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第一评论 > 正文

不拘一格才会群贤毕至

兴才聚才,必须破除那些片面的 “格”,树立科学的用人观。具体来说,应破立并举,抓好以下环节:

一是不拘“学历”之格,破除任人唯“证”强调学历、忽视学识的偏见,树立“讲学识不唯文凭”的用人观,让真才实学充分施展。

“一代之治即一代之学”。知识就是力量,知识就是财富。我国实行改革开放以来,强调干部“知识化”,无疑是正确的。但知识化不等于高学历化,因为获得知识的途径很多,可通过学历教育,也可自学成才。一段时间内,一些地方在干部选任中,似乎存在“重学历轻学识”的倾向。在这种氛围里,高学历者往往捷足先登,自学成才者则受冷落,这样不利于人尽其才。其实,尽管学历是学识水平的一个标志,但不能一概而论,有时学历很难和学识划等号。我们在干部选任中,应破除任人唯“证”的误区,树立“讲学识不唯学历”的用人观,才能让真才实学充分施展。

二要不拘“职称”之格,破除任人唯“称”重视职称、忽视技能的误区,树立“讲技能不唯职称”的用人观,让各种专长充分发挥。

“欲要工其事,必先利其器。”一直以来,我们倡导干部努力提高为人民服务的本领,克服本领恐慌,力争成为本职工作的专门家,关键时刻冲得上去、拿得下来,这无疑是正确的。我国实行改革开放后,强调干部队伍“专业化”,开展职称评定,落实相应待遇,对高层次专业技术人员委以重任,也是正确的。但似乎存在重职称轻技能的倾向,具有较高职称者往往名利双收,有的人虽专业技能突出,但因没有相应头衔则默默无闻,这样不利于人尽其才。客观地说,高职称化不等于专业化,在职称评定中,有的人尽管有真本事,但由于受学历、资历、外语、论文等所谓硬件限制,往往被拒之门外。有的人则以次充好,为获得较高职称不择手段,不惜在资历、学历、业绩、论文上弄虚作假,这就造成高职称人员鱼龙混杂。基于这种情况,我们应树立“讲能力不唯职称”的用人观,让专业技能充分发挥。

三是不拘“年龄”之格,破除任人唯“青”重视年少、忽视年长的倾向,树立“讲精力不唯年岁”的用人观,让晚成之器大有可为。

“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胜旧人。”为保障党的事业后继有人,确保国家长治久安,一直以来我们强调领导干部年轻化,组建老中青三结合领导班子,也是正确的。但“过犹不及”,一个时期以来,一些地方在干部任用中,似乎存在任人唯“青”的倾向,任职年龄上不同程度存在层层递减现象,逐级降低干部提拔使用的年龄界限,使许多年富力强的干部得不到合理使用,过早退居二线,造成了干部资源的浪费。一个国家,如果不给青年人以施展才华的舞台,是没有希望的;同样,一个不懂得尊重和发挥年长者作用的民族也是没有前途的 。干部队伍年轻化不是“低龄化”,不能将任职年龄层层递减,应树立“讲精力不唯年岁”的用人观,让晚成之器大有可为。

四是不拘“资历”之格,破除任人唯“资” 按部就班、论资排辈的倾向,树立“讲才干不唯资历”的用人观,让拔尖人才脱颖而出。

“宰相必起于州部,猛将必发于卒伍。”我们强调干部从基层干起,干部晋升要有相应的资历阅历,在每个台阶上要干够一定时间,以防止拔苗助长,也是正确的。但“过犹不及”,如果按部就班、论资排辈,就会影响优秀人才脱颖而出。一个时期以来,有些地方选拔人才似乎存在论资排辈、迁就照顾的现象,不是论能力、看水平、凭实绩,不是“以实绩论英雄、按贡献排座次、为发展配干部”,而是论资历、看年限、排辈分,根据资历深浅、任职先后、辈分大小,决定干部的提拔使用。一些能力一般、政绩平平、资历颇深的官员,顾影自怜,两眼向上,在领导那里挂号排队等提拔,往往能够心想事成,却挤压了年轻有为干部的发展空间。“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多少事从来急,举才聚才耽误不得。应树立“讲德能不唯资历”的用人观,那样优秀人才就能大显身手。

五是不拘“完人”之格,破除任人唯“全”人要完人、金要足赤的倾向,树立“讲大节不非小疵”的用人观,让棱角干部攻城拔寨。

“严是爱,松是害。不管不问垮下来”。我们强调对干部严格要求、严格管理、严格纪律、严格约束,这无疑是正确的。但严管不等于在使用中求全责备,这样容易以瑕掩玉。因为 “人无完人,金无足赤。”“ 荆岫之玉,必含纤瑕,骊龙之珠,亦有微隙。” 愈是个性鲜明、出类拔萃的干部,缺点也愈明显,或刚直不阿,不近情理;或才华横溢,敢于冒尖;或坚定执着,不事变通;或坚持真理,冲撞领导。总之,有时不大好用,不大好管,不大听话,这正是“山愈高,谷愈深”所反映的道理。对这样有棱角的干部,虽然有毛病,如果用好了,往往能够打开局面。因此,我们要打破求全责备、金要足赤、人要完人的观念,用人应 “观大节,略小故”,“有大略者不问其短,有厚德者不非小疵”,让棱角干部攻城拔寨、崭露头角。

除以上五点,还要不拘“身份”之格,破除人才流动的人为壁垒;不拘“选票”之格,让特立独行、先知先觉者有位有为;不拘“背景”之格,让埋头苦干的草根能人突出重围。宰相之杰张居正说过:“世不患无才,而患无用之之道”。显而易见,这个道就是“不拘一格降人才”,广开贤路,唯才是举,唯贤是用。那样,就会群贤毕至、人尽其才、才尽其用,就能立国、治政、兴业。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李金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