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地方要闻 > 典型经验 > 正文

全面践行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将乐样本”

从长期实践和深入思考中产生的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不仅丰富、拓展了马克思生产力理论的内涵边界,实现了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辩证统一,也为生态优势转化为新的生产力指明了方向,从而能够将环境资源转化为发展资本,释放生态红利。二十多年来,福建省将乐县牢记习近平总书记“青山绿水是无价之宝”的重要嘱托,在生态文明建设方面做了很多工作,积累了很多经验,实现了很好的经济社会效益,做到了厚积薄发,在林业改革、产业振兴等方面进行了开创性探索,找到了绿水青山转化为生产力的路径和方法,为丰富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提供了鲜活素材和实践案例。

一、从“青山绿水是无价之宝”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实践渊源

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原则,将生态环境作为最普惠的民生福祉,深刻回答了为什么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什么样的生态文明、怎样建设生态文明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是对马克思生产力理论的重大发展。马克思指出“大工业把巨大的自然力和自然科学并入生产过程,自然力将在生产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自然界同劳动一样也是使用价值的源泉”。在马克思生产力理论的基础上,“青山绿水是无价之宝”“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论断在我国经济发展新常态形势下将生态环境作为生产力重要来源,强调良好的生态环境是人民生活质量的增长点和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支撑点,体现了发展方式和发展理念的统一。追根溯源,可以发现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并非一蹴而就,而是从习近平同志多年从政实践中逐步凝练形成,经历了由“意识”“理念”到“思想”的演化和完善。

早在梁家河担任大队党支部书记期间,青年习近平便高度重视森林、空气、土地等资源的重要性,针对群众因运煤不便而砍伐树木烧火做饭的情况,习近平筹措路费赴四川学习大办沼气的经验,建成陕西省第一口沼气池,向群众大力倡导循环经济。任职正定期间,习近平提出以“生态和经济都呈良性循环”为重要内容的发展目标,强调“宁肯不要钱,也不要污染,严格防止污染搬家、污染下乡”。赴任闽东后,习近平提出“靠山吃山唱山歌,靠海吃海念海经”的脱贫“山海经”,在粮食生产的同时大力发展农林牧渔等,形成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相协调的大农业发展模式。1997年习近平到福建省将乐县常口村调研,提出“青山绿水是无价之宝”“画好山水画,扎实抓好山地开发,做好山水田文章”等重要论断。在浙江工作期间,习近平一针见血地指出“不重视生态的政府是不清醒的政府”“你污染环境,环境总有一天会翻脸,会毫不留情地报复你”,2005年在安吉县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从“青山绿水是无价之宝”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两者是一脉相承的,本质是一样的。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进程再次提速,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五位一体”总布局,《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等先后出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成为全民共识,为中华民族永续发展提供了强劲动力。

二、将乐县深入践行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实践路径

将乐县将生态文明创建列入每年重点实事项目,坚持生态优先,打牢做实了绿色家底。

(一)强化源头保护,标本兼治推进生态治理。一直以来,将乐县将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作为发展的根本遵循,坚持从源头入手解决生态难题。一方面,重拳攻克采砂、小水电、畜禽养殖、企业排污、土壤污染等“老大难”环境问题。持续深化河湖长制,设置生态保护防线、生态修复防线、生态治理防线,建立生态公益林林木砍伐“零指标”机制。2018年以来拆除和停运小水电20座,同坝取水4座。采砂船、禁养区内及排放不达标生猪养殖场、黄标车等退出历史舞台。另一方面,建管并重完成重点企业除尘、废气脱硫等设施改造和轴瓦厂、农用地等污染土壤整治。以政府购买服务、以奖代补等形式推进集镇污水处理厂全覆盖、农村污水和垃圾治理、常上湖生态保护修复、水土流失综合治理、护岸新建等,形成全方位绿化格局。

(二)创新价值转化方式,提升生态文明建设水平。依据“绿水青山就是无价之宝”重要指示,将乐县创新生态产品价值实现路径,在新业态发展和绿色循环经济等方面取得了一系列成果,例如参与编制《福建森林停止商品性采伐碳汇项目方法学》《三明市林业碳票(SMCER)碳减排量计量方法》,成立全国首个森林疗养工作站,在全省率先完成“山区版”生态系统价值核算,在全市率先实现“林票”全覆盖,在常口村发放全国第一张林业碳票等创新举措,推动生态产品价值变现,大幅度提升了生态文明建设质量。在林业金融方面推出乡土科技特派员信用贷款、生态公益林、天然林补偿收益权质抵押贷款,各类普惠林业金融贷款覆盖全县115个村,累计发放贷款17392万元,受益林农1358户。

(三)注重体制机制转换,生态保护和经济发展并重。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强调良好的生态环境是生产力发展的动力因素,体现了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的辩证统一。在此思路下,将乐县持续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大力发展“绿水青山”内生性及派生产业。一是构建生态产业。制定县域森林康养产业发展规划,打造龙栖山、常上湖、玉华洞、鹭鸣湾四大康养基地,实现“好空气也能卖钱”。依托专业公司培育碳汇产业,在省内承接碳汇项目总开发面积97.3万亩,总设计碳汇量442万吨。在全国其他地区已签订11个碳汇项目,预计开发总面积约500万亩,每年碳汇减排量100万吨。二是深化林业改革。将林业资源集约管理经营的预期收益量化成林票分配给村民,以林票变现让村民“不砍树也能致富”,现已发放林票总金额2376万元,受益村民4.6万余名。此外,全县70%的村实施村民企合作造林经营,受益村民4万余名,村集体预计收入可达1亿余元。三是共建共享生态修复。开展闽江流域生态保护与修复技术研究和金溪百里画廊生态保护修复试点项目,设立护林员、河道专管员、乡村垃圾管护等公益岗位,带动1000余名群众稳定增收。

三、将乐县持续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经验和启示

我国“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实践创新基地创建命名工作已开展四年有余,先后有五批共136个地区获得命名,将乐县作为其中之一,矢志不移走好绿色发展之路,形成了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的将乐经验,对于持续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具有重要的示范引领作用。

(一)牢记嘱托奋力践行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将乐县将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根本遵循,2021年地区生产总值180.48亿元,是1997年的17倍,年均增长10.8%;森林覆盖率从十几年前的76%提高到现在的81.17%。深究其生态文明建设走在全国前列的原因,首先是对“青山绿水是无价之宝”这一嘱托20多年的接力与传承,坚持生态惠民、生态利民、生态为民。第二是坚持生态优先,在生态环境面前项目让路、效益让路、发展机会让路,凡是对生态不利的项目坚决不能上,对环境有害的企业坚决不要。第三是坚持改革思维,勇淌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深水区”,以“机制活”带动“产业优、百姓富、生态美”。

(二)统筹推进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辩证统一。我国仍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除继续“做大蛋糕”增加民生福祉外,还需思考如何避免走西方发达国家“先污染再治理”的老路,实现更高水平和更高质量的社会发展。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指导下,将乐县在实践中摸索出一个动态平衡,兼顾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之间的合理关系,既高效利用了本地特色生态资源和产业优势实现经济发展目标,也维护和建设了天蓝水清的宜居生态,实现了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辩证统一。以将乐投入2300万元与华电集团合作建设的4.2兆瓦分布式光伏项目为例,该项目每年可提供清洁电量500万千瓦时,年可节约标准煤1600吨,减排二氧化碳4200吨。

(三)为丰富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提供了生动素材。生态文明创建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需抓好突破口先行先试,创新体制机制,在实践中不断丰富理论和扩大成果。将乐县地处武夷山脉东南麓,扼闽江支流金溪中下游,全年水源水质达标率和空气质量优良率均为100%,被誉为“美丽中国·深呼吸第一城”,可以说生态是将乐最宝贵的资源,也是最大的比较优势。从林权改革的单兵突破,到山水林田湖生态保护修复的系统集成,再到“林票”“碳票”的制度创新,将乐县大刀阔斧地打破束缚和既定框框,化资源优势为经济优势、发展胜势,这不仅为其他地方生态文明的创建积累了先进经验,也践行了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科学要义。下一步,通过总结归纳将乐县在理念转换、政策设计、制度安排、技术标准制定等方面的创新举措,推广绿水青山转化为生产力的将乐经验,如推动“林票”“碳票”等创新性地方经验上升为行业规范、全国标准等,可以为丰富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提供生动的实践素材和样本经验。

(作者,谢志强 戚敬渊,分别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博士生)

[责任编辑:王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