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中国品牌 > 公司治理 > 正文

发挥国有企业在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中的引领作用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强调,要推动国有企业完善创新体系、增强创新能力、激发创新活力,促进产业链创新链深度融合,提升国有企业原创技术需求牵引、源头供给、资源配置、转化应用能力,打造原创技术策源地。党的十八大以来,国有企业贯彻党中央决策部署,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主动服务国家战略需要,在推动经济社会发展、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保障和改善民生、推动共建“一带一路”、服务北京冬奥会等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推进国有企业打造原创技术策源地,必须超前布局前沿技术和颠覆性技术,大力发展作为经济新的增长点的数字经济。面对新征程新使命,国有企业应当加快推进数字化转型工作,在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中强化担当再续辉煌。

近年来,数字经济发展速度之快、辐射范围之广、影响程度之深前所未有,正在成为重组全球要素资源、重塑全球经济结构、改变全球竞争格局的关键力量。习近平总书记纵览全球科技发展和生产方式变革的历史大势,强调面向未来,我们要站在统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高度,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发展安全两件大事,充分发挥海量数据和丰富应用场景优势,促进数字技术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赋能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催生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不断做强做优做大我国数字经济。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发展的重要指示精神,深化国有企业改革,要充分发挥国有企业在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中的引领作用,促进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要主动把握时代机遇,以科技创新和数字化变革催生新的发展动能,共同实现更高质量、更具韧性的发展。

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在为我国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带来新机遇的同时也提出新挑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深度融入全球产业链、价值链体系,国有经济重要性不断加强,为世界经济发展作出重要贡献。但我们也要清醒地认识到,国有经济发展特别是数字化建设依然面临很大挑战。一是保护主义抬头、单边主义盛行,以美国为代表的世界经济强国不仅在相关领域加大研发支持,而且对我国数字产业核心关键技术发展进行封锁、制裁、打压、遏制,谋求价值链和产业链的霸权控制;二是“一带一路”互联互通,推动数字基础设施跨境一体化发展,但目前仍存在数字基础设施投入和建设合作不够深入,数字经济潜力难以有效发挥等发展瓶颈;三是贸易数字化水平迅速提升,全球数字经济蓬勃发展,但数字贸易规则仍需进一步制定和明确。

面对数字经济时代国际形势复杂深刻的变化,国有企业要全面、客观、冷静分析研究形势,直面问题挑战,抓住和用好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统筹国有企业数字资源、数字技术和数字资产高质量发展,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全面支撑和引领我国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

一是发挥数据要素优势,加强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规划。要激活数据要素潜能,坚持自立自强、创新引领,高标准高质量推进数字中国建设。国有企业是我国科技创新特别是数字化重大工程的骨干力量,在科学数据、工程数据和产业化数据等方面,拥有海量的数据资产资源。要引导培育国有企业增加科研经费,融入国家科学数据中心建设,推动科学数据与产业化深度融合,创建适应数字经济时代发展的国有企业科学数据商业模式。以国有企业为关键节点,支持国有企业与高校、科研院所等共建新型研发机构和联合实验室等新型创新主体,加强面向行业质量基础设施共性问题的应用基础研究,建设以跨领域、跨中心高效协作研究为目标的综合数字资源共享网,促进科学数据可控有序流动,探索适应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型应用服务模式,推动国有企业科学数据开放共享服务。构建数字经济标准化体系,发挥数字经济发展标准引领作用。国有企业带头构建数字经济、数字产业、数字企业等数字资产评估标准,并将标准推广应用到民营企业、社会领域,不仅有利于国有企业数字资产保值增值,也有利于引领全社会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使国有企业成为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领头羊。

二是构建数字技术体系,保障我国数字经济安全发展。近些年,外部环境挑战上升为极大的不确定因素,国有企业数字化发展要全力支撑国家科技战略,服务形成自立自强的数字技术体系。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科技创新是核心,抓住了科技创新就抓住了牵动我国发展全局的牛鼻子。”发挥国有企业在数字经济科技创新中的主体作用,着力发挥长链条、规模化、长周期等优势,推进国有企业大数据技术体系建设,并与产学研用等各方面资源深度融合,适应数字时代发展特点,建立国有企业科技成果特别是数字化成果转化服务平台和成果转化基地,加快形成国有企业新的增长点,提升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能力,打造保障我国数字经济安全的压舱石。

三是积极拓展“一带一路”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探索数字经济国际化发展路径。这些年来,我国数字经济发展较快、成就显著。同时,我们要看到,同世界数字经济大国、强国相比,我国数字经济大而不强、快而不优。要深化国有企业在数字经济领域的对外开放合作,依托工程项目、中欧班列、跨境合作区等重要载体,加快“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数字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互认,从而全面推动数字基础设施共建共享。中国提出促进数字时代互联互通倡议,支持加强数字经济国际合作,已申请加入《数字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要充分发挥国有企业的数字技术人才优势,积极主动争取数字领域国际标准化主导权,加强我国数字技术标准的海外规模化应用,带动国内社会组织、产业技术联盟和民营企业参与国际交流合作,帮助中国装备、技术、产品和服务走出去。同时,也要完善数字产业国际合作风险预警防范机制,加强对数字经济相关的国外重要技术性贸易措施的跟踪、研究、评议,做好预警、咨询、技术帮扶,应对国外技术性贸易壁垒,积极探索符合国情的数字贸易发展规则,加强跨境数据保护规制合作,增强国有企业数字贸易国际竞争力,使国有企业成为数字经济国际合作发展的先行者。

(作者:廖家财,系中共绍兴市委党校教授)

[责任编辑:潘旺旺]
标签: 国有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