国有机统一,全过程人民民主全面实现,民主选举机制与协商决策机制全面完善,形成了中国特色的政治文明新形态,这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政治保证。精神文明是指全面建成文化强国,国民道德修养、文化素质、精神面貌高度文明,实现了中华文明的创新性传承与世界文明的创新性发展,这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灵魂。社会文明是指全面实现社会公平正义,形成了权利公平、分配公平、社会公平的规则体系和权利结构,高水平高质量高标准的社会保障体系与现代公共服务体系全面完善,社会高度安全和谐,这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基础工程。生态文明是指全面建成美丽中国,基本实现碳中和,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局面基本形成,这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生态保障。

二是现代善治。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是全面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强国。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到新中国成立一百年时,全面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更加巩固、优越性充分展现”。[2]这就意味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全面完善、全面成熟与定型,形成了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高效的现代治理制度体系,满足人民美好生活新期待必备的制度全面完善;国家治理主体现代化、国家治理功能现代化、国家治理结构现代化、国家治理方式现代化全面实现;社会主义制度比资本主义制度更能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国家富强、人民富裕、民主自由、生态美丽和安全和谐的优势为世界人民所深刻认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全面体现。

三是世界一流。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是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领先的强国。综合国力的决定性因素是经济实力与科技实力,经济实力主要表现为国内生产总值总量、人均国民总收入水平、产业链完整度与水平等;科技实力主要表现为创新能力、人才总量与从事研发的科技人员总量、国防科技实力等。国际影响力主要表现为经济贸易影响力、服务贸易总量与文化贸易总量、安全影响力、外交与国际组织影响力、传播影响力等内容。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领先的主要标志是人均国民总收入达到发达经济体水平、创新型国家建设居于全球前列、成为全球服务贸易强国。从划分现代化程度的主要指标——人均国民总收入看,2020年高收入国家人均国民总收入平均为44413美元(现价美元),其中主要发达经济体人均国民总收入区间为38950美元(英国)至84310美元(瑞士)。[3]我国要在本世纪中叶成为现代化强国,人均国民总收入到2050年左右应达到4.4万美元(2020年美元标准)的发达经济体水平。

四是共同富裕。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是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基本实现的强国。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区别于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根本标志,也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本质特征。共同富裕是整个社会进入富裕社会、人人都达到富裕水平、物质富裕和精神富裕共同发展、富裕水平级差处于合理水平。整个社会进入富裕社会意味着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从高收入水平逐步发展为发达国家水平,一个国家整体上进入到发达国家行列。人人都富裕意味着每个人的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高收入水平以上,社会上每个人都是富人,人与人之间的差别不再是富人与穷人的差别,而是富人与更富的人的差别,是富裕程度的差别;整个社会不仅消灭了绝对贫困,而且消灭了相对贫困,每个人都能获得个人发展所需要的生活资料、发展资料和享受资料。物质富裕和精神富裕共同发展意味着每个人都能满足美好生活需要,物质享受和精神满足同步发展。富裕水平级差合理意味着基尼系数处于0.25—0.3左右的合理水平,人类发展指数处于超高人类发展水平。特别是人类发展指数,主要由人均预期寿命、平均受教育年限来衡量,这是一个国家医疗保健现代化程度、公共教育现代化水平的集中体现。从人类发展指数来看,发达经济体2019年的人类发展指数普遍达到0.9以上的超高人类发展水平,[4]我国到本世纪中叶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人类发展指数要达到0.9以上。

五是高度幸福。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是人民享有更加幸福安康生活的强国。幸福指数是衡量人民幸福安康生活的重要指标。现代化强国意味着幸福指数达到发达国家水平。这就要求建立高水平高标准高质量的公共服务体系与社会保障制度体系,构建以人民为中心的全生命周期的美好生活供给体系,从幼有善育、学有优教、劳有厚得、病有良医、老有颐养、住有宜居、弱有众扶、公共文体、城乡一体等方面提供现代化、优质化的公共服务。

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评价维度与评价指标

从现代化水平看,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处于发达经济体水平,并且具有资本主义现代化强国所不具备的共同富裕特征。从现代化内容来看,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具有高度发达的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和生态文明,全面实现了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居于世界一流水平,人类发展指数和幸福指数处于发达经济体水平,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基本实现。为更好地推动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我们必须从全面文明、现代善治、世界一流、共同富裕、高度幸福五个维度的发达现代化水平着眼,构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评价指标体系。

一是“全面文明”的评价维度与评价指标。主要从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生态文明五个方面构建发达现代化水平的文明评价指标。

物质文明发达程度是一个国家富强的集中体现,一个物质文明高度发达的国家必然是一个国强民富的经济强国。物质文明评价指标主要包括:科技强国与创新能力指标、质量强国与制造强国指标、全员劳动生产率、人才强国指标、航天强国指标、数字强国指标、营商环境排名指标、产业链高端化与完整度指标、产业结构高级化指标、市场主体数量指标(市场主体占常住人口比重指标)、新注册企业密度指标(每1万个15—64岁劳动人口中新注册企业数量)、自主知识产权专利费收入指标、全球科学中心与创新中心数量指标,等等。

政治文明发达程度是一个国家民主自由水平的集中体现,一个政治文明高度发达的国家必然是一个民主政治高度发达、全过程人民民主全面实现的法治强国。政治文明评价指标主要包括:政务环境评价指标、法治建设评价指标、基层直选评价指标、每万人社会组织数量指标、民主参与决策协商覆盖面指标,等等。

精神文明发达程度是一个国家文明水平的集中体现,一个精神文明高度发达的国家必然是一个文化高度繁荣、国民素质与修养高度文明的文化强国。精神文明评价指标主要包括:覆盖城乡的六级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完善度、公共文化设施完善程度指标、健身步道长度、体育健身设施与场馆开放度、年产电影与电视剧集数总量、文化国际化合作指标、国家文化软实力指标,等等。

社会文明发达程度是一个国家和谐水平的集中体现,一个社会文明高度发达的国家必然是一个社会和谐、人民安居乐业的安全强国。社会文明评价指标主要包括:中等收入群体数量及比例、橄榄型社会结构指标、社会矛盾纠纷总量指标,等等。

生态文明发达程度是一个国家美丽水平的集中体现,一个生态文明高度发达的国家必然是一个绿色、环保、可持续发展的美丽强国。生态文明评价指标主要包括:黑臭水体比例、全年PM2.5平均浓度、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例、森林覆盖率、旅游公共服务体系完善度、3A以上景区数量、花园街道与花园乡村数量、污水处理率与污泥处理率、垃圾无害化处理率、自来水与天然气普及率、优质生态产品供给均等化指标,等等。

二是“现代善治”的评价维度与评价指标。主要从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维度构建发达现代化水平的善治评价指标体系。习近平总书记曾用8个“能否”概括:“评价一个国家政治制度是不是民主的、有效的,主要看国家领导层能否依法有序更替,全体人民能否依法管理国家事务和社会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人民群众能否畅通表达利益要求,社会各方面能否有效参与国家政治生活,国家决策能否实现科学化、民主化,各方面人才能否通过公平竞争进入国家领导和管理体系,执政党能否依照宪法法律规定实现对国家事务的领导,权力运用能否得到有效制约和监督。”[5]

发达现代化水平的善治评价指标主要有:人民当家作主制度体系的完善程度、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水平、政党协商程序与频次、人大选举和票决前的协商机制完善程度、立法听证制度完善程度、政府协商机制与政府重大决策前社会各界充分协商的决策程序完善程度、重大事项决策公众参与制度完善程度、人民团体协商程序与频次、政务公开与党务公开程度、居委会直接选举数量与范围、官员财产公开制度与范围、政治清廉指数,等等。

三是“世界一流”的评价维度与评价指标。主要从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两个维度构建发达现代化水平的世界一流评价指标体系。综合国力的指标包括:国民总收入、人均国民总收入、产业链完整程度(处于中高端且全链完整)创新能力、人才竞争力、网络强国指标、数字政府智能制造数字社会水平、从事研发的科技人员数量占人口的比重,等等。国际影响力的指标主要包括:进出口总量特别是高技术产品进出口总量、双边自由贸易与多边自由贸易协定数量、军事合作与国际国防联合安全体系完整度、外交人员与使领馆数量、参与国际组织领导层人数与员工数、国内新闻素材与意见观点被国外媒体采纳与传播数量、贸易强国指标、服务贸易外资准入负面清单数量、国际一流大学市场准入度、境外理工农医大学及职业学院独立办学数量、国际学校数量、国外政策受我国政策影响程度,等等。

四是“共同富裕”的评价维度与评价指标。主要从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维度构建发达现代化水平的公平分配评价指标体系。共同富裕的评价指标主要有:人均可支配收入指标、人力资本指标、生产资料社会占有的公平分配指标、生产资料拥有大众化普及化指标、公共服务体系完善程度指标、公共服务支出占GDP比重、人类发展水平指标、基尼系数指标、中等收入阶层人数与比重指标、城乡收入差距与地区收入差距指标、出生时预期寿命指标、平均受教育年限指标,等等。

五是“高度幸福”的评价维度与评价指标。主要从幼有善育、学有优教、劳有厚得、病有良医、老有颐养、住有宜居、弱有众扶、城乡一体等方面来构建发达现代化水平的高度幸福评估指标体系。

幼有善育指标主要有公办中心幼儿园覆盖率、公办幼儿园在园儿童占比、乡村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集中供养孤儿基本生活最低养育标准等。

学有优教指标主要有学前3年到高中段的15年教育普及率、高中阶段教育覆盖率、高等教育毛入学率、骨干教师城乡轮岗比例、入选国际高水平大学数量、世界一流大学数量、入选中国高水平大学与特色高水平高职学校数量、教育现代化县(市、区)比例、义务教育县级校际差异系数、公共教育支出占GDP比重达到发达国家水平的程度等。

劳有厚得指标主要有劳动报酬占GDP的比重指标、最低工资标准指标、居民财产性收入占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比重等。

病有良医指标主要有三级甲等医院普及率、高质量公立医院发展水平、县域医共体建设水平、每千人执业(助理)医师数量、国家卫生城市(县域)覆盖率、城乡全民医疗报销比例、城乡居民基本医保保障水平、国际化医疗中心数量、医疗卫生服务现代化水平、公共医疗卫生支出占GDP比重等。

老有颐养指标主要有基本养老保险全覆盖、基本养老金的全国统筹水平、老龄长期护理体系完善度、每万名老年人拥有持证养老护理员数量、养老机构护理型床位占比、具备综合功能的养老服务机构覆盖率、县级公益性安葬(放)设施覆盖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金水平、公共养老金支出占GDP比重达到发达国家水平等。

住有宜居指标主要有城镇住房保障受益覆盖率、房租年均涨幅、公租房与保障性租赁住房总量等。

弱有众扶指标主要有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相对贫困救助标准、低收入群体收入增长率、农村脱贫人口返贫率、慈善捐赠总额等。

城乡一体指标主要有常住人口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水平、城乡居民收入倍差、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城乡同标、乡村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城乡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参保率、农村老年人基本养老金水平、乡村卫生室中级以上职称医师比重、城乡同质饮水、乡村断面水质达标率、乡村林草覆盖率、乡村垃圾与污水处理率、乡村达标厕所比例、行政村交通通畅率、乡镇集中供热面积等。

【本文作者是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公共行政教研室主任、教授】

注释

[1]本书编写组:《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辅导读本,北京:人民出版社,2021年,第80页。

[2]本书编写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辅导读本,北京:人民出版社,2019年,第6页。

[3]国家统计局:《国际统计年鉴-2021》,北京:中国统计出版社,2022年,第25—28页。

[4]国家统计局:《国际统计年鉴-2021》,北京:中国统计出版社,2022年,第344—345页。

[5]《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年,第287页。

责编:董惠敏/美编:石 玉

Exploration of Constructing an Assessment Index System for

a Great Modern Socialist Country

Li Junpeng

Abstract: To fulfill the building of a great modern socialist country in all respects is China’s second centenary goal. According to the 19th National Congress of the CPC and its Sixth Plenary Session, a great modern socialist country has five typical characteristics, i.e., comprehensive civilization, modern and sound governance, world class, common prosperity, and great happiness. Therefore,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assessment index system should be based on the above five features so as to promote the building of a great modern socialist country in all respects.

Keywords: a great modern socialist country; comprehensive civilization; modern and sound governance; world class; common prosperity; great happiness

[责任编辑:程静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