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国家治理 > 前沿理论 > 正文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方案

摘 要:当前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际社会面临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空前增加。面对“世界怎么了、我们怎么办”这一时代之问,习近平总书记立足时代潮头、洞悉发展大势,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大战略构想,旨在建设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这一中国方案顺应时代要求,直面问题挑战,为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开展提供了方向指引,也有助于推动国际秩序朝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

关键词:百年变局 人类命运共同体 中国方案 国际担当

中图分类号D815 文献标识码A

当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国际社会进入动荡变革期。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扩散蔓延,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问题相互交织、彼此联动,各种“黑天鹅”“灰犀牛”事件层出不穷、影响深远,人类面临合作还是对抗、开放还是封闭、进步还是倒退的重大历史抉择。党的十八大以来,面对“世界怎么了、我们怎么办”这一时代之问,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统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全方位推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致力于建设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了中国方案,展现出一个负责任大国的国际担当和人类关怀。

坚持尊重协商,建设持久和平的世界

今天的世界并不太平,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不断以新的面目在世界上横行,成为国际动荡冲突的重要根源。一些国家在唯我独尊思维的作祟下肆意干涉他国内政,无端批评攻击别国政治制度,在世界上强行推广其发展模式,甚至通过对外发动战争和策动颜色革命以实现政权更迭,给不少发展中国家带来了无尽的灾难。一些国家以零和博弈思维大搞集团对抗,为遏制他国的正常发展极力打造地缘争夺的“小圈子”,不惜通过制造人为脱钩推动世界走向分裂和对抗。一些国家企图以“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代替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秩序,对公认的国际关系准则采取合则用、不合则弃的机会主义态度,将自己的政治意志和规则标准强加于人。如果仍由这些沉渣不断泛起,正常的国际秩序将无法得以维系,人类将退回到弱肉强食、人人自危的丛林状态。

中国坚决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坚定不移推动构建相互尊重、平等协商的新型伙伴关系。一是坚持主权平等原则,国家不分大小、强弱、贫富,主权和尊严必须得到尊重,任何国家都有选择自己政治制度和发展道路的权利,反对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反对出于一己之利或一己之见,采用非法手段颠覆别国合法政权。二是坚持厉行国际法治,主张国际社会应该按照各国达成的规则和共识来推进治理,共同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秩序和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体系,不能在国际规则的适用上拉偏架、搞双重标准,更不能以个别国家的“家法帮规”代替公认的国际法则。三是坚持推进国际关系民主化,主张国际事务不能由少数国家包办垄断,而要由国际社会成员通过平等协商寻求问题解决之道。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世界的命运必须由各国人民共同掌握,世界上的事情应该由各国政府和人民共同商量来办。”这些理念和倡议有助于维护以联合国宪章为核心的国际准则,推动国际关系不断走向多边化、法治化、民主化,营造公道正义的国际政治秩序。

坚持共建共享,建设普遍安全的世界

近代以来,人类社会之所以对抗不休、冲突不止,根源在于部分国家始终遵循零和博弈思维参与国际博弈,将自己的安全建立在他人不安全的基础之上,结盟对抗、争夺霸权、划分势力范围成为国家间互动的基本方式,人类由此步入冲突和战争的深渊。冷战结束以来,美国成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实力地位令其他国家难以望其项背。然而,美国仍然在世界上不停地制造敌人、寻找威胁,并以此为动力持续增加国防投入,强化其在军事上的绝对优势地位,这种追求自身绝对安全的行为势必损害他人的安全利益,对方为求自保不得不进行对等反应,从而导致国家之间的安全困境不断升级。事实上,在经济全球化导致世界相互依存不断加深的今天,任何国家都不存在绝对安全,各国在安全上相互关联、彼此影响。没有一个国家能凭一己之力谋求自身绝对安全,也没有一个国家可以从别国的动荡中收获稳定。弱肉强食是丛林法则,不是国与国相处之道。穷兵黩武是霸道做法,只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世上没有绝对安全的世外桃源,一国的安全不能建立在别国的动荡之上,他国的威胁也可能成为本国的挑战。邻国出了问题,不能光想着扎好自家篱笆,而应该去帮一把”。

正因为如此,中国一贯主张摒弃一切形式的冷战思维,倡导共同、综合、合作和可持续的安全观。所谓共同安全,就是不能以牺牲他人的安全来实现自己的安全,而是要通过兼顾自身安全与他人安全来实现人类的整体安全。所谓综合安全,就是要充分认识到安全问题的多元性、跨国性和联动性,统筹应对各种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防止顾此失彼、左支右绌。所谓合作安全,就是要以合作取代对抗,特别是要通过构建共同认可的国际安全机制,同时加强不同安全机制之间的协调来应对各种安全问题、化解各类安全冲突。所谓可持续安全,就是不仅要着眼于解决眼下的安全问题,更要立足于国际社会的长久和平,确保各行为主体能够保持一个持续性的不受安全威胁的状态。在新安全观的指引下,中国积极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坚定支持阿富汗政治和解进程,积极斡旋南苏丹国内冲突,参加叙利亚问题国际协调,为达成伊核协议和缓和朝核危机做出重要贡献,以实际行动诠释了中国作为世界和平建设者的国际角色。

坚持同舟共济,建设共同繁荣的世界

当前,世界经济面临的核心问题在于增长动能不足和利益分配失衡。就前者而言,新冠肺炎疫情导致人类不得不面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最为严重的经济衰退,并伴随着需求萎缩、投资低迷、风险集聚等综合病症。目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处在大流行状态,各国复工复产、经贸往来和人员交流受到疫情反复的影响。更为重要的是,个别国家出于内部政治的狭隘考量和打击对手的战略目的极力推动经济和科技脱钩,扰乱正常的国际经济分工,全球的产业链、供应链出现重大断裂,进一步影响到世界经济的复苏和可持续增长。

就利益分配而言,世界经济增长的成果并没有在国家之间和社会群体之间相对公正的分配,全球数以千万的人口因疫情失去工作,返回到贫困状态,面临生命健康、能力增长、发展机会等方面的问题,而全球富人的财富积累速度却没有受到明显影响,甚至不少富豪的身价不降反升。发展的长期失衡势必带来政治不满和社会动荡,反过来将进一步影响世界经济的发展。

针对世界经济发展的深刻问题,中国呼吁加强国际宏观政策协调,维护以世界贸易组织为基石的多边贸易体制,维护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畅通循环,坚定不移推动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依靠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实现世界经济增长的动能转换和效率变革,推动世界经济早日走出危机阴影。在此基础上,中国高度重视世界经济的均衡发展问题,呼吁以公平正义为理念引领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改革,使之有利于各国和各社会阶层的共同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世界上所有国家、所有民族都应该享有平等的发展机会和权利”。这一主张有助于世界经济重回强劲、均衡和包容性增长的轨道,矫正国际经济旧秩序在成果分配上的内在弊端,开创国际社会合作共赢的全新局面。

坚持和合共生,建设开放包容的世界

冷战结束以来,伴随着美国全球领导地位的确立,西方国家在文化领域的霸权也得到空前巩固。西方的电视广播、流行音乐和娱乐节目在全球市场中占据绝对主导地位,西方的语言文化、行为风格和生活方式被全世界竞相模仿,这些被著名学者约瑟夫·奈称之为相对于经济、科技和军事而言的“软实力”,成为后冷战时代西方国家维持国际主导权的重要基石。出于对自身文化优越性的笃定和傲慢,西方国家将基于特殊历史经验形成的文化形态认定为普世性的文明范式。正如有学者指出的一样:“西方主流观点认为只存在唯一一种实现现代性的方式,那就是走西方式道路,包括接受西方制度、价值观、习俗和信仰……落后国家只有按照先进国家发展道路走,才能逐步赶上。”正因为因此,我们看到西方国家不仅对非西方国家展现出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的姿态,而且还不遗余力地将这种“唯一性”文化模式推广至全球,从而加剧了不同文明之间的隔阂、误解和冲突。

与西方的价值理念不同,中国始终以平等、开放和包容的姿态看待丰富多元的世界。首先,尊重世界文明的多样性。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世界上有200多个国家和地区、2500多个民族、多种宗教。不同历史和国情,不同民族和习俗,孕育了不同文明,使世界更加丰富多彩。”可见,各国文明的差异既客观存在,更是促进世界文明丰富发展的重要动力,不能将人类文明分为三六九等,更不能将自身的历史文化和社会制度强加于人。其次,促进不同文明的交流互鉴。每一种文明都有其独特魅力和价值所在,如果固守既有的认知、拒绝相互之间的交流就可能守旧僵化,因难以适应时代发展而走向没落。中华文明之所以能够源远流长、生生不息,就在于我们在承认世界文明多样性的同时,注重吸收外来文明的有益成果,在与本土经验的结合中实现了自身文明的创新性发展。

当今世界,影响人类存续发展的重大问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加复杂,国际社会需要找到具有最低一致性和最大公约数的价值共识,并以此为指引通过不同文明间的真诚合作来寻求问题解决之道。“各国历史、文化、制度、发展水平不尽相同,但各国人民都追求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全人类共同价值。”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全人类共同价值就是人类进行普遍交往的价值共识,为解决日益增多的全球性问题提供了重要理念基础。总之,面对世界范围内激烈的文化交锋以及由此带来的国际纷争,中国主张以文明对话超越文明傲慢,以文明共存取代文明对抗,以文明互鉴化解文明冲突,推动不同文明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相互信任,共同建设多元包容的国际文化秩序。

坚持环境友好,建设清洁美丽的世界

人与自然的共存共生构成了人类社会进步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动力。自近代以来,人类的工业化使得自然资源最大限度地为经济和社会发展服务,创造了前所未有的社会财富。然而,过度地开发打破了地球生态系统的原有循环和平衡,加剧了人与自然的紧张关系。过度地乱砍滥伐使得森林被毁、良田丧失,引发了洪涝、干旱、荒漠化等自然灾害。大量且持续地温室气体排放导致了全球气候变暖,由此引发冰川融化、海平面上升等次生问题。对野生动物的捕杀和袭扰不仅使得珍稀动物濒临灭绝,也使得自然界中的病毒以动物为媒介传导至人类世界,增加了重大传染性疾病出现和传播的机率。凡此种种都是人类对大自然无节制的索取掠夺,反过来对人类生产生活形成的巨大反噬。正如恩格斯所告诫的一样:“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会对我们进行报复。每一次胜利在第一步都确实取得了我们预期的结果,但是在第二和第三步都有了完全不同的、出乎预料的影响,它常常把第一个结果重新消除。”

基于对人类历史和自身现实的深刻反思,中国高度重视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将生态文明建设作为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重要内容,明确提出以绿色发展为重要内涵的“新发展理念”,将美丽中国确立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重要目标,提出了一系列治理污染、修复生态、发展绿色产业、倡导低碳生活的战略性举措,推动我国生态环境保护发生历史性、转折性、全局性变化。在这一过程中,中国充分认识到国际气候合作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在第七十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建设生态文明关乎人类未来。国际社会应该携手同行,共谋全球生态文明建设之路,牢固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意识,坚持走绿色、低碳、循环、可持续发展之路。”在2021年4月举行的领导人气候峰会上,习近平总书记进一步指出:“面对全球环境治理前所未有的困难,国际社会要以前所未有的雄心和行动,勇于担当,勠力同心,共同构建人与自然生命共同体。”在实践层面,中国政府积极推进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共同推动《巴黎气候协定》的达成,明确提出中国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的时间表,将绿色发展作为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工程,为推进全球生态文明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

总结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习近平总书记立足时代潮头、洞悉发展大势,为实现人类共存共荣而提出的重大战略构想,是新时代推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目标方向,也是解决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的价值指引。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释放出的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中国将一如继往地发出声音、提出方案、贡献智慧,推动国际秩序朝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正如“七一”重要讲话所强调的,在新的征程上我们将高举和平、发展、合作、共赢旗帜,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继续同一切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一道,推动历史车轮向着光明的目标前进!

【本文作者为西南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四川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参考文献

[1]《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年。

[2][英]马丁·雅克著,张莉、刘曲译:《当中国统治世界:中国的崛起和西方世界的衰落》,北京:中信出版社,2010年。

[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0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1年。

[4]习近平:《共同构建人与自然生命共同体——在“领导人气候峰会”上的讲话》,《人民日报》,2021年4月23日。

责编:程静静/美编:王嘉骐

China’s Solution to Building a Community with a Shared Future for

Mankind

Liu Shiqiang

Abstract: The world is undergoing profound changes unseen in a century and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is faced with unprecedented instability and uncertainty. Faced with the epochal questions of “what’s wrong with the world and what should be done?”, General Secretary Xi Jinping, based on the trends of the times and insights of the development momentum, has put forward the major strategic concept of building a community with a shared future for mankind and offered China’s solution for human and world development, which specifically includes: building a world with lasting peace by adhering to respect and consultation, a world with universal security by adhering to joint construction and sharing, an open and inclusive world by adhering to harmonious coexistence, and a clean and beautiful world by adhering to environmental friendliness. China’s solution complies with the requirements of the times and braves problems and challenges, providing directions for the development of major-country diplomacy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and helping to promote the more equitable development of the international order.

Keywords: major challenges unseen in a century; a community with a shared future for mankind; China’s solution; international responsibilities

声明:本文为《国家治理》周刊原创内容,任何单位或个人转载请回复国家治理周刊微信号获得授权,转载时务必标明来源及作者,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罗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