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思想理论 > 中国声音 > 正文

中国式民主在人类政治文明中绽放光彩

【洞 察】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东升西降”大趋势更加清晰明朗。与此同时,美国等个别西方大国仍不时将“民主、自由、人权”作为政治工具,对中国发起所谓价值观“围攻”。这对中国而言既是挑战,也是一次突破美式民主价值体系和话语霸权禁锢的历史机遇。我们应善于从世界政治发展的大视野出发,认清美式民主陷入全球性理论迷思与实践困境的事实,立足“中国之治”伟大成就,向国际社会积极阐扬中国政治发展道路和中国式民主背后蕴含的价值理念,为人类政治文明进步贡献中国智慧。

美式民主深陷理论迷思和实践困境

第一,美式民主先天具有历史局限性。民主是人类社会特殊的政治现象。无论是作为政治概念、政治观念、政治价值的民主,作为政治制度、政治模式、政治体制的民主,还是作为政治道路、政治进程的民主,都是历史的、变化的、具体的、多样的。古今中外,人类社会历来不缺乏与民主理念及其具体实践有关的多样化探索。从古希腊时代的城邦民主到近代西方资产阶级的人民主权说,从中国古代的民本思想到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尽管时代、地域、阶级、群体各有不同,但都构成人类政治文明发展进程的一部分,都体现出对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等政治价值的某种追求。近代以来,人类政治文明发展偏离共同进步的正常轨道,少数欧美大国通过工业化和对外殖民掠夺,确立起以西方为中心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并在大规模全球扩张过程中将自身政治理念和制度模式强行输往非西方世界,民主正是其中重要组成部分。从源头上看,今天被美西方奉为“普世价值”的“民主”,实际上主要始自二战结束。经西方理论家们的改造与炮制,“人民的统治”“人民主权”等理念被悉数剔除,民主被简单化为人民通过投票选出代表来行使权力。这种以投票权为核心要素的民主,无法反映人类政治文明发展的全部面貌,是带有严重阶级局限性和历史局限性的有名无实的“民主”。

第二,美式民主在理论上失灵、政治上失能。冷战结束后,美国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不少西方学者认定,人类历史“终结”了,西式自由主义民主将成为人类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发展的终点。然而,冷战结束后30年,自诩为民主“大本营”的美国,却迎来了“历史终结论”的终结和美式民主的“破产”。特别是2016年以来,以英国脱欧公投、欧洲右翼民粹政党大量崛起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为标志,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世界开始尝到民粹浪潮冲击下西式民主劣质化的苦果。面对不断扩大的社会不平等、政治极化、政党恶斗、族群撕裂、移民问题等,美式民主体制除了空谈之外,几乎无计可施。对于美式民主未来的命运,正如《民主是如何死亡的》一书作者、哈佛大学教授列维茨基和齐布拉特所言,如果美国社会再不正视并解决当下的民主危机的话,未来美国的民主恐将难逃“以民主自身的逻辑和方式而走向死亡”的厄运。

第三,强推美式民主造成人道悲剧。冷战结束后,美国以民主“教师爷”自居,凭借对民主话语的垄断,将美式民主包装成全人类的“普世价值”和统一的“政治标准”,甚至是影响和操纵他国的政治工具。美国打着“民主、自由、人权”等旗号,对外大搞民主输出、煽动街头暴乱、策动“颜色革命”,甚至公然发动对外侵略战争。以美国为首的少数西方国家,先后于2001年和2003年发动了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2003年至2005年又在格鲁吉亚、乌克兰、乌兹别克斯坦等地策动了多场“颜色革命”。2010年以来,席卷中东北非地区的阿拉伯大动荡,背后也暗藏美国的政治魔掌。从实质上看,上述所作所为与真正的民主、自由、人权等政治价值毫无关联,有的只是赤裸裸的双重标准和维护扩大自身地缘政治利益的算计;从结果上看,美式民主没有给任何一个国家带来真正的民主、自由与繁荣,反而留下了无尽的混乱、冲突与衰败。2021年7月,美国政府在付出沉重代价后从阿富汗仓皇撤军,标志着美国对外“民主改造”企图的再次失败。美式民主的对外“输出”,已经成为世界之乱的源头、全球“政治公害”。

中国式民主丰富人类政治文明形态

进入新世纪,与西方世界陷入整体性停滞或衰败不同,在中国共产党坚强领导下,中国人民创造了经济快速发展和社会长期稳定两大奇迹,正朝着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迈进。特别是面对新冠肺炎疫情这场全球公共卫生危机,“中国之治”与“西方之乱”的鲜明对比越发突出。“中国之治”的伟大成就不是凭空得来的,其背后蕴含着深刻的“民主密码”。

人民民主是“中国之治”的特质和底色。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统合自由民主、秩序稳定、清廉效能等价值目标,开辟了一条独具特色、卓有成效的发展之路,不断提升国家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发展的稳定性和持续性、高质量和高效能。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不断深化对民主政治发展规律的认识,提出了全过程人民民主的重大理念。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国全过程人民民主实现了过程民主和成果民主、程序民主和实质民主、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人民民主和国家意志相统一,是全链条、全方位、全覆盖的民主,是最广泛、最真实、最管用的社会主义民主。”以人民民主为中心,中国的政治发展道路体现了全面性、协调性和实践性的统一,真正实现了民主与法治、自由与秩序、权利与责任、廉洁与效能、发展与安全等政治价值的有机统一。中国的人民民主是一种自主的、内生性的民主,是以发展为导向、内容优质、行之有效的高质量民主。在当今混乱迷茫的国际政治环境下,以人民民主为深厚底色和不竭源泉的“中国之治”,以其独特魅力贡献了宝贵的价值理念。

制度优势是“中国之治”的重要保证。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的发展,关键在于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走出了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发展道路。”“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制度竞争是综合国力竞争的重要方面,制度优势是一个国家赢得战略主动的重要优势。”民主不是装饰品,不是用来做摆设的,而是要用来解决人民需要解决的问题的。中国的人民民主有一套完整的制度体系作为保障。它由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根本政治制度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等基本政治制度构成,是完整的、全面的,涵盖民主选举、民主协商、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的全过程。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的人民民主在全面发展的道路上不断取得新突破、新成就。除了选举民主和协商民主等政治民主之外,中国的人民民主还将自由、人权、民生、发展等政治价值融入其中,实现了名副其实、真实有效的人民政治和全面发展。

“中国之治”戳破美式民主种种“神话”。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巨大成功,突破了西方发展模式和逻辑框架,用事实宣告了“历史终结论”的终结,打破了美式民主“速成论、普世论、永恒论、万能论”等幻象,宣告了各国最终都要以西方制度模式为归宿的单线式历史观的破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成就,超越了美国设定的全盘“自由化”“民主化”“市场化”“私有化”等现代化路径,打破了美式民主和自由市场模式一统天下、无往不胜的“神话”。特别是席卷全球的疫情,是对每一个国家政治制度和经济社会发展综合实力的全方位检验。号称具有世界上最丰富医疗资源的美国,应对疫情却一片混乱,成为世界上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而且美国一再以保护“民主、自由、人权”之名,破坏国际抗疫合作,剥夺受害国家获得医疗、疫苗等合法权利,严重削弱其应对疫情和疫后恢复的努力,直接侵害受害国人民特别是妇女、儿童、老年人等弱势群体的生命权和健康权。而中国共产党秉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理念,统筹兼顾经济社会发展大局,在成功应对疫情冲击的同时,积极参与国际抗疫合作,推动疫苗公平合理分配,为人类彻底战胜疫情作出应有贡献。在中国抗疫实践面前,美式民主的种种“神话”不攻自破。

“中国之治”为世界政治文明的百花园增光添彩。从人类政治文明发展的整体视角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是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创造,它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根植中国大地,吸收借鉴人类政治文明有益经验,又不盲目照搬照抄他国,为世界各国尤其是广大非西方国家提供了可资分析借鉴的一般性规律和基本原则。中国的发展观和全球观与美国政客眼中你输我赢、有你没我、你死我活式的“比、争、斗”有着根本不同,认为全球政治是一个立体多样、不可分割的系统体系,各国历史文化不同、现实国情不同,民主的形式选择必然不同,只有扎根本国土壤、汲取充沛养分的民主,才能不断发展完善,才最可靠也最管用。中国人心目中的世界政治发展,是绚烂多彩的百花园,面对全球范围内经济、科技等领域竞争,中国不是把对方视为对手,而是视为伙伴;不是搞冷战和对抗、控制和操纵,而是促进交流合作、实现互利共赢。特别是面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高举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旗帜,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推动建设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在国际上大力推动国际关系民主化,为推动世界政治文明发展提供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作者:张树华,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政治学研究所所长、社会主义民主研究中心主任)

[责任编辑:宋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