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国家治理 > 前沿理论 > 正文

国家治理面临的风险挑战与有效应对

摘 要: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总结古今中外治国理政的经验教训,作出了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战略抉择。随着全面深化改革的持续创新推进,深层次矛盾逐渐浮现,新时代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推进过程中机遇与挑战并存。面对艰巨繁重的改革发展稳定任务,面对国家治理现代化进程中的一系列风险挑战,需要深刻把握新时代国家治理的复杂形势,找到科学的应对策略和路径,充分释放国家治理的效能。

关键词:国家治理 治理能力 现代国家

中图分类号D630 文献标识码A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在改革发展稳定、内政外交国防、治党治国治军各方面都取得了伟大的历史成就,扩大了国家的物质财富规模,推动了社会的全面转型,开辟了现代化模式的多元路向,融合和丰富了世界文明。新时代的国家治理推动了中华民族传统文明与现代社会的深度交融,中国社会正在实现从封闭分隔向开放联结的全面转型、从礼治规则向法治规则的全面转型、从伦理本位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全面转型。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开启了全面深化改革进程,今天的中国已经迸发出民族复兴的血气,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气象,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强大,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当代中国的发展本身就是一次改革的典范,是一种文明范式的转换,需要一种全新的认知方式和创新思维,更需要凝聚改革共识,集聚社会动力,重视国家治理的顶层设计,持续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当前中国的改革已经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很多内部问题和矛盾已经逐渐凸显;外部势力在国家安全、贸易往来、祖国统一等方面处处遏制、干扰中国发展,制造各种麻烦,今后的国家治理会面临越来越多的风险和挑战,因此必须要做足思想准备和战略考量。

国家治理中可能存在的风险

我们党面临的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外部环境考验是长期的、复杂的,党面临的精神懈怠危险、能力不足危险、脱离群众危险、消极腐败危险是尖锐的、严峻的,新时代国家治理面临着以下三个方面风险,应提前防范。

注意防范金融领域的风险

任何一个国家的经济不可能是一直持续高速增长的,总会出现一些曲折和反复,无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都时有发生。中国经历了四十余年的高速发展,如此大的人口规模、高的增长速度和长的持续时间在人类发展历史上也是空前的。尽管我国经济没有出现系统性、颠覆性的危机,但目前经济下行的压力仍然比较重,对此不能掉以轻心。中国仍处于改革和转型过程中,各项制度尚未成熟定型,如果不能积极应对金融危机的风险和挑战,就不能全面把握新时代重要战略机遇期,也不能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注意防范民族主义的利刃

中国经历了一百多年的磨难和抗争,现在终于富强起来,但是国民的心理还未完全成熟,还有待涵养出与我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相称的国民心态,需要在周边问题、地区问题或国际问题上把握好尺度,避免民族主义情绪和行为成为一把利刃。对此要予以高度重视,特别是在对内对外宣传方面一定要注意掌控舆论导向,既不过分张扬,也不妄自菲薄,同时注重探索完善相关体制机制,及时回应和化解可能出现的风险点。

注意防范意识形态领域的风险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新时代中国共产党人的思想旗帜,是国家政治生活和社会发展的根本指针,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21世纪马克思主义。现实生活中仍然还存在一些与马克思主义相悖的思潮,容易导致我们意识形态的混乱、杂乱,对此需要予以高度警惕。首先在党员干部这个群体中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统一认识,再通过思想统一凝聚全民共识,齐心协力推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把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需要做好的几个工作

面对现实的考验、风险和隐患,更好把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应着重加强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国家治理的理念建构

这其中首先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国家治理理念的本土化。当治理概念被移植于国内语境时,国家治理的理念就超越了西方单纯指向效率改进的策略性范畴,而是与宏大而深刻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紧密结合起来。国家治理在中国作为主导性话语,突破了传统意义上国家与社会关系的分野,是在党的全面领导下将政府与社会兼容于共治共享的治理格局之中。因此,要立足于新时代中国的政治现实,在深层意蕴上构建国家治理的知识体系、内在视角以及观念性依据。其次,在构建中国国家治理的理念时,要把马克思主义的价值理性、社会主义的价值体系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合理内核有机结合起来,从中凝练出与当今世界普遍认同的价值理念可相提并论的核心价值;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理论、基本制度、基本方略、基本路线有机结合起来,从中构建一整套具有现实说服力、能够被广大人民群众内化于心的国家治理思想体系和价值理念。

国家结构的顶层设计

纵观古代中国,几千年来始终没有摆脱“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宿命,这个现象的实质是国家结构的设计问题,主要是如何处理中央与地方的关系。千百年来古代中国总是在经历内重外轻、外重内轻的治乱循环和王朝更替。新中国成立以后到改革开放前,中央与地方的关系一直在收放之间进行选择性分权,改革开放以来尽管进行了分税制改革和省直管县改革,但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新时代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必须在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根本制度和基本制度的前提下,在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下,系统谋划国家结构的顶层设计,建构中央与地方之间的制度化分权,优化财权、事权和人事权的合理配置,明确各自的边界范围,创新中央与地方关系良性运行机制。

完善坚持党的领导的体制机制

中国存在一个强有力的政党以及党领导下的政府,这是中国国家治理走向成功的重要政治前提。当代中国的政治图景是在党领导国家发展和执掌国家政权的历史中具体展开的,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中国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关键在党。因此,必须坚持党的领导,但更重要的是如何进一步完善党的领导和如何更好地实现党的领导。这主要在于以法治的理念、法治的体制、法治的程序保证党领导人民有效治理国家,在国家治理的宪法结构、党政结构、司法结构、科层结构和社会网络结构中创新党的领导实现方式,把党在领导国家发展和执掌国家政权时所形成的权力关系结构、权力运作过程和权力规则体系与国家治理的制度理性和治理能力有机结合起来。

社会组织的积极培育

国家治理从实践上看是利益格局的调整,从理论上说是社会公共组织结构和功能的再造,以及约束社会组织形态的规则重塑。现代社会是由政府组织、市场企业组织和社会民间组织三种组织形态构成的有机整体,一个国家改革发展的内在逻辑顺序应该是市场企业组织较发达,其次是社会民间组织,再是政府组织。而当前我国面临的普遍问题是社会民间组织发育不足,影响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发展。要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就要积极培育社会组织。社会组织的兴起不仅有助于社会主义民主文化基础和组织基础的再造,而且有利于地方政府整合参与资源、引导参与方向、降低参与成本、管控参与范围。

公民美德的重建

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的高速发展取得了令全世界瞩目的辉煌成就,同时也带来了一系列问题,其中一个突出的现象就是社会普遍存在的物质主义化、功利化、庸俗化。公民道德的建设与人性的光芒、国家的利益和命运息息相关,如果不能树立坚定信仰、形成公民美德,美好的生活方式和优良的政治秩序也难以实现。因此,公民道德的建设对当下中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我们要在国家精神和民族理念的塑造中加强公民道德建设;在文化体制改革和文化产业发展的过程中加强公民道德建设;在面对重大灾难和变革时加强公民道德建设,塑造助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时代新人。

总之,推进中国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必将是当代世界最伟大的社会实践之一,中国国家治理形成的价值理念、制度体系和发展道路必将对世界人民追寻更好发展模式产生重大影响。我们既要对中国国家治理的历史传统有充分认识,又要对世界其他国家治理的现代经验有足够理解,从而更好推进我国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本文作者为山东大学人文社科青岛研究院教授;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专项重大课题“坚持和加强党全面领导的实现方式研究”(项目编号:18VSJ011)的阶段性成果】

参考文献

[1]中共中央宣传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学习纲要》,北京:学习出版社、人民出版社,2019年。

[2]方雷:《改革共识与顶层设计——做好顶层设计,需要处理哪些问题?》,《人民论坛》,2012年17期。

责编:王茂磊 (见习)/ 杨 阳

[责任编辑:luoting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