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国家治理 > 前沿理论 > 正文

论伟大建党精神与“红船精神”的逻辑关系

摘 要:伟大建党精神与“红船精神”是密切关联的两个概念,既有清晰的逻辑关系,又有不同的意蕴。其中,伟大建党精神是中国共产党各种精神集大成之总汇。“红船精神”具有的象征意义集中体现在中国共产党创建的历史节点上,而伟大建党精神内涵体现的不是特定时段的精神,而是贯穿于我们党整个奋斗历程的精神精髓。“红船精神”永远是再出发的精神动力,伟大建党精神永远是再辉煌的精神源泉。“红船精神”和伟大建党精神永放光芒,当代中国青年将不负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嘱托,不负人民的期待,在新时代新征程的赶考路上交出一份优异答卷。

关键词:伟大建党精神 “红船精神” 历史起点 精神之源 永放光芒

中图分类号D20 文献标识码A

2021年7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发表讲话,首次鲜明提出“伟大建党精神”,并对其内涵作出深刻阐释,在全社会产生强烈反应和广泛影响。伟大建党精神是中国共产党的精神之源,研究伟大建党精神,需要将其产生和延伸作为动态发展进程加以审视,其中便包含研究它与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中形成的各种精神的关系。本文选择就伟大建党精神与“红船精神”之间关系进行探讨,以期对推进伟大建党精神的理论研究有所裨益。

源泉与起点:伟大建党精神和“红船精神”的定位

基于历史实践等事实的长期积淀而提出新的概念是常有的事,新概念的提出推动着人们对历史和现实的认识进入更深层次。伟大建党精神是一个历史概念,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的讲话中明确提出:“一百年前,中国共产党的先驱们创建了中国共产党,形成了坚持真理、坚守理想,践行初心、担当使命,不怕牺牲、英勇斗争,对党忠诚、不负人民的伟大建党精神,这是中国共产党的精神之源。”伟大建党精神从建党之日起就是客观存在的,一百年后提出这一重大概念,则是对客观存在的新提炼。

从时间顺序来看,“红船精神”概念的提出早于伟大建党精神概念的提出,而从事实角度的看,伟大建党精神与“红船精神”是同时存在的。因此,更好认识这两种精神的价值需要从属性的定位上厘清它们的相互关系。

“红船精神”由嘉兴南湖一艘游船而得名。1921年7月23日,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会议进行中因被租界巡捕房的外籍巡捕发现而被迫转移到嘉兴完成最后议程。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上海党的一大会址、嘉兴南湖红船是我们党梦想起航的地方。我们党从这里诞生,从这里出征,从这里走向全国执政。这里是我们党的根脉。”从这一层面上看,伟大建党精神和“红船精神”在“诞生”“出征”“走向”意义上具有着共同价值。

中国共产党的筹备和创建活动集中在上海进行,因此,她诞生于上海是历史的必然。嘉兴与上海相比,是一座人口、区域、影响都很小的城市。但这次建党的南湖会议却意义重大,它使嘉兴在近代中国革命历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用“红船精神”揭示中国共产党创建的精神完全符合历史逻辑。

2005年6月21日,时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在《光明日报》发表《弘扬“红船精神” 走在时代前列》文章,以“红船”为标识阐释中国共产党创建的精神,形成“红船精神”重大概念。2017年12月1日,《人民日报》《光明日报》重新刊发此文,推动了对“红船精神”更加深入的研究。

习近平总书记当年在这篇文章中对“红船精神”的内涵作了概括,基本内容可分为三条:第一,开天辟地、敢为人先的首创精神。文章指出:“中国共产党正是顺应求民族独立、谋人民解放的历史使命,勇立社会历史发展的潮头,在南湖红船上宣告成立,从此使中国革命的历史翻开了崭新的一页。”“南湖红船点燃的星星之火,形成了中国革命的燎原之势,使四海翻腾,五岳震荡。”第二,坚定理想、百折不挠的奋斗精神。文章指出:“中国共产党的诞生,使中国革命从此有了坚定的理想信念和强大的精神支柱。在惊涛骇浪不断的革命大潮中,红船在升腾,共产党人的信念也在升腾。”“我们党在长期艰苦卓绝的奋斗中,历经曲折而不畏艰险,屡受考验而不变初衷,由小到大,由弱变强,靠的还是坚定的理想信念和百折不挠的革命精神。”第三,立党为公、忠诚为民的奉献精神。文章指出:“中国共产党从诞生那天起,从来就没有自己的私利,而是以全心全意为人民谋福利为根本宗旨。”“肩负为人民谋利益的神圣职责和崇高使命,中国共产党人以自己的身体力行,宣传、发动和引领全国各族人民团结一心,和衷共济,英勇奋战,在推进中国革命和建设的进程中,不断维护好、实现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红船精神”这些内涵,深刻揭示了中国共产党的精神秉持,是对中国共产党精神坚持的提炼。

相较于“红船精神”所涵盖的历史意义与精神意蕴,伟大建党精神又具有何种特殊意义?不同的概念代表着不一样的指向,具有不同的内涵。“红船精神”包含的内涵无疑对中国共产党的发展壮大具有永恒价值,但它形成于特定的历史环境、反映创建党的具体实践,是中国共产党历史起点上的精神标识。从属性上看,“红船精神”与日后形成的井冈山精神、延安精神、西柏坡精神,以及新中国成立以来的抗美援朝精神、“两弹一星”精神、抗疫精神、脱贫攻坚精神一样,都是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中的具体精神。这个概念的名称有着明显的历史阶段性特点。

伟大建党精神则是一个贯通历史、现实、未来的总体概念,是代表中国共产党建设历史全过程的精神精髓。“红船精神”意味着中国共产党开始出发之时的精神秉持,而此后漫长的征途需要有根本性的精神来领航,需要有坐标性的精神来定向。伟大建党精神就是这样一种精神,它的内涵不是基于某个历史事件、会议和人物的精神创造,也不是局限于具体地域、具体场景的精神标识。伟大建党精神是适用于中国共产党百年实践的全部历史、贯彻于党的建设长期发展的各个方面的精神,是中国共产党的精神之源。

由此而言,伟大建党精神与“红船精神”有源泉和起点的概念之别。伟大建党精神涵盖“红船精神”,“红船精神”体现伟大建党精神,两个概念的内在关系统一于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实践,两个概念的内容链接共存于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世界。如果将“红船精神”视为伟大建党精神开篇之作的话,那么,伟大建党精神就是中国共产党各种精神集大成之总汇,它既代表着中国共产党创建之时的精神,又代表着中国共产党百年建设全部实践的精神。

启航与穿越:伟大建党精神和“红船精神”的意蕴

作为历史起点,“红船精神”昭示了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围绕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个主题始终践行初心使命,成为贯穿党的全部历史实践发展的主线。作为原始源泉,伟大建党精神激励着中国共产党人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而砥砺奋进矢志不渝。“红船精神”与伟大建党精神在根本点上完全相一致,是伟大建党精神在中国共产党创建之初结出的成果。

然而,“红船精神”与伟大建党精神又是单独成立的两个概念,它们既有内容上的交融,又有意蕴上的区分,两者既不是相互替代的关系,也不可直接相等同。“红船精神”和伟大建党精神都是标识性的概念,但演绎的内容却存在差异。伟大建党精神作为一个标识性概念,演绎的内容更为丰富,以“红船精神”为起点的中国共产党精神源源不竭的发展,都在伟大建党精神的内涵范围之内。从词义上理解,“建党”一词的语境包含两层意思:一是指创建党,侧重在党的成立;二是指建设党,侧重在党的发展。前者是静态的,后者是动态的。伟大建党精神是静态和动态的统一,它以全面覆盖的精神精髓囊括了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中所有革命精神的内涵。

“红船精神”具有的象征意义集中体现在中国共产党创建的历史节点上,而伟大建党精神内涵体现则不局限于党的创建所表现的一时一刻的精神,而是贯穿于其整个奋斗历程的精神引领。就党的创建而言,“红船精神”的意义在于集中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的建党精神。就党的发展而言,伟大建党精神则包含动态过程中党的建设各方面的系统内容,是决定中国共产党人各种精神的总源泉。“红船精神”内容也很丰富,但它更侧重于中国共产党创建这个历史节点的精神表现,还不足以体现建党精神动态发展的覆盖性特点。这就是“红船精神”与伟大建党精神在意蕴上的区别。

精神作为上层建筑领域中的思想符号,具有高度抽象的特点,宏观概括比较明显。伟大建党精神侧重宏观上的抽象概括,“红船精神”的概念更侧重微观上的具体展示。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告诉我们,精神的主观性与物质的客观性不可分离,宏观只有与微观相结合,抽象只有与具体相统一,才能使主观精神符合客观实际的要求。“红船精神”是伟大建党精神的具象化,用一艘游船作为中国共产党精神的思想符号,体现出了建党之时的实际要求。伟大建党精神代表着贯穿中国共产党百年历史实践的总体精神,“红船精神”代表着中国共产党创建特定时期的具体精神。

习近平总书记把“开天辟地、敢为人先的首创精神”“坚定理想、百折不挠的奋斗精神”“立党为公、忠诚为民的奉献精神”概括为“红船精神”的内涵,突出了“首创”“奋斗”“奉献”的建党初心。不忘来时的路,必须始终坚守建党初心;不要忘记我们是从哪里出发的,必须始终弘扬“红船精神”。

习近平总书记用“坚持真理、坚守理想,践行初心、担当使命,不怕牺牲、英勇斗争,对党忠诚、不负人民”揭示伟大建党精神的内涵,突出了“真理”“理想”“初心”“使命”“牺牲”“斗争”“忠诚”“人民”等这些核心词,烘托了包括“红船精神”在内的中国共产党精神的思想精华。伟大建党精神的这些内涵覆盖中国共产党百年实践中形成的所有精神,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贯穿建党精神的思想精髓。

精神世界代表人们认知物质世界的主观意志的集成,其中输入了强烈的改造社会意愿。政党以政治组织的形式作用于历史,一个重要动机和功能就是改造社会,感召民众,推动发展。各种性质和类型的政党以不同的意识形态形塑各自的精神世界,其建党精神必然存在显著差异,对建党精神的认同也很不一样,有的政党甚至还刻意回避或隐藏自己的精神内涵。无产阶级政党以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构建自己的精神世界,中国共产党伟大建党精神体现鲜明的革命特质。世界上没有哪一个政党像中国共产党这样高度重视建党精神,也没有哪一个政党像中国共产党这样把建党精神摆在如此高的位置。中国共产党是世界上精神最富有的政党,没有哪个政党在精神创造上能与中国共产党相媲美。伟大建党精神穿越时空,在党一往无前的历史进程中始终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传承与光大:伟大建党精神和“红船精神”永放光芒

要把一百年前的精神传承下来,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百年历史证明,中国共产党很成功地做成了这件事情。无论是“红船精神”还是伟大建党精神,都在传承和光大中延续至今,当代中国青年仍然对“红船精神”和伟大建党精神保持着崇高的敬意。

“红船精神”尽管体现的是中国共产党创建时的精神,但是其内涵决定了它的永恒价值。一种精神形成宝贵财富就是一个永恒的定格,并固化为长期的坚守。定格不是停滞,“红船精神”是伟大建党精神的出发,日后形成的各种革命精神,都与“红船精神”的内涵相契合。因此,“红船精神”永放光芒。

伟大建党精神是对中国共产党革命精神的总体性建构。在领导革命、建设、改革、复兴的百年奋斗历程上,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世界丰富多彩,构成系统性的马克思主义先进政党革命精神谱系。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除“红船精神”外还有井冈山精神、长征精神、遵义会议精神、抗战精神、延安精神、红岩精神、西柏坡精神等等;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有抗美援朝精神、“两弹一星”精神、焦裕禄精神、大庆精神(铁人精神)、红旗渠精神、北大荒精神、塞罕坝精神、“两路”精神等等;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有改革开放精神、特区精神、抗洪精神、抗击“非典”精神、抗震救灾精神、载人航天精神、劳模精神(劳动精神、工匠精神)、青藏铁路精神、女排精神精神、抗击非典精神等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有脱贫攻坚精神、抗疫精神、“三牛”精神、科学家精神、企业家精神、探月精神、新时代北斗精神、丝路精神等等。这些精神分别看都有具体的内涵,总起来看则都表现中国共产党开天辟地的建党精神。就各种精神的名称而言,有的明显烙上不同历史阶段的实践标记,但它们都不是此起彼消、相互替代的关系,在表现伟大建党精神上都是一脉相承、共生互补、相得益彰的关系。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一百年来,中国共产党弘扬伟大建党精神,在长期奋斗中构建起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谱系,锤炼出鲜明的政治品格。历史川流不息,精神代代相传。我们要继续弘扬光荣传统、赓续红色血脉,永远把伟大建党精神继承下去、发扬光大!”中国共产党百年历史,也是伟大建党精神代代相传的历史。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青年代表喊出“请党放心,强国有我”的新时代誓言,展示了继承和光大伟大建党精神后继有人的风采。中国共产党大有希望,就要靠新时代青年人继承和光大伟大建党精神的接续奋斗。

中国共产党在百年奋斗的光辉历程中,交出了一份份优异的答卷。接下去向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又开始了新的赶考之路,青年一代将成为奉上又一份优异答卷的重要力量。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未来属于青年,希望寄予青年。一百年前,一群新青年高举马克思主义思想火炬,在风雨如晦的中国苦苦探寻民族复兴的前途。一百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旗帜下,一代代中国青年把青春奋斗融入党和人民事业,成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先锋力量。”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擘画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新时代青年人将不负党的嘱托、不负人民的期待,在实现伟大中国梦的奋斗中大展宏图。“红船精神”永远是再出发的精神动力,伟大建党精神永远是再辉煌的精神源泉。

【本文作者为华东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本文系2020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新时代中国共产党执政话语体系建构研究”(项目批准号:20&ZD014)研究成果】

参考文献

[1]习近平:《弘扬“红船精神” 走在时代前列》,《光明日报》,2017年12月1日,第1版。

[2]《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3卷,北京:外文出版社,2020年,第498页。

责编:李 懿/美编:石 玉

On the Logical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Great Founding Spirit of the

Party and the “Red Boat Spirit” 

Qi Weiping

Abstract: The great founding spirit of the Party and “Red Boat Spirit” are two closely related concepts, with clear logical relationship and different meanings. The former is the total of various spirit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CPC). Its connotation is not reflected in any specific period, but the spiritual essence runs throughout the whole struggle of the CPC. The symbolic meaning of the latter is concentrated on the historical moment of the founding of the CPC. The “Red Boat Spirit” will always be the spiritual driving force for new-starts and the great founding spirit of the Party will always be the spiritual source of new glories. Both will shine forever. Contemporary Chinese youths will live up to the entrustment of the Central Party Committee with Comrade Xi Jinping at the core and to people’s expectations by securing extraordinary achievements in the new era and on the new journey.

Keywords: great founding spirit of the Party; “Red Boat Spirit”; historical starting point; spiritual source; shine forever

声明:本文为《国家治理》周刊原创内容,任何单位或个人转载请回复国家治理周刊微信号获得授权,转载时务必标明来源及作者,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罗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