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测试 > 正文

苦难铸就辉煌 辉煌升华苦难

——解析金一南《苦难辉煌》的美学魅力

核心提示: 历史巨笔展现苦难岁月的惊涛骇浪。诗人激情再现辉煌历程的壮怀激烈。国防大学国家安全战略专家金一南教授呕心沥血十五载完成的《苦难辉煌》,这部史诗般的巨著“以其独特的视觉、鲜明的语言、炽热的感情、透辟的分析,为我们再现了一幅20世纪20至30年代中国革命历经磨难挫折、走向辉煌胜利的历史全景画。”[1]正是“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当我们回首那段“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r

 

  历史巨笔展现苦难岁月的惊涛骇浪。

  诗人激情再现辉煌历程的壮怀激烈。

  国防大学国家安全战略专家金一南教授呕心沥血十五载完成的《苦难辉煌》,这部史诗般的巨著“以其独特的视觉、鲜明的语言、炽热的感情、透辟的分析,为我们再现了一幅20世纪20至30年代中国革命历经磨难挫折、走向辉煌胜利的历史全景画。”[1] 正是“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当我们回首那段“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峥嵘岁月时,感动我们的不知是历经的苦难还是悲壮的辉煌,质言之,体现本书的历史之音和真理之光的美学魅力究竟是什么?

  一、内容:在记事与写人的交融中启迪深刻的沉思

  第一章“地火——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既是全书的开篇,也是全书的概要,交待了从1917年苏俄的十月革命到1936年中国的西安事变的历史的风云变幻,再现了这二十年来从苏俄到日本,从国民党到共产党,从孙中山到毛泽东,从汪精卫到蒋介石,围绕中国革命道路究竟应该怎样走的问题,为我们展开了一幅波诡云谲的各派政治力量较量的风云图画,一段激流险滩的各种思想主义冲突的历史河道,更有中国共产党在民族的危急关头,还有这个政党的毛泽东、周恩来和彭德怀等一大批时代精英,挽狂澜于既倒的高瞻远瞩和扶大厦之将倾的雄才大略。

  《苦难辉煌》为我们回顾了斯大林操纵的“第三国际”颐指气使干涉中国革命,日本昭和军阀恣意妄为发动的侵华战争,孙中山倡导的“三民主义”,蒋介石信奉的“攘外必先安内”,张学良和杨虎城发动的西安事变,周恩来、贺龙等领导的南昌起义,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更有举世闻名的万里长征。可以说,这二十年的风云际会,大到共产党的成立小到蒋介石的日记,无不予以一一道来。然而,这又不是一部历史的编年史和事件的实录本,而是通过对这风起云涌历史的记叙展现一代历史伟人和时代枭雄,再现他们的英容笑貌,展示他们的精神境界,表现他们的雄才大略,歌颂他们的丰功伟绩。当然不论是从事件的回顾看,还是从写作的角度看,人物的描写与事件的叙述都实现了大人物与大事件交相辉映的史诗式效果。

  无疑《苦难辉煌》就做到了记事与写人的相得益彰,记事于跌宕起伏中将人物的音容笑貌表现得栩栩如生,写人于神情毕肖中把事件的来龙去脉再现得丝丝入扣,也正是在这人与事的交融中,升华出一种超越事件本身而披露人物内心世界的真实情状和体现历史原貌的美学追求。如叙述孙中山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的“困惑”:

  他既联俄,又不相信中国可以走俄国人的道路。他既联共,又不相信红色政权可以在中国建立、生存和发展。

  伟大的民主革命先行者在这里陷入了两难。[P11]

  又如历经九死一生的红军和他的将帅,1935年秋在毛泽东的领导下即将到达陕北。

 

  10月,陕甘支队过了岷山,长征即将取得胜利。毛泽东心情豁然开朗,作《七律·长征》诗: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P414]

  1935年1月红十军团兵败皖南玉怀山,敌补充一旅旅长王耀武企图劝降红二十一师师长胡天桃未果。作者写道:

  王耀武当年一身戎装,与寒风中衣衫褴褛、脚穿两只颜色各异的草鞋、干粮袋内只有一个破洋瓷碗的红军师长胡天桃谈论国家命运和个人生死。

  思想交锋中,王耀武不是胜者。

  胡天桃被枪杀了。那场谈话中表现出来的共产党人的意志与决心,却令王耀武想了几十年。[P270]

  大浪淘沙,激浊扬清,身世沉浮,谁能料想。作者并没有回避我党和我军的失败和挫折,尤其是写了张国焘一类的背叛革命的高级干部,还写了曾任红十六军军长的孔荷宠被喻为“红军第一叛徒”,1956年病死北京公安医院;邓小平任红七军政委,龚楚任军长,后龚楚背叛革命,流寓香港多年的他,1995年老死家乡广东乐昌县。记述完这段恩怨历史后,作者写道:

  一个人的生死,不过一劫,万劫不过是形容而已。“一人失身,万劫不复,不是小事。”有些禅语听来像警钟。孔荷宠万劫不复,龚楚竟然万劫有复。孔荷宠没有龚楚那样幸运,他死得太早。却也幸运,早早结束了活得太长的龚楚那种吞噬灵魂的痛苦。[P279]

  是的,历史如长江之水“逝者如斯夫”,而来者却要一遍又一遍地踏入这条时而清澈时而浑浊的河流。作者金一南给我们的深刻启迪是:不但要直面痛苦的遭遇和牺牲,还要沉浸无尽的忧伤和悲痛,更要反思在这场大起大落和大喜大悲的历史舞台上,我们究竟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二、风格:在情感与理性的交织中抒发悲壮的情思

  《苦难辉煌》就题目看,不论是“苦难”叙述还是“辉煌”呈现,都给人以沉郁顿挫的力度和悲壮豪迈的气度。正如出版社在书的套封所标榜的“2010年第一本可以作为大散文欣赏的历史图书”,那么,它的“大”是一种什么样的“大”呢?是题材的风起云涌,还是内容的波澜壮阔,也还是事件的惊心动魄?其实都不一定是。这种“大”应该是一种崇高的美学风格,就像孔子所赞叹的:“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汤汤乎!民无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焕乎!其有文章。”[2] 就像孔子当年对开天辟地明君尧的激赏一样,金一南也将他的历史意识和审美情怀倾注并激荡于《苦难辉煌》,从而在情感与理性的交织中唱出了荡人心魄和启人心智的悲壮之音。

  毫无疑问,这是一部大手笔书写大历史的大散文。如前所述,准确的记事与生动的写人是其美学追求,然而它的写实性并不影响它的写意性;或者说,正是因其写意性的艺术风格,从而使得它在众多的历史回忆文章和党史题材文学中显得卓尔不群。这种以尊重历史又融入作者见解为前提的写意性,表现在抒情性和哲理性两个方面。其抒情性首先是一种充满着苦难和奋进的壮怀激烈,如述说到毛泽东以革命的武装对付反革命的武装,为世界革命开创了一条“毛泽东道路”,作者由衷地赞叹道:“仅此一点,功在千秋。”[P76]。其次还是一种忧伤和愤懑的沉痛扼腕,由于张国焘的分裂路线,导致“会师刚刚三个月的两支主力红军,在北上大门之前分道扬镳。由此把第二个9月9日,深深浇注进了毛泽东的生命。”[P412]再次也是一种无奈和愤懑的无尽哀伤,作者是这样刻画张学良变的内心苦痛:“可以想象,当这位少帅发动西安事变时,内心那灼热的灵魂,怎不能一瞬间变成冲破地壳的岩浆?!”[P388] 其浓郁的情感背后是思辨的火花在闪烁,而其思辨性是一种贮满着智慧的精警,如一个新建党如何才能真正独立,置于共产国际庇护下的中共,“但若不能自主解决稳定可靠的经济来源,理论再好,理论也是一句空话。”[P29] 还是一种凝聚着力量的反思,如针对毛泽东和林彪、和陈毅曾经有过的重大分歧,作者一针见血地说道:“我们怕教训影响辉煌,我们便失掉了很多珍贵的财富。”[P359]

 

  于叙述中穿插精彩的点评,在章节的结尾处总结深刻的事理,叙事与写人水乳交融、抒情与点题相得益彰。可以说《苦难辉煌》美学风格的最大特点是事与人的描叙中包含着情与理的阐发。如前言在对历史、民族、生命的宏大述说和深层感悟后,作者笔锋一转,赫然推出振聋发聩的见解:

  物质不灭,宇宙不灭。唯一能与苍穹比阔的是精神。[P2]

  不论是古代还是近代,中日两国真有太多的纠结和难堪,金一南用“一言难尽的一衣带水”来评说中日关系:

  中日两国,说不清的关系,说不清的恩怨,皆用这四个字带过:一衣带水。因为一衣带水,联系方便,影响也方便;

  因为一衣带水,掠夺方便,侵略也方便。[P40]

  沉痛与沉重、深切与深刻洋溢言表。如讲到长征的意义,作者对此更是直接扣题,并大加渲染:

  一句名言说:人的一生虽然漫长,但要紧的关头只有几步。

  可以引申为形容一个党。党的历史虽然漫长,但要紧的关头,也只有几步。

  中国共产党最为重要的一步,莫过于出发长征。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工农红军最深重的苦难与耀眼的辉煌,皆出自于此。[P186]

  叙述与说明、抒情与哲理,交相辉映,相得益彰。上个世纪的二三十年代是一个风华正茂的青春时代,也是一个指点江山的火红年代,作者在书的最后一部分满怀深情地说道:

  那是一个年纪轻轻就干大事、年纪轻轻就丢性命的时代。无一人老态龙钟,无一人德高望重,无一人切磋长寿,研究保养。

  需要热血的时代,便只能是年轻人的时代。[P490]

  在真切的叙述和生动的描写中将诗意与哲理融为一体,这是就《苦难辉煌》所表出的语言魅力。是的,一种表述方式形成一种艺术风格,一种艺术风格折射一个时代风貌和聚焦一个作者心态。那么,破解这种艺术风格背后的秘密是十分有趣的,原来它是狂飙突进的酣畅,是风云变幻的诡谲,是摧枯拉朽的气势,是赴汤蹈火的慷慨——这是时代的特征和魅力;原来它也是洞若观火的精警,是高屋建瓴的胸怀,是赤胆忠诚的品质,是披沙拣金的眼力——这是作者的情怀和胆识。

  三、立意:在历史与现实的交汇中昭示信仰的哲思

 

  任何历史都是当代史,何况这是一段正在延续的历史,其中的事件依然如在目前,其中的人物宛然活在身旁。诚然,那一个个栩栩如生的人物,那一桩桩不堪回首的往事,还有那野史秘闻和趣事逸闻,无不强烈地吸引着21世纪的我们。于是,金一南用翔实的史料披露了鲜为人知的事实,以生动的笔触述说了惊心动魄的事件,借精警的文字揭示了颠扑不破的事理。还原历史真相,总结历史教训,难道这就是《苦难辉煌》的写作初衷吗?当然不是的。正如他在书的前言所说的:

  谨以此书献给过去、今天、未来成为民族脊梁的人们。

  他们历尽苦难,我们获得辉煌。[P2]

  中华民族的精英们背负命运的十字架而义无反顾,这就是信仰的力量!

  不论我们怎样发掘《苦难辉煌》的现实意义,但是,它的主要内容、重要人物、紧要事件和精要评议无不是来自于和针对着那段历史本身,以及透露出的执着和坚毅。通过再现苏俄、日本、中国和共产国际、昭和军阀、国民党、共产党三国四方在各自利益上的明争暗斗,昭示他们代表不同的政治集团的利益而忠诚自己的信仰和无悔自己的选择。这里有外交舞台谈判斡旋的波诡云谲,有隐蔽战线出生入死的大智大勇,有敌对战场枪林弹雨的冲锋陷阵,有法庭刑场生死以对的大义凛然。如日本第26届首相田中义一,作为军人政治家的他有着超群的策划能力和良好的视野,长期在日本军政两届呼风唤雨,积极推行对华侵略政策,提出了臭名昭著的“意欲征服中国,必先征服满蒙;意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的《田中奏折》。又如斯大林与中国革命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当第一次国共合作时,他拒绝了中国共产党建立自己的武装的提议,把大批的武装给了国民党,而1927年蒋介石疯狂杀害共产党人时,他竟然不相信,甚至还说“在中国没有真正的共产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革命正是在这样的国际环境中,排除万难,坚忍不拔,最后夺取革命胜利的。如果说战胜外部的艰难险阻,赴汤蹈火我们也在所不辞,那么来自于内部的自相残杀,更令我们扼腕长叹,《苦难辉煌》也披露了鲜为人知的残酷的党内斗争。如1930年江西苏区的打AB团,红四军搜出一千三四百名AB团的,竟然占全军人数的五分之一。1932年红二十五军七十四师二二○团的政委、参谋长等49名干部全部被当做“肃反”对象杀掉了。甚至在两大主力红军会师后,在是否北上或南下的问题,还差点发生“红军打红军”的分裂惨剧。

  的确,一部成功的历史著作,不但要回顾往事,而且要启迪未来,即从连接历史和现实的维度,站在时代的高度,反思历史的角度,做到“古今一体”、“知古鉴今”,从而将历史人物的政治信念和生命信仰展示得淋漓尽致。作者在前言就充分表述了这个想法:

  我坚信,今天为中华民族复兴默默工作与坚韧奋斗的人们,必能从我们的过去吸收丰富的营养。

  不论我们如何富强,也永远不要改变国歌中的这一句:“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铸成我们新的长城。”

  不论我们如何艰难,也永远要记住国际歌中的这一句:“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P2]

 

  是的,总结过去是为了更好的把握现实和展望未来。作者将遵义会议和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比较更是独具慧眼:

  历史惊人的相似。

  1935年的遵义会议原定议程是研究军事问题。1978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原定议程是研究经济问题。两个会议都脱离了预定轨道。遵义会议最终成为了军事上清算王明左倾错误路线的一场战斗。

  十一届三中全会通过完成全党工作重心的转移,向“文化大革命”的方针路线发起了一场总攻。[P293]

  如果说这是宏观的历史比较,那么微观的呢?

  1966年7月,被贬到三线建委任第三副主任的彭德怀在参加完贵州省“六盘水煤炭规划会议”后,坐车专门来到当年的遵义战场。当时天空飘着毛毛细雨,彭德怀衣服淋湿了也不觉得,指着一块地方,告诉周围的人,31年前邓萍就牺牲在那里。想起牺牲的战友,念及光阴流逝及经历坎坷,彭德怀动情地说:“堂堂七尺男儿,洒尽一腔热血,真乃人间快事!”[P318]

  故地重游,感慨万千,崇高的信仰化为了至真至爱的战友悲情和至大至伟的天地悲悯。

  金一南教授的《苦难辉光》与其说是一曲历史悲歌,不如说是一座现实丰碑,正是在历史与现实的交汇碰撞中产生的火花才闪耀着哲思的魅力,从而揭示了“不屈不饶的工农红军,不屈不饶的共产党人,不屈不饶的中华民族”,如何在黑夜沉沉的苦难大地,如丹柯一样高举理想与信仰的火炬,穿越莽莽的大森林完成“不屈不饶的解放事业”。因此,《苦难辉煌》不但告慰先烈,而且警示现实,更是启迪未来。

  在快要结束本文时,请允许笔者再引用一段出自这本著作的封底的文字,以总结全文:

  20世纪在世界东方最激动人心与震撼人心的,莫过于中华民族从东亚病夫到东方巨龙,从百年沉沦到百年复兴这一历史命运的大起大落。……叱咤风云的人物纷纷消失之后,历史变成为一笔巨大的遗产,完整无损地留给了我们。不是每个人,都能以短暂的生命辉映漫长的历史。历史是兴衰,也是命运。

  读罢全书,掩卷沉思,抚今追昔,感慨万端。金一南的《苦难辉煌》给我们展示的是“创业艰难百战多”的苦难?还是“遍地英雄下夕烟”的辉煌?原来吸引我们的与其说是苦难铸就辉煌的历史真理,不说是辉煌升华苦难的美学魅力。诚然,一个世纪的人民革命已经证明了这个“历史真理”的颠扑不破,那么,它穿越时空的“美学魅力”呢?那就是先辈们在地球的东方用生命的头颅书写出来的:

  献身伟大使命的理想主义信念。

  渴望青史留名的英雄主义精神。

  尊重所有对手的人文主义情怀。

 

  注释

  所有引自《苦难辉煌》文中的语言均出自金一南著华艺出版社2010年7月版的《苦难辉光》。

  参考文献

  [1] 温庆生等:《苦难辉煌》何以洛阳纸贵[N].光明日报.2010—8—25(1).

  [2] 北京大学哲学系美学教研室编.中国美学史资料选编(上)[M].北京:中华书局,1985:15.

  (作者系四川文理学院传媒系主任、教授)

[责任编辑:o_0llj]