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议题:如何看待群众的“错误意见”?

【编者按】

“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密切联系群众是我党的一大法宝,征求群众意见是密切联系群众的一项重要举措,既能拉近干群关系,使党政工作更加“接地气”,又能问需于民、问政于民、问计于民,可谓意义重大。

然而,在征求的过程中常有干部抱怨,来自基层群众的意见不好征求,而且“错误意见”数量甚多,徒增工作强度,令人苦恼。

为什么基层群众的意见不好征求?为什么会征集来“错误意见”?背后又有哪些问题值得探讨关注?对于“错误意见”,又该怎么处理?作为当事人的基层干部们最有切身体会,本期议题,来聊聊如何看待群众的“错误意见”。

1

一、为什么会征集来“错误意见”?

“错误意见”不该只怪群众

重庆市开县汉丰街道办事处 张潘东:“错误意见”不是空穴来风,每一种意见的反映都有其原因,我们应该清楚意见所反映的是什么,更应该去了解意见背后群众的想法以及意见产生的原因。“错误意见”产生的原因一是基层群众大都从自身角度出发去思考问题,加上信息不对称的存在,对事物的评判就不够理性和客观,出现一些主观臆断的情况。二是一些干部面对基层群众意见总是“高姿态”,缺乏对群众的“同理心”和大局意识,不能站到群众的立场思考问题,看待问题较为片面,处理问题缺乏耐心,导致群众不敢、不能说真话。

刘忠培:在基层工作过的同志也许都体会到基层工作不好做,尤其是征求群众意见。就拿换届选举来说,在下村对村干部候选人进行考察,征求群众意见时,“我们”发现满意度非常高。“满意!”“很满意!”“非常满意!”“非常满意!唯一的缺点就是酒量小,工作拼命不会注意身体。”

出现这种情况,是有原因的。一方面,群众对“我们”不够信任,觉得“我们”的考察工作只是流于形式,反正意见提不提,选举成定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无风不起浪”,也许“我们”的工作还存在有待改进的地方。另一方面,群众“怕”。“如果说不满意,以后就别想找村干部开证明,盖章。”“若是说不满意,就怕村干把我家的低保名额刷掉。”“要是说不满意……”由此看来是群众怕得罪村干部,前怕狼后怕虎,不得已而为之。

群众给出“错误意见”主要原因在干部

邓忠林:意见出了错,部分原因是干部立场没站对。有的干部“官僚情结”重,总习惯站在自身角度看问题,对于群众意见,好采纳的就采纳,有些难度大,或者超出了权责、能力所及,就觉得群众“蛮不讲理”,提的是错误意见,是“添乱”。这类干部如果能站到群众立场看待“错误意见”,就会发现群众自有群众的困难,所谓无理要求其实也有一定合理性。

意见出错,也可能是干部工作有瑕疵。干部的工作职责之一就是要进群众门宣讲政策,到群众家落实工作。有时候在干部看来,群众提的意见于工作无补,甚至完全“不搭界”,那是因为群众对有的政策、工作不清楚,不了解,产生“错误意见”也就不难理解。也有的错误意见,纯粹是征求时功夫没有做到家,要求没讲清,关键不讲明,群众自然容易曲解“题意”,给出错误答案。

云南省红河州石屏县异龙镇政府 杨凯华:造成 “错误意见”这种窘境的主要原因还在于干部自身。

一是没有放下“架子”。干部下基层没有“入乡随俗”,没有很好地进行角色转换,总是习惯性地以干部的口吻要求群众按照划定的框框“填空”,这种居高临下的工作态度,无形中给群众心理上造成了压力,不敢提“真意见”。

二是工作“不接地气”。干部工作方式方法简单机械,像封建社会私塾老师教书一样“我教你听”,缺乏互动,还自认为该说的都说了,该做的都做了,群众应该很明白了,结果群众似懂非懂,没彻底明白,“错误意见”应运而生。

三是思维钻进“死胡同”。干部把眼睛仅盯在了“错误”两字上,一看都是“错误意见”,就纯粹地认为是群众的不对。而不是跳出“错误”看“错误”,从自身找问题,扪心自问,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的“错误意见”,徒增苦恼。

“错误意见”也源于对基层政府能力的过高估量

重庆市潼南区小渡镇政府 刘于豪:笔者所在区县有个惯例,每到下半年,各镇街各部门的领导就要召开各种动员会、推进会,大讲特讲民调工作的重要性,并安排全体干部每月进行“干部大走访”“结穷亲”“院坝会”等众多的民调前期工作。为何,只因市里和区里,都专门成立了民调中心,随时电话调查加入户调查。而民调在年度考核中又占据了一个较大的比重,但历来老百姓对基层政府持有的意见和分歧又最多,故而各镇街、各部门无不对民意调查有了深深的恐惧。

基层群众民意难征集、存在“错误意见”,绝非只是部分干部单方面的矫情,而是一个难以回避的现实问题。究其原因,除了基层政府执政能力不足、态度不好、存在部分违法违规的不公平现象之外,还与部分群众过高估量了基层政府的能力,在自身诉求得不到解决和对本地发展速度不满时,就将所有责任归咎于政府,进而反感甚至仇视基层干部。笔者在农村挂职时,就亲身经历过数起留守老人,在接受电话调查时,罔顾事实,不承认镇、村干部对自己的多次走访慰问和帮助,并向调查人员反映一些自己道听途说的不实言论的实例。所以单方面的把民意征求难、存在错误意见的缘由归结在基层干部身上也是片面的。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责任编辑:李金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