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第一评论 > 正文

涵养“我要”境界

 完成一件事,大凡有两种心境,要么是“我要”,要么是“要我”。“我要”者轻松愉悦,“要我”者疲惫不堪。正因为如此,智者得出一个结论:不是每一朵花,都能代表爱情,玫瑰做到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执著奉献,雷锋做到了。玫瑰无言表白,但她的风骨里透着“我要”的品格;雷锋言行一致,是他的血液里流淌着“我要”的因子。

“我要”和“要我”虽然只是字序调整,但从心理动机来看,一个是内因驱动,一个是外因使然;从行为取向来看,一个是正向意愿,一个是逆向施压;从执行效果来看,一个是竭尽全力,一个是疲于应付。毫无疑问,“我要”是一种境界,“要我”是一种无赖。当下,全党正在推进“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常态化制度化,其目的就是要引导每个党员自觉丢弃“无赖”思维,主动涵养“我要”境界,把组织上推动的“要我学”“要我做”升华为个人自觉的“我要学”“我要做”。

涵养“我要”境界,需不忘入党初心。每个同志入党,都不是“要我”的逼迫,而是“我要”的志愿。那么,为什么有的同志入党之后,却少了“我要”的自觉,而多了“要我”的被动呢?固然原因有很多,但忘记了初心是最本质的。有则寓言,说的是几个小孩每天都在一处院子前嬉闹。院子的主人不堪其扰,于是拿出25元钱分给这几个孩子,感谢孩子们让他的院子充满欢声笑语。但到了第二天,院子的主人却只给了15元钱,第三天则减到了5元钱,第四天院子的主人干脆告诉孩子们他的积蓄已花光,以后只能请他们免费来玩。结果,孩子们煞是失望,从此再也不到那个院子前玩耍。于是,院子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出现这样的结果,就在于院子的主人利用外部动机改变了孩子们玩的初心,原本发自内心的“为快乐而玩”演变成了“为报酬而玩”。现实生活当中,我们有些党员难道不也是这样吗?原本是为理想而勤奋学习、忘我工作,然而一旦面临利益得失,内心便失去了平衡,外部动机也就乘机取代了内部动机,利益就成了人生的指挥棒,一切都变为了“要我”。这警示我们每名党员,只有不忘初心,始终不为外部环境所干扰,方能恪守“我要”的人生自觉。

涵养“我要”境界,需不为诱惑迷心。面对幕夜送金的王密,杨震留下了“天知、地知、我知、你知”的人间美谈。面对无主梨树上挂满的鲜梨,在烈日下赶路的许衡留下了“梨虽无主,吾心有主”的千古佳话。杨震、许衡之所以能够拒受金、不尝梨,就在于他们有一颗明净的心,始终不为诱惑所迷。这也启示每名党员,涵养“我要”境界,必须不断增强人生定力特别是政治定力,始终保持头脑的清醒和灵魂的明泽。既有的社会秩序,常常会受到社会经济条件变化的冲击。受这种冲击,有的人心如磐石,更加坚定了自己的道德价值观;有的人心随物动,自动弃守了自己的人生操守观。为什么有些不乏智慧、不缺常识、不愁衣食住行的党员领导干部,却成了贪欲的奴隶,原因恐怕就在于心无定力。胜人者力,自胜者强。一个人能否“吾心有主”,一个党员能否“吾心在党”,关键还在于自己。因为,水清沙自洁,身正影不歪。我们常讲,“共产党人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理当是此中之理。杨震也好,许衡也罢,他们追求的只是自己的好名声而已。但是,对今天的共产党人来说,追求的就不仅仅是这一点,更要追求党的伟大、光荣和正确。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每个党员都应自觉地投身到推进“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常态化制度化实践,更精准地理解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更到位地把握党规党纪,更认真地淬炼做一名合格党员的心之归宿。

涵养“我要”境界,需不失百姓之心。1952年,陈赓奉命筹建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筚路蓝缕创业中,他多次向学院领导干部念叨的一句话:在学校,学员是“吃饭吃菜的”,教员是“做饭做菜的”,领导是“端饭端菜的”。语言很朴素,却道出了服务是权力的本质所在,心无百姓莫为官。在古代,爱民如子、视民如伤是为官从政最基本的“官德”。于今天的共产党人而言,更在“为人民服务”前加上了“全心全意”的限定词,执政为民的底色更显沉稳厚重。从焦裕禄到廖俊波,从雷锋到郭明义,“我要”以党的先进理论武装头脑,“我要”以党的纪律规矩约束自我,“我要”以党的理想宗旨指导言行,向来是好党员好干部的共有品质。源自《道德经》的“圣人常无心,以百姓心为心”,就是在反复提醒为政者应没有私心私欲,能够体察民心、倾听民声、顺应民意,这也理当是今天推进“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常态化制度化的题中应有之义。作为共产党人,只要有了“以百姓心为心”的意识,在开展工作、履行职责时,就会自觉地做到“我要”问政于民、问需于民、问计于民,时刻掌握党和国家的路线和方针政策在基层的落实情况,时刻把握一个时期群众最关注、议论最集中的问题以及他们的强烈诉求和愿望,时刻清楚制约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与症结,时刻不放过任何一个一般人容易忽略、忽视的问题。从而,始终保持一股受命忘“难”、临阵忘“惧”的担当,竭尽全力地把人民的愿望化为现实的履职成果。

(作者单位:安徽省政协)

[责任编辑:李金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