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国家治理 > 前沿理论 > 正文

人的全面发展:共同富裕的价值旨归

摘 要:人的全面发展是共同富裕的根本价值目标。共同富裕旨在满足人的全面发展的多重需要,创造人的全面发展的社会空间,推动人的全面发展的能力提升。要树立以人的全面发展为价值指向的新时代共同富裕观,注重所有人的发展、人的全面发展、人的自由自主发展、人的循序协调发展,并以高质量发展为支撑促进人的全面发展。

关键词:人的全面发展 共同富裕 价值旨归

中图分类号D61 文献标识码A

人的发展既是社会发展的内在要求,也是社会发展的最终体现。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提出,“推动人的全面发展、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也是中国式现代化道路的重要特征。实现共同富裕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使命,步入新时代,共同富裕的丰富内涵和多重特性展现出其与人的发展的紧密相关性。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促进共同富裕与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是高度统一的。”

人的全面发展是共同富裕的根本价值目标

共同富裕满足了人的全面发展的多重需要

马克思认为,人的发展离不开人的需要的满足,“人以其需要的无限性和广泛性区别于其他一切动物”[1],“他们的需要即他们的本性”[2]。除了衣、食、住、行等自然的、物质的需求外,人作为社会存在物还拥有着社会性的需求,他们通过社会关系和社会交往来实现精神生活的完满。也就是说,人实现自身的发展,不仅需要在物质生活上得到满足,还需要在更高层次的精神生活上得到满足,这种需要的丰富性是人的本质的具体体现。实现人的全面发展,满足人的多重需要是前提。与此同时,马克思还批判了资本主义私有制条件下人的需要的异化,资本主义将人的需要贬低为对物的占有和支配以及“粗陋的实际的需要”,“私有制使我们变得如此愚蠢而片面,以致一个对象,只有当它为我们拥有的时候,就是说,当它对我们来说作为资本而存在,或者它被我们直接占有,被我们吃、喝、穿、住等等的时候,简言之,在它被我们使用的时候,才是我们的”。[3]在赫伯特·马尔库塞看来,这种畸形的需要导致了片面的单向度的人的出现,人被“富裕社会”所创造的各种商品化的需求所宰制而丧失了精神反思的能力和推动社会历史发展的可能。

习近平同志指出:“人,本质上就是文化的人,而不是‘物化’的人;是能动的、全面的人,而不是僵化的、‘单向度’的人。”[4]共同富裕的全面性,要求在内容上不仅要追求衣食住行等物质上的富裕,还要实现文化、娱乐等精神上的富裕,“是人民群众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富裕”,为的是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基础上,满足人民群众的美好生活需要更多地落脚于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等,即不断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多层次、多方面的精神文化需求,让广大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加充实、更有保障、更可持续。

共同富裕创造了人的全面发展的社会空间

人的实践和人的发展总是受特定社会历史结构的制约。马克思认为,“人的本质在其现实性上是社会关系的总和”。一方面,人总是在各种社会关系中展开他的实践,实现自身的发展。另一方面,“社会关系实际上决定着一个人能够发展到什么程度”,“一个人的发展取决于和他直接或间接进行交往的其他一切人的发展”。[5]也就是说,人的全面发展需要自由、全面、丰富的社会实践、社会交往和社会关系为其提供空间和条件,依赖于“个人社会关系的高度丰富”。当个体的人在其社会交往中,通过参与各领域、各层次的实践,与这个社会产生丰富的物质和精神交换,在此过程中不断突破旧的社会关系,开辟社会交往的新境界,那么人就可以实现其自身的发展。而社会所要做的,则是通过良性的制度安排、规则秩序为这种自由而丰富的交往和发展创造空间和可能性。与此同时,人必须全面地占有这种与社会的物质和精神的交往关系,而不能让其成为一种异己的力量反过来造成人的异化。正如马克思所说,“个人的全面发展,只有到了外部世界对个人才能的实际发展所起的推动作用为个人本身所驾驭的时候,才不再是理想、职责等等,这也正是共产主义者所向往的”[6]。保障个体主体性和能动性的发挥空间,对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同样重要。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日益广泛,不仅对物质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的要求日益增长。”而我们所要建立的共同富裕的社会,也不仅是物质和精神产品充足的社会,更是一个由经济、政治、文化、社会以及生态文明等多方面内容共同组成、协调发展的完备的社会有机体。习近平主席在伦敦金融城市长晚宴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要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民主政治、先进文化、和谐社会、生态文明,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促进社会公平正义,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7]。他在中法建交50周年纪念大会上还指出:“我们的方向就是让每个人获得发展自我和奉献社会的机会,共同享有人生出彩的机会,共同享有梦想成真的机会,保证人民平等参与、平等发展权利,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使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朝着共同富裕方向稳步前进。”[8]总之,共同富裕的社会是各领域充分发展、高度发达、自由流动、相互促进的社会,是文明和谐、团结有序、公平正义的社会。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共同富裕促进了人的社会交往和社会关系的全面性、丰富性,以及主体性、创造性,为人的全面发展提供了优质的平台和空间。

共同富裕推动了人的全面发展的能力提升

人的发展主要且依赖于人的能力的发展。马克思指出:“全面发展的个人……不是自然的产物,而是历史的产物。要使这种个性成为可能,能力的发展就要达到一定的程度和全面性,这正是以建立在交换价值基础上的生产为前提的,这种生产才在产生出个人同自己和同别人的普遍异化的同时,也产生出个人关系和个人能力的普遍性和全面性。”[9]在马克思看来,人的能力的提升和拓展是人的全面发展的重要前提和依据。这些能力不仅包括物质生产能力,还包括审美、批判等更加体现主体性的能力。这些能力使人可以随自己的兴趣今天干这事,明天干那事,上午打猎,下午捕鱼,傍晚从事畜牧,晚饭后从事批判。而在资本主义私有制条件下,人的能力的发展和发挥受被动分工的宰制,个人关系和个人能力呈现为一种异化和片面的状态。至于当代资本主义国家,“福利主义”无法有效激励劳动人民参与劳动、提升技能,还造成“养懒汉”现象,导致严重的社会两极分化。

共同富裕不是平均主义,更不是无差别地在结果上“均贫富”,而是保障所有人都能够获得“致富”的能力。共同富裕的实现需要人人参与、共同奋斗,而非“等、靠、要”。物质和精神产品的极大丰富在根本上依赖于人的知识、技能和创新,只有做大蛋糕才能分好蛋糕。因此,在提高最低生活保障水平,兜住基本生活底线的基础上,共同富裕所要求和侧重的是保障每个人都有获得能力和提升能力的平等机会、向上流动和全面发展的平等机会,鼓励每个人凭借自身的丰富能力以更加积极主动的精神状态来创造更加美好的生活。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高质量发展需要高素质劳动者,只有促进共同富裕,提高城乡居民收入,提升人力资本,才能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夯实高质量发展的动力基础”,要“为人民提高受教育程度、增强发展能力创造更加普惠公平的条件,提升全社会人力资本和专业技能,提高就业创业能力,增强致富本领。要防止社会阶层固化,畅通向上流动通道,给更多人创造致富机会,形成人人参与的发展环境,避免‘内卷’、‘躺平’”[10]。

在共同富裕中实现所有人的自由全面发展

树立新时代共同富裕观

要在推动共同富裕进程中实现人的全面发展,首先必须树立新时代共同富裕观。过去我们对共同富裕的理解往往侧重于生产资料的平均分配和物质生活的极大丰富,强调“耕者有其田”,以对财富的占有和支配来衡量共同富裕的水平。新时代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采取有力措施保障和改善民生,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开启了扎实推动共同富裕的历史阶段,在此过程中,我们对共同富裕的认识和理解也达到了新的理论高度。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必须把促进全体人民共同富裕作为为人民谋幸福的着力点”。人民幸福是新时代共同富裕的根本目标,而人的全面发展自然而然也被摆在了更加突出的位置。

新时代共同富裕观是以人的全面发展为价值指向的富裕观。首先是所有人的发展。针对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仍然突出,城乡区域发展和收入分配差距较大的现状,共同富裕强调全体人民的富裕,让广大人民群众共享改革发展成果,一个人都不能少,一个地区都不能少,一个民族都不能少。其次是人的全面发展。针对人的发展的各层次、各方面的需要,共同富裕强调要使人民群众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富裕,并在发展空间上不断推进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和生态文明五位一体高度综合协调发展。再次是人的自由自主发展。主体性的发挥是人的发展的根本动力,共同富裕不在于“输血”而是“造血”,强调持续提升人的致富能力和发展的能力。幸福生活是奋斗出来的,需要增加人力资本投资,给更多人创造致富机会,形成人人参与、人人尽力、人人享有的发展环境,鼓励勤劳创新致富。最后是人的循序协调发展。由于区域、行业,乃至个体的禀赋差异,人的发展水平并不是整齐划一的。共同富裕强调循序渐进,在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基础上,尊重差异,通过合理的制度安排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尽力而为、量力而行,分阶段、分步骤逐渐实现均衡的共同富裕,缩小人的发展水平的差距。只有将新时代共同富裕观融入到推进共同富裕的进程中并指导实践,才能更好地实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

以高质量发展推进人的全面发展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扎实推动共同富裕的总体思路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正确处理效率和公平的关系,构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协调配套的基础性制度安排,加大税收、社保、转移支付等调节力度并提高精准性,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比重,增加低收入群体收入,合理调节高收入,取缔非法收入,形成中间大、两头小的橄榄型分配结构,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促进人的全面发展”[11]。高质量发展指的是能够很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发展,是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发展,对于实现人的全面发展至关重要。

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人的全面发展,首先要以高质量的人力资源为支撑。实现高质量发展,创新是第一动力,人才是第一资源。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和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归根结底还是要依靠人才,依靠人才的知识、技能和创新。因此,必须加大人力资本的投入,通过基础教育、职业教育、终身教育等促进人的认知、技能和管理水平等综合素质的提升,激发人才的创新活力,实现人的能力的提升。其次要优化协调分配的产业结构和区域结构。要增强区域发展的平衡性和行业发展的协调性,合理减少因区域差异和产业差异所引发的收入分配上的不平等,引导个体和其他生产要素在各行业各区域间自由流动,并在经济运行的各个环节获得较为公平的回报,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实现更平衡、更协调、更包容的发展,为人的全面发展创造社会条件。再次要以高水平开放增进社会交往。高质量的发展离不开高水平的开放,要坚持实施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的对外开放,在新发展格局下继续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在经济交往、民间交流和人才培养等方面加强国际交流,在交流互鉴中强优势、补弱项,开拓人的交往和发展的新境界。最后要完善以人民为中心的制度设计。制度具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和长期性,无论是共同富裕还是人的全面发展,制度的完善都是关键一环。将新时代共同富裕观贯彻到制度设计的全过程,进一步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提高低收入群体收入,扩大中等收入群体规模,增加城乡居民住房、农村土地、金融资产等各类财产性收入,加强对高收入的规范和调节,防止两极分化、消除分配不公现象,充分发挥制度对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保障作用。

【本文作者为中山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中共广东省委党校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洪志雄对本文亦有贡献】

注释

[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9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130页。

[2][5][6]《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第514、515、330页。

[3]《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89页。

[4]习近平:《之江新语》,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150页。

[7]习近平:《共倡开放包容共促和平发展——在伦敦金融城市长晚宴上的演讲》,央广网,http://china.cnr.cn/gdgg/20151022/t20151022_520232373.shtml,2015年10月22日更新。

[8]习近平:《在中法建交50周年纪念大会上的讲话》,新华网,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4-03/28/c_119982956.htm,2014年3月28日更新。

[9]《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上,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108—109页。

[10][11]习近平:《扎实推动共同富裕》,新华网,http://www.xinhuanet.com/2021-10/15/c_1127961225.htm ,2021年10月15日更新。

责编:罗 婷

声明:本文为《国家治理》周刊原创内容,任何单位或个人转载请回复国家治理周刊微信号获得授权,转载时务必标明来源及作者,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罗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